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都市言情 > 暴力丹尊 > 第6890章 四派的盟约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此刻。神罗魔门的高手,长老级人物罗汉,乃是中域中鼎鼎有名的人物,其实力深不可测,为神罗天尊的左膀右臂,这一夜,罗汉带领一群门徒,行至一个隐秘的山


    峰,准备阻止可能出现的叛逆之举。而陈玄和廖铮,则是在此地,陪同着火麟教主,巨木堂堂主,临水剑派的剑宗老术士及归云庵的云清观主,一起伏击罗汉,他们的计划是先击溃神罗天尊的得


    力干将,将士气打到谷底。


    “罗汉,你走火入魔,残害中域同道,今日便是你的末日!”火麟教主挥舞手中的天火长剑,当先向罗汉施展开攻势。罗汉一声冷笑,瞬间展开了他的魔门功法,只见他身旁黑气腾腾,似是有千军万马在虚空中咆哮,他的势大力沉,每一掌拍出都似有虚空碎裂之声,非同小可


    。廖铮和陈玄两人相视一眼,在心中默契已定,归云庵的云清观主以一种温和而深不可测的天地灵气与罗汉周旋,纱布飞舞之间,天地灵气涟漪,企图削弱其势


    力,巨木堂的弟子们则以强硬的拳法腿技,联同大自然的力量,拳拳到肉,声势浩大。罗汉虽强,面对多位宗师的联手,也不胜其烦,在一连串激烈的凌厉攻势下,竟渐渐显出疲态,火麟教主趁势进攻,天火长剑似龙腾空,直奔罗汉而去,罗汉


    在危急时刻施展出神罗魔门的绝学,黑夜幻影,避过了致命一击。陈玄看准时机,手持长剑,剑光如水,绘出一道道烁目流光,剑势之中蕴含着独步天下的冷峻与锋利,直逼罗汉的要害,剑宗老术士亦舞动长剑,剑花繁复,


    飘逸而出,却锋利无匹。战斗变得白热化,山峰之巅强力对撞,狂风呼啸,尘石飞扬,罗汉明白自己若败,势必会给神罗天尊带来巨大的打击,于是他凝聚全身的功力,放出一记魔门


    绝招。


    天地颜色为之一变,一股无形的压力在山顶聚集,但联盟各派的人顺势形成了一个气场阵,力量汇合,共同抵御着罗汉这几近疯狂的攻势。


    络绎不绝的天地灵气交织撞击,激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月光如血,廖铮和陈玄肩并肩站立,视线凝聚于前方,罗汉的身影在暗夜中若隐若现,他身着一袭黑袍,如同夜之使者,面色冷漠,目光中满是压抑的杀意与


    决绝,每个细节动作,无一不显露出他深不可测的力量。火麟教主的天火长剑已在空中留下一条条炙热的轨迹,就像是划破夜幕的陨石,每一击都似有万钧仙雷之力,尝试打破罗汉的防御,然而,罗汉站在原地,身


    体微微前倾,就好像一座无法攀越的黑色山峰,任由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在身前狂舞,他依旧纹丝不动。突然间,罗汉的身形化为闪电,一招魔影横空攻出,只见他周围的气场突然黯淡下来,整个人的身形仿佛分化成了几个模糊的影子,以惊人的速度扑向陈玄和


    廖铮。陈玄的天地灵气在体内流转,运气至掌,一招星河倒转轻叱出声,手中长剑化成一片片寒星般的光点,试图穿透那迷幻的影子,剑光与罗汉的攻击在空中交织


    。战斗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但在场的武者感觉这时间仿佛拉长至一个世纪。冰与火,风与电,山之韧,水之灵,在这一刻都融入了各人的武技中,真真假假,


    虚虚实实,谁也无法预料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罗汉已是咬紧牙关,面孔在火光与月影间浮现着异样的扭曲,好像那承载着他全部野心与怒火的面具即将裂开,再一次,他振臂高呼,聚集全身力量,展开魔


    门绝学中的一招致命技击,黑暗霸天。


    他的全身被一圈黑气笼罩,在那黑气中,就好像有无数诅咒的面孔在狰狞怒吼,他身形越发庞大,就如同一个黑暗的巨大妖兽,震撼着整个夜空。但联盟各方的高手们已然做好准备,他们各自施展最强防御,同时凝聚力量于一体。云清观主和剑宗老术士用自己深厚的内功形成一个护盾,抵御住黑气的侵


    袭。火麟教主和巨木堂堂主则是齐心协力,一同抵抗罗汉的攻势,决不退让分毫。教主天火长剑的灼热与堂主的制木之力相辅相成,在火与木的真气中形成的灵气


    圈层层叠叠,如同一道保护壁。陈玄和廖铮则是在这大阵中悄然变换着位置,他们的步法呼啸而过,镇定自若,似乎在无形中已经领悟了罗汉的律动,使得每一次进攻都更加精准,恰到好处


    。罗汉那强行催发出来的强大力量似乎已将他周围的空气都凝结固化,然而在四派联手之下,他的这个堪称无坚不摧的攻势还是逐渐被削弱,四派武者就好像是


    一把利剑,尖锐,统一,穿透黑暗。


    最后,在这矿日持久的交战之中,陈玄与廖铮配合默契,找准了罗汉气势的一丝松动,他们同一时刻发力,汇集了四派之力于一点,打破罗汉的防御。在那剧烈的劲气撞击下,连夜空似乎都因之而静止,罗汉发出了一声悲愤的吼叫,从那吼叫中可以听出无力与绝望,罗汉的气场,防御在这一刻崩溃,身形似


    被重锤猛击,向后飞出。陈玄和廖铮虽已经达成了斗争的目标,但并无交出至死一击,而是选择了退后,为罗汉留下了一线生机,这不仅是因为武者之间的某种宽容,更是为了向旁观


    的中域展示,他们推崇的是名门正派与仁慈,而非无差别的杀戮。当那落星般的人影坠落在地,四派的联合力量也在此刻封印了对神罗天尊的第一次胜利声明,而他们之间的协同与配合,终是证明中域联盟的决心与力量,为


    后续的冲突奠定了坚实的基石。


    罗汉在狂风中艰难地稳住身形,如同断线的风筝,跌跌撞撞落回战场,黑色的袍角在夜风中翻滚,尘土与落叶随他的气势呼啸,就好像预示着战局的危急。那些观战的门徒们见罗汉首次处于下风,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罗汉眼中闪过凶光,知晓再无全力一搏,今日此地将为其中域之墓,他天地灵气涌动,


    魔门的秘法天魔解体开始在他体内酝酿,这是一种以损自身为代价,瞬间提升战斗力的禁术。观战的门派弟子皆感到一股煞气汹涌而出,寒意顿生,但他们的师长们神色依然镇定,陈玄与廖铮眼神中的坚定让他们知晓,今晚无论何种变故,他们都已做


    好全力以赴的准备。


    罗汉的声音在夜中疯狂延展,就好像是从地府的深渊中拉扯出的绝望呐喊。


    “罗汉,莫非要走上不归路?”火麟教主沉声呼喝,他看出罗汉似乎在孤注一掷。云清观主平静如水的眼中,亦隐约流露出了一丝担忧,剑宗老术士微微点头,示意四人稍退,给予罗汉一线生机,巨木堂堂主的拳头上青筋暴跳,显然是在压


    抑着想要一举击败罗汉的冲动。


    但罗汉似乎完全无视了他们的意图,全身的魔气开始疯狂的凝聚,他背后仿佛有一道巨大的幽暗世界图卷缓缓开展,天地间的气息为之一变。陈玄和廖铮心定如山,他们知道这将是一场考验他们仙剑法至极的战斗,所幸,他们并不孤立无援,肩并肩的还有火麟教主,巨木堂堂主,临水剑派的剑宗老


    术士以及归云庵的云清观主。


    罗汉的嘶吼在继续,笼罩着整个战场。“啊,诸位,既然你们硬要逼我至此,罢了,今日我便以魔门绝学,与诸位同归于尽!”


    扑向罗汉的,不再是偶尔闪烁的剑光或是鞭影,而是一股足以撼动整个中域的气波,四位联盟高手的气息与力量交错融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团队防御法阵。


    火麟教主运转火系内功,将滚烫的天地灵气象征性地铺展在阵前,可燃可爆的气味迅速充斥四周,就好像在他与罗汉之间铺上了一条天火之路。


    巨木堂堂主则是如一座稳固的山岳般站定,握拳的手背如同刻着纹理复杂的山脉,他的每一次呼吸都似是山风的呼啸,蕴含着拔山河之力。


    剑宗老术士长剑微颤,每一次剑尖的振动都对应着天地之间一道精妙无比的天然律动,他的剑法不再只是攻守之道,更是与宇宙的节奏共鸣。而云清观主则以其温和的天地灵气稳固了整个阵法,她的动作看似不经意,却处处孕含着深不可测的威力,她的身影在风中轻盈如燕,但每当她的袖摆挥动时


    ,却总能在刹那间造成极大的阻滞力。


    当罗汉最终爆发,绝望崩溃之力横扫四野时,这座默契无比的阵法发挥出了他惊人的实力,虽然来自于四个不同门派,但他们的力量在此刻完美如同一体。在激烈至极的炼体之力与意志比拼中,每一位门派代表都游刃有余地运用自己的绝技,无形的力量像潮水般扑打在四人组成的阵法上,发出响声,却始终未能


    击破这堵防线。罗汉的天魔解体绽放到了极致,但在接下来的瞬间,他发现那象征着魔门绝顶之术的力量被阵法中传来的洪荒般的力量所牵制,渐渐退去,他的面色在那倾泻


    的汗水下泛起绝望,一颗魔门高手的骄傲与跳动的心似要被压垮。陈玄和廖铮在这绝对的防护下悄无声息地接近,两人仿佛已经默契地理解了对方的意图,他们无需言语交流,何时进击,如何配合,全都在一种超越了肢体的


    层面上默契合一。


    陈玄的长剑挥舞中,带着天地之间的明悟与寒霜,轻轻划过夜空,铮鸣如龙吟,他并不慌乱,因为他知道,剑尖的气息源自于内心的纯净与天地的精华。


    廖铮的掌风则与陈玄剑气相映成辉,他运转的掌力深沉,就好像包含了天地的灵气与无奈,是为毁灭之力带来的。末了,罗汉的力量如火山喷发后的疲态,转瞬即逝,他的双眼渐显黯淡,目光中的锐利与执着开始模糊,这位一手遮天的魔门长老,终是在对名门正派联合在


    一起的力量的挑战下,败下阵来。


    空气中满是尘土与火药的味道,战斗的尾声在每个人的呼吸间弥散。


    原本星河都在这一刻黯然失色,陈玄与廖铮虽气息未乱,但效果良多,各自精神之弦亦已绷至了极点。


    在战斗的最终,四派再法出末尾的一击,此招非但攻击罗汉身体,更针对他的天地灵气,试图彻底断绝其仙剑法之根基。轰鸣声在山谷间散发开去,最终在遥远的回声中逐渐消散,罗汉跪倒在地,面朝着满地的碎石尘埃,已无再战之力,他咳出口鲜血,那血滴在地,声音清晰,


    在这寂静的夜空下响成判决。四派的高手也累得直喘粗气,但彼此对视时,眼带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