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都市言情 > 大月谣 > 第六百三十二章 真身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活不过……十五岁?”


    李稷缓慢地重复着林挽弓的问题,他的声音里没有震惊,只有无尽的苍白。


    “也就是说,我原本在十四岁的时候,就会死对吗?”


    活不过十五岁只是个模糊的说法,正常人不会抠这种字眼。听到李稷的回答,林挽弓越发确定李稷自己心中对于他身体的事已经早有答案。


    “你心里倒是很清楚。”


    李稷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毕竟人对于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多少是会有预感的。”


    在他小的时候,每次疼痛发作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


    当年即便没有那么一群黑衣人入冷宫追杀他,李稷心中其实也清楚,他大概是长不大的。


    但他清楚的只是自己的宿命,却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背上这样的命运。


    “我能问问,是为什么吗?”


    他从出生就失去母亲,被父亲认为不是自家的孩子,被莫名其妙的黑衣人追杀要分而食之,还注定活不过十五岁。


    李稷并不想要哀叹自己的命运,哀叹解决不了任何已经发生的事。


    他只想知道,为什么?


    “你不是已经察觉到了吗?”


    林挽弓注视着面前这个才二十出头就经历过多的青年,“你体内那个存在在你没出生之前就已经长在你的身体里,你的命运是出生自带的。”


    “那个存在太过特殊,凡人是无法承受的。”


    凡人无法承受?


    所以他才会一出生就害死他的生母吗?


    想起那个赋予他生命却被他夺走生命的女子,李稷闭上双眼,心如刀绞。


    林挽弓望着面前痛苦的青年,古井无波的目光第一次出现了变化。


    所有的一切悲剧其实都和李稷无关,这个孩子却从小承受了最多的痛苦。


    李稷睁开双眼,墨色的黑瞳看向林挽弓。


    他不再试探,终于问出了那个问题。


    “剑圣大人,”李稷轻声问道,“我是青龙神吗?”


    林挽弓睁大双眼,他是没有想到李稷会这么直接地问出来。


    “你倒是……挺敢猜的。”


    李稷苦笑一声,“巧合太多了,由不得我不去猜。”


    他出生的时间和青龙神消失的时间基本吻合,他幼年时每日经脉疼痛在辰时,辰龙巳蛇,辰正是龙的地支,他被姬墨打断全身经脉却依然能够康复,他在追林抱月追出云雾森林在神庙外面听见的声音,他在湖底看见神墓时那些龙骨面对他到来时的反应……


    这些迹象太多太多了。


    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他和消失已久的青龙神有关系。


    “剑圣大人,”李稷凝视着林挽弓的眼睛,“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林挽弓注视着李稷那双瞳色特别的黑瞳,既不像东吴王,也不像百里王后。


    如果加上一条竖瞳,简直就像是龙的眼睛。


    可那究竟不是龙的眼睛。他面前这双眼睛里的光泽,是属于人的。


    “李稷,”林挽弓微微叹了口气,“你要知道,神是不可能转生成一个人的。”


    这种事以前从未有过,也不可能有。


    李稷愣住了,“那……那我到底是什么?”


    他并非妄想自己会是个神灵,他只想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何与寻常人如此不同。


    林挽弓有些不忍心,但想起八年前他所听到的那个真相,他的心肠又硬了起来。


    “神灵不会转生成人,但是却会以另外一种形式与人共存,尤其是在其虚弱的时候,”林挽弓直视着李稷的双眼,“在西岭雪山上,你应该看过类似的情形。”


    李稷瞳孔微微收缩,“你是说……寄生?”


    在西岭雪山上,他的确曾经见过白犬神寄生在淳于夜身上的状态,但那是一幅极其丑恶的画面,现在想起都令他作呕不已。


    现在林挽弓告诉他,他和当初的淳于夜一样,都被神灵寄生了?


    还是没出生前就被寄生了?


    “这个孩子的名字,就叫‘寄’吧。”


    所以他出生时他父亲给他取名叫作寄,就是这个意思?


    李稷站在夜风里,从未觉得如此的冷。整个人都仿佛浸透在万丈寒冰之中,仿佛连自己存在的意义都失去了。


    “事实上以你的情况,说你是青龙神的容器更为准确。”


    林挽弓静静道,“虽然我并不清楚青龙神为何要选择一名还未出生的孩子作为自己的容器。但很显然,以人的身躯是无法容纳神的灵魂的。”


    想要将神灵的灵魂注入人的身躯之中,就好比要将大海一般容量的水注入一只碗那么大的容器里。


    还没有注完,容器就会破裂。


    所以李稷注定在没长成之前就会死亡,除非他能在十五岁前就突破等阶二成为神子。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哪怕天才如林抱月当年都无法在十五岁前就突破等阶二,更何况李稷只是个天赋并不算高的孩童。


    也许虚弱的青龙神是实在是在临终前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容器,才选择了那么一个婴儿作为临时的宿主吧。


    用完就丢的宿主。


    “所以……”


    李稷的声音颤抖起来,“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


    他之前来找林挽弓,只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猜测对方对他的身世略知一二,却没想到林挽弓知道的这么清楚。


    “关于你的身世,并不是我打听出来的,”林挽弓轻声道,“你应该知道是谁告诉我的。”


    李稷握剑颤抖了一下,“是大司命大人?”


    “没错,”


    “我只是一个凡人,”林挽弓轻声叹息,“我不可能知道神灵的事。”


    但这世上有一个凡人,曾经比肩神灵。


    可即便神通广大如林书白,也没有在他幼年的时候发现他不是吗?


    不然面对他这么一个危险的存在,人神不可能不提前采取措施。


    所以林书白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他的身世的?


    林挽弓仿佛能够看到李稷的心中所想,“你是在想,我姐姐是什么时候去调查你的身世的?”


    李稷点头。


    林挽弓的目光复杂起来,“她告诉我,她是在调查抱月的死因时发现的。”


    不知道有没有大家早就猜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