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末世:开局中奖3000万 > 第1307章:无尽悲凉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石油城内。


    三叔端坐在会议室中,看着放在桌子后面的屏幕。


    屏幕中的画面,令人触目心惊。


    丧尸堆叠,数量无法预估,起码有数十万头了,甚至达到上百万头。


    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攀升。


    要是没有移动闸刀不断将堆叠起来的丧尸切割下去,


    估计丧尸早就爬到了十几米的高度,甚至有可能已经进入了基地之中。


    交易集市中的人口太多了,人气很旺盛,吸引了海量的丧尸。


    ...


    「安装在交易集市围墙外的一号,八号摄像头都被摧毁,剩下的十三台摄像头依旧完好。」东台看着监控屏幕说道。


    这些摄像头都是从基地总部运输过来的,按理来说,交易集市这么大的面积,围墙外只有十五台摄像头根本不够用。


    但是也没有办法,经过这么几年天灾的折腾,很多摄像头都坏了,即便有一些修复好了,但总有一些修复不好的。


    当初囤积了不少摄像头的仓库,也有些捉襟见肘。


    这一次只送过来四十台摄像头。


    为了保护这些摄像头,他们已经想了各种办法。


    专门在固定位置用钢筋混凝土修建了一个个放摄像头的台子。


    用防弹玻璃框住,并且在上方还修建了混凝土挡板。


    可即便如此,在猛烈的狂风暴雨之下,还是有两台摄像头报废。


    三叔看着监控屏幕,面色凝重地说道:


    「随时关注移动闸刀的情况。」


    「好的,部长。」东台闻言点了点头。


    会议室中门窗紧闭。


    烟雾缭绕。


    三叔穿着马丁靴,踩了踩地上的积水,水花四溅。


    下了两天的暴雨了,石油城这里面都有些积水。


    旁边的老易看到三叔似乎有些担忧,开口安慰道:


    「部长,不用担心,这才几厘米厚的积水。


    之前有一次天灾,我驻守在石油城这边,当时积水都涨到了两米高了,还不是没事,我们上楼就行了。」


    三叔瞥了他一眼,懒得回答他的话。


    那能一样吗?


    那个时候石油城这边还没有升级排水系统,这边都升级过了两次排水系统了,还会产生积水...


    呼——


    不过仔细想想,这边好歹也是平原,也不是地处高地。


    何况现在下着这么大的暴雨,有点积水很正常。


    如果保持这种程度的降水量,估计积水水位高度也涨不到太高。


    「把排水系统道闸打开到最大!」三叔对着老易说道。


    「是。」


    老易立刻拿起了对讲机,「长生,你带两人去把石油城和交易集市的排水道闸打开。」


    排水道闸在浮生的设计下,可以不用跑到围墙下用人力打开。


    只需要到控制室调整就好。


    这个控制室,不但控制着移动闸刀,还控制着排水系统的道闸。


    长生就待在控制室中,随时等待命令做出调整。


    「收到。」长生听到老易的话之后,赶紧对着旁边的战斗人员说道:


    「排水道闸,全部开启,开到最大。」


    哐!


    战斗人员将推杆推到最高位置。


    随后又将交易集市的道闸开启到最大。


    哗啦啦——


    排水道闸打开到最大之后,靠近墙边的积水,瞬间朝着下水口汹涌流淌。


    在下水口的位置形成了一个旋涡。


    .......


    交易集市。


    南方乐园所在的区域。


    「虎爷,水退了。」吴星兴奋地对着盘腿坐在木箱子上的虎爷说道。


    虎爷看了一眼下面的积水,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疯子他们在基地怎么样了....」


    房间中极为潮湿,虎爷穿着拖鞋从箱子上下来。


    走到了拼凑出来的钢架床上,爬了上去,用一块布擦了擦脚,躺在床上。


    这张床没有靠着墙,因为墙壁上满是水珠。


    可即便没有靠着窗户,床上的被褥还是有些潮。


    虎爷有些疲惫,缓缓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天花板上一滴水滴落下来。


    掉在了他的额头上。


    他瞬间睁开了眼睛,擦了擦额头的水珠。


    想要骂人!


    可他还是克制住了。


    他所在的这个房子,没有窗户。


    虽然他让人用铁板箱子等东西堵住,可外面的风雨太大了。


    水汽从缝隙中钻进来,无孔不入。


    这下彻底没有了睡意。


    他把床头的一个木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雪茄。


    雪茄也受潮了,抽起来有些呛人。


    「咳咳咳。」


    吴星看到虎爷这样,于是开口道:


    「虎爷,要不我们跟石油城的人说一下吧,让我们进去,这个房子实在是太简陋了。」


    虎爷咳嗽了几下,摆了摆手说道:


    「不要,不合适。他们应该也不会答应。」


    「况且外面这么大的风雨,我们也出不去,别瞎折腾了。」


    虎爷又叹了口气,他这几天已经不知道叹息多少次了。


    他搞不懂怎么会这么潮湿。


    这都下雨了,按理来说水汽都凝结成雨水。


    堂堂一个大型势力的领头人,却待在这样一个寒酸的地方。


    心中未免有些悲戚。


    .....


    ....


    南方乐园。


    诺大的基地,显得极为空荡。


    但即便如此,围墙上还是有二十几个人在哨塔中值班。


    他们要包围围墙。


    不到最后一刻,他们怎么都不想让丧尸进入南方乐园之中。


    看门的张天福没有跟随虎爷前往石油城,留在了基地这边。


    他们待在哨塔之内,不敢出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南方乐园围墙外也有上万头的丧尸,并且这些丧尸逐步开始堆叠。


    张天福从哨塔中观察到已经开始有堆叠的情况了,于是赶紧拿起了对讲机:


    「疯三哥,围墙外的丧尸开始堆叠了。」


    滋滋滋——


    疯子听到胸口对讲机的声音,放下了手中的木板,对着旁边的手下说道:


    「继续!」


    然后拿起对讲机问道:


    「堆叠到多高了?」


    张天福看了看下面后回答道:「刚刚开始,不到两米,丧尸不算多。」


    一万头丧尸不算多,那是相对而言。


    平常这种时候,少说有十几万丧尸。


    毕竟现在下着这么大的暴雨,幸好他们这边人不多,不到百人,只有几十个人,人气较低。


    「回来!」疯子毫不犹豫地说道。


    「好的,我一定会撑住,保证不会让丧尸冲


    入我们的基地!」张天福赶紧说道。


    「我说回来!」疯子再次强调道。


    「啊?」张天福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让自己回来?


    他老张从南方乐园创立之处就加入了,算是除了虎爷那几个初始成员之外,最早加入的一批人了。


    他一直都负责南方乐园的守卫工作,已经五年了。


    这五年当中,经历了无数次艰险。


    甚至有几次天灾中,有丧尸爬上来了。


    但还是阻拦住了。


    用人命去填,保护着这座城。


    从未退后一步。


    可是现在,作为南方乐园三号人物的疯子,却让自己撤退!


    「老张,我们人不多,本来这一场天灾刚到的时候我就想让你回来,但想到你可能不愿意。」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守住围墙了,围墙就二十几个人,怎么守住诺大的基地。」


    「何况风雨还这么大,站都站不稳,谈何阻拦丧尸。」


    「想办法回来吧,我们集中力量守住这栋楼就行了。」


    疯子说了很多,但总结一句话就是:


    放弃围墙,撤退到大楼内,守护大楼。


    老张拿着对讲机,久久无言。


    他从前接收到的命令都是,死守围墙,不能让一头丧尸进入城内。


    可现在....


    他突然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想当年,南方乐园是多么兴盛的存在啊。


    人口大几千,一度达到上万。


    围墙外聚拢了无数想要来投奔的幸存者。


    那个时候,如果他们想,甚至可以让南方乐园的人口超过十万。


    可是,粮食压力,即便进来这么多人也养不活。


    而且进来之后,也担心会引发骚乱,带来管理压力。


    只能拒绝。


    可那个时候,老张作为保护围墙的小头头,总有种自豪感。


    因为那么多的人想要加入进来,却进不来。


    可后来一次次的天灾,一次比一次恐怖。


    饥荒、天灾、丧尸潮、末日之中的暴徒....


    一点点削弱了南方乐园。


    他能够很明显感觉到,基地的衰落。


    悲凉感浸润了他的内心。


    使得他看起来,一瞬间老了十岁。


    「听到了吗?老张!活着回来!」


    疯子久久没有听到张天福的回答,有些担心地说道:


    「人才是最重要的!我希望你能够明白。」


    疯子很了解他,也了解他对于这座城的感情。


    「好,我知道了。」张天福声音沙哑。


    「嗯。」


    张天福花了几分钟的时间,接受这个决定。


    徐徐吐出一口浊气。


    转过头对着身后的一个手下说道:


    「拿绳子过来。」


    手下把绳子递了过来。


    张天福将粗绳环绕着腰部绑上,「绑上,我们去接其他人,回城内。」


    两个手下点了点头,与张天福一样,将绳子绑在了腰上。


    绳子绑的彼此之间间隔一米,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不会被风吹下围墙。


    「好,都准备好了吧?我们出去。」张天福背着背包,肩膀挂着一把枪。


    「好了,队长。」两人异口同声说道。


    三个人都背着包,这里面装的是他们带来的粮食。


    这座哨塔是圆


    筒形状的,面积不大,中空,里面有狭窄的螺旋上下的台阶。


    比围墙要高十米左右。


    可以通到围墙,也能够通到城内的地面上。


    三人抱着绳子往螺旋台阶下走。


    几分钟后,他们走到了城内的地面上。


    「所有人,做好准备,下哨塔来城内地面,我来接你们。」老张拿起对讲机联系其他哨塔中的守卫人员。


    .....


    几分钟后。


    隔着门,就能够感受到门外的风暴有多大。


    雨水不断击打着门发出巨响。


    张天福看着禁闭的门,咬了咬牙,把门后的铁棍挪开。


    砰!


    风雨一下吹了进来,将门撞击到了墙壁。


    张天福弯腰,降低身体重心。


    迎着风雨,任凭雨水敲在他的头上。


    痛!


    就像是有人拿着小石头子,不断丢自己脑袋一样难受。


    当雨速度达到了一定的速度,几乎和冰雹砸在头上没多大区别。


    老张咬着牙,忍着痛。


    对着后面的两人嘶吼道:「贴墙走。」


    说完,他带头走在了最前面。


    他贴着墙,迎着风雨,极为艰难地走出了第一步。


    第二步。


    每一步都极为艰难。


    因为风很大,不断往里面吹。


    吧嗒!


    他拉着了门把手,用力。


    终于走到了门口。


    刚刚踏出门的第一步,他正要贴着墙走。


    下一秒。


    左边的风就朝着他吹来,啪叽!


    一下把他砸在了地上。


    后面的手下被绳子拉着,绳子顿时绷紧。


    哨塔下,左右两边都是长条的混凝土墙壁。


    风很大,而且又急又乱,风撞到墙之后不会彻底消失,而是会两边走。


    所以他走出了门之后,就被两边的风啪在了地上。


    「队长!!!」身后两个手下担忧地喊道。


    就要冲出来。


    「别过来,趴在地上,爬行!」张天福怒吼道。


    虽然脑袋碰到地面有些痛,但是他发现趴着,似乎好受许多,不用承担那么大风力。


    两个手下闻言,赶紧趴了下来,用爬行的姿势爬出了门。


    「好像压力是小了好多!」


    风雨声很大,他们说话如果不喊,彼此虽然只是隔了一米,但依旧听不见。


    就这样,他们以爬行的姿势,慢慢爬到了下一个哨塔。


    不得不说,爬行的方式,要比走路要快许多。


    走路要顶着风,走一步退两步。


    搞不好还容易被风带走,吹到旁边,撞到一些物体上。


    人的身体是肉体凡胎,多撞击几下,万一撞到了关键部位就嘎了。


    他们花了整整十几分钟,才爬到了另外一处哨塔。


    爬到了门外,他用力地敲击着门。


    咚咚咚!


    门开了。


    「人呢?」


    「地上!」


    「队长您怎么在地上趴着,我扶你起来。」


    「别扶我!你也趴着!」


    「为啥啊,地上有水!」


    「让你趴着就趴着!」


    「哦!哇!趴着还挺舒服的,感觉压力一下就小了。」


    「把你身上的绳子,绑到乘风后面。」


    说


    完,他便往前爬行,最后的乘风把绳子链接上这处哨塔的两人。


    两人早就用绳子绑着自己的腰了,系上乘风的绳子。


    他们其实可以直接爬回中间的大楼。


    可是风太大了。


    要是没有彼此的牵绊,极为容易被风吹倒,一路撞到墙壁上。


    他们现在贴着墙壁走,好歹墙壁帮他们挡住了大部分的风。


    待会从围墙墙壁到大楼中间的那一片空地,风更大。


    所以人越多,重量越大,越安全。


    很慢。


    花了足足一个半小时,才把哨塔中那些人都接上。


    「队长,丧尸潮都堆叠到五六米了。」最后那座哨塔上下来的人喊道。


    「好。你接上最后一个。大家千万不要放松绳子,不要站起来!」张天福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


    似乎担心自己的话,后面其他的人听不到。


    「喵老二,你把我说的话传下去。」


    「是!」


    几分钟后。


    张天福拉了拉绳子,示意众人可以同时出发。


    众人并排着,腰部系着绳子。


    迎着风雨,往通往中央大楼的空地爬去。


    刚刚从墙壁下爬出去。


    突然。


    叮叮当当!


    一个铁罐头,摩擦了一下地面,砸在了队伍中一个人的背上。


    嘶!


    他忍住痛,咬着牙坚持。


    乓乓乓!


    风雨中,有一些树枝被吹断,砸在了他们的身上。


    更多的是一些碎石头。


    他们护着头,肘部用力,一点一点地蠕动。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