千夜阁 > 武侠修真 > 逍遥小闲人 > 第两千八百二十三章 理想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白一弦看出他的局促,对方是真的怕招待不周,慢待了贵客。


    想了想,也就没有再阻止。


    反正他拿来的东西,也足够他们好好生活一段时间了。


    想到这里,白一弦便点头笑着说道:“既是如此,那我便不客气了,今日也尝尝嫂子的手艺。”


    “哎、哎,好。”


    冬儿爹一听白一弦松口,乐的什么似的,急忙吩咐了冬儿娘去杀鸡。


    乡下妇人,做农活粗活惯了的了,一点不娇气,杀鸡杀鱼,都是不在话下的。


    冬儿娘很快就去抓鸡杀鸡去了。


    冬儿爹带着白一弦进了门,一直来到堂屋。


    冬儿十分有眼色,急忙搬了张板凳来,让白一弦坐下。


    冬儿爹一看,顿时又局促了起来。


    这屋子,跟普通的农户房屋差不多少。


    脏到是不算脏,冬儿娘是个勤快的女人,将这里打扫的很干净。


    但由于屋子小,东西多,所以依旧是有些乱,环境不算好。


    冬儿爹一看,那小马扎,跟白一弦的衣衫也是格格不入啊。


    这么大的贵客来,怎么能让人家坐马扎呢?


    可是除了马扎,家中实在是没有其它能坐的了。


    因为家里常年不来客人,就算有人来,他们的亲朋好友,也大多都是乡里人,所以坐个马扎就行。


    因此,这家中,连一把椅子也没有。


    之前也没想着能用上,反而还占地方。


    这回贵客来了,竟然都不知道让客人坐在哪儿。


    冬儿爹是个淳朴的乡下汉子,心思纯澈,是真的有些着急和不好意思。


    心里甚至想着,要不然,就让贵客上床上坐着?


    白一弦却并不在意,伸手接过那小马扎,直接坐了下来。


    冬儿爹一看贵客不嫌弃,这才放下心来,急忙就让冬儿去烧水沏茶。


    别说,茶叶还真有,只是,都是些大杆子碎末子的粗茶。


    但也比白水强。


    冬儿应声,急忙去烧水。


    白一弦笑着说道:“别忙活,我今天来,其实是为了冬儿这孩子来的。


    有个事,想与你们商议一番。”


    一听是为了冬儿来的,冬儿爹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问道:“啊?为了冬儿?还请贵客明示。”


    白一弦从屋子里往院子里看去,看着冬儿拿了个大烧水壶,添上水,蹲在了一个小炉子上,然后又蹲下来,往添来了一把柴。


    然后,他也没闲着,又走到不远处的柴堆旁边,拿起斧子,接着劈起柴来。


    十岁,这放在现代,还是个孩子,刚上小学的年纪。


    可在这里,已经能帮着父母干农活了。


    一把沉重的大斧头,这要是放在一个普通的十岁小孩手里,旁边的大人看着都得吓一跳,生怕孩子不小心伤着自己。


    可在冬儿手里,使的虎虎生风的。


    不仅能抡起来,劈下去砍柴,也是轻轻松松的。


    一根木头,很快就被他劈成了均匀的长条,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了一边。


    一连劈了两三根木头,看样子,还是轻轻松松的,没有疲累的迹象。


    看来,这孩子确实是有把子力气的。


    此时呢烧水壶开了,冬儿急忙丢下了斧头,去拎水壶。


    大水壶相比较孩子的体型,还挺大的,这里面可是满满的开水。


    只看冬儿去拎那开水壶,白一弦都忍不住的有些提心吊胆。


    就算力气大,可毕竟是孩子,还是让人担心。


    白一弦一个眼色,旁边立即有一名侍卫走了过去帮忙。


    白一弦这才松了口气。


    冬儿爹见白一弦一直在看着冬儿,也不说话,虽然心中疑惑,但也不敢问。


    只好在一边,等着贵客开口。


    白一弦看向他,开口道:“之前,说冬儿这孩子,力气非常大。”


    一听白一弦说起这个,冬儿爹立即自豪起来,点头说道:“是这样的,冬儿才十岁,可力气,已经赶得上一个成年人了。”


    等骄傲的说完,才又想起来,冬儿是因为贵客的一口仙气,才变成力大无穷的。


    于是顿时又尴尬起来,看着白一弦,期期艾艾的说道:“这也多亏了贵客当初救了这孩子,还给了这孩子一口仙气儿,要不然,他哪能有这造化呢。”


    白一弦也没解释他并没有什么仙气,只是冲着冬儿喊道:“冬儿。”


    冬儿正在冲茶叶,听到白一弦叫他,立即哎了一声,然后端着一碗茶,跑了过来。


    双手将茶碗递给白一弦。


    好家伙,那水滚烫,这小子皮糙肉厚的,也不嫌烫得慌。


    白一弦可不敢去接,急忙让他将茶碗放到了一边。


    然后,才又笑眯眯的看着冬儿,说道:“都说你的力气大,可是到底有多大,你能给我展示一下看看吗?”


    冬儿绕绕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展示。


    眼睛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突然看到院子角落里,有一个碾稻米用的石磙子。


    于是便走过去,直接抱了起来。


    那石磙子可不小,而且中间是实的,可是十分沉重。


    一个成年人抱着都吃力,这个十岁的小孩却能轻松抱起来,可见力气确实大。


    冬儿抱着那石磙子还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到最后甚至还跑了起来。


    白一弦急忙喊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快放下吧。”


    冬儿将石磙子又抱回了角落放下。


    来到白一弦身前,一张小脸通红。


    不是因为用力累的,而是因为在恩人面前展示了自己的实力,所以有些兴奋的。


    白一弦拍了拍冬儿,笑着说道:“可以可以,不错不错。冬儿,我问你,你此生,可有什么理想吗?”


    “理想?”


    冬儿摸了摸后脑勺,显得很是有些茫然。


    他一个乡下孩子,父母都是地里刨食的庄稼人,每天睁眼,最大的愿望大约就是能吃饱穿暖。


    冬儿甚至都没上过几天学。


    其实真的很难说,他能有什么理想。


    冬儿没说话,白一弦也没催,就那么认真的看着他,耐心的等着。


    冬儿爹有些着急,怕白一弦不耐烦,想要开口催促,也被白一弦给制止了。


    过了好一会儿,冬儿才开口道:“俺就想着,能吃饱饭,能让家里人,也吃饱饭。”


    白一弦笑了起来,是个好孩子。


    他笑着问道:“怎么?你们经常吃不饱饭吗?”


    如今的赋税并不重,正常情况下,只要不闹大灾荒,百姓是能吃饱饭的。


    如果赋税不重,没有灾荒,但是百姓依旧吃不饱饭,那就说明,此地的官员,必然是个贪官污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