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网游动漫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1941章到底是谁不行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西上野之地割裂甲信山地与关东平原,北部名胡桃城卡死越后山脉进入关东平原的最佳通道。


    中越的枥尾城是上越门户,下越的本庄众北上庄内地区,影响力已经抵达出羽南北分割线。


    同为下越众的加地众侵袭会津地区,拿下西会津两郡,止步于猪苗代湖前。


    可以说,真田信繁麾下部众占据的都是关东要隘重地,但她本身的势力却不大。


    真田众战斗力很强,号称天下第一兵,但领地也就是十几万石,布局大了,这点兵力就像是撒在大饼上的芝麻,稀稀拉拉。


    真田信繁为什么会主动上书让蒲生氏乡去会津四郡接盘,就因为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吞不下会津四十万石这块肥肉,怕被撑死。


    更别提,还有南奥诸盆地二三十万石的一大群地头蛇,真田信繁她搞不定呀。


    原本蒲生氏乡前往会津,以她的出身背景,当地武家根本不敢对抗她这个圣人身边第一亲信,反而会有人投效门下。


    她自然可以拉一批打一批,再徐徐培养自己的基本盘。


    但蒲生氏乡这一死,义银不得不让真田信繁自己去接这个盘,那就很可能导致加地众膨胀,失控。


    下越是百战精兵,会津也是四战之地,当地武家一样彪悍得很。


    现在是会津众不敢对抗关东侍所,但下越众那群粗胚想来嚼不来细糠,时间一长,双方必然针尖对麦芽,


    真田信繁原本就不想去接这个烫手山芋,但如果义银真让她去,她硬着头皮也只能去点这个炮仗。


    可现在,伊达政宗看破了圣人的无奈,真田信繁的窘境,愿意帮忙协助,这又不一样了。


    伊达家为了拿下会津,早就在芦名家臣团掺沙子,会津武家分为亲伊达与亲佐竹,已经干过几场,这才是当地火药桶的根源所在。


    如果是圣人让真田信繁去接盘会津,佐竹义重肯定不敢在背后动手脚,佐竹家改封出羽的事迫在眉睫,她可不会在这个时候犯傻。


    而伊达家的势力近在咫尺,伊达政宗如果愿意出面帮真田信繁托一把,亲佐竹与亲伊达两派会津武家必然偃旗息鼓,大局可定。


    真田信繁只需要捏住下越众的缰绳,下越众与会津众就都闹不起来,真田信繁自然可以慢慢接手,消化掉这块奥羽门户之地。


    义银想通前后关节,抬头看向伊达政宗,明知故问道。


    “你为什么要帮真田信繁?”


    伊达政宗看着义银温柔一笑,轻声说道。


    “圣人说岔了,我与真田信繁大人非亲非故,自然不是帮他,我是想为圣人您分忧呀。”


    义银看着温顺的病美人,再度淡淡问道。


    “会津四郡可是你朝思暮想,一直想要拿下的地方,这么就轻易送给别人了?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伊达政宗用手指揉搓衣角,红着脸说道。


    “我对圣人仰慕无比,也想为圣人生孩子。”


    义银点点头,意料之中。


    伊达政宗生不逢时,她争霸天下的大业刚刚起势,就遇到关东大局已定的尴尬局面。


    上杉武田北条三家都投了,整个关东武家都服了,仅凭她一己之力,哪还有逆势而为的可能性?


    既然打不过,那就加入嘛。


    斯波天下以圣人为尊,以神裔最贵,伊达家无法通过武力夺取天下,那么就要想办法站在胜利者一边,混成新时代的既得利益者。


    伊达政宗不理关东武家的嘲讽揶揄,不顾大名身份跑到江户城,多闻山城,在圣人身边为奴为婢侍奉,不就是为了求得神裔血脉?


    她深知圣人是男人,谈利益更谈感情,这才另辟蹊径,不惜自身名望被污,也要腆着脸挤到圣人身边。


    果然,圣人心软让她登上了圣榻,现在就只差最后一步,求种。


    义银自然知道伊达政宗的心思,但他却无力回绝。


    一来,伊达政宗的外形太具有欺骗性,虽然明知道这少女外柔内刚不简单,但柔弱女子本就容易让他心生怜悯,与由比滨结衣同理。


    二来,户泽盛安死后,义银的投资打了水漂,在奥羽的布局断了一根支柱,伊达政宗毛遂自荐要生娃,那就给她一个机会吧。


    经过蒲生氏乡的死,义银现在已经彻底断了猎艳之心。


    数数身边的女人,武田,上杉,由比滨,北条,岛,细川,明智,两前田,尼子,真田,高田,斯波神裔已经有了十二家。


    如果伊达政宗有福,那就是第十三家。


    斯波神裔十三家呀,还有那些尚未怀孕的身边女人,南蛮女人,义银光是数数就觉得心累。


    草不动了,真的草不动了,到此为止吧,伊达政宗这位少女,也许是义银最后一个新人。


    从此以后,他这位圣人就要为十几个孩子考虑,不可以再肆意妄为,随便挥舞吉尔,制造新麻烦。


    伊达政宗这条进取之路,也在她走通之后,彻底被堵死了。


    义银看了眼满怀期待的伊达政宗,说道。


    “会津之事就这样吧,我会写信给真田信繁,让她接手。


    至于你。。我会给你机会,成不成得看天意。”


    “谢圣人,那我这几天就不走了,在多闻山城待上几日,再随团回返奥羽。”


    似乎是高兴得过了头,伊达政宗笑魇如花,一时血气上涌,竟是面红耳赤,忍不住咳嗽起来。


    义银看了眼她病殃殃的样子,叹了口气,忍不住吐槽一句。


    “连续几天?你行不行呀?”


    义银这句调侃似乎是触动了什么开关,伊达政宗面上看似温顺依旧,眼中却闪过一丝精光。


    换位思考,这就类似在男尊世界一个大杀四方的枭雄人物,你问他那方面行不行?


    士可忍,孰不可忍。


    伊达政宗年少独眼体弱,纵横奥羽这些年,最恨别人轻视于她。


    也就是在圣人面前卖乖巧,她耐着性子不敢发作,但到了圣榻之上,自然会让圣人知道她行不行。


    义银此刻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祸从口出,捅了马蜂窝,再过上几天,他就该是腰酸背痛,知道到底是谁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