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武侠修真 > 长生仙游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大开眼界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陈长生在山上待了两日,落霞真人就好似学生一般,询问着陈长生关于农桑之上的知识。


    陈长生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落霞真人。


    落霞真人本想论道一翻,以感激陈长生传授之情。


    可一翻论道下来,落霞真人却发现,自己对于道的见解,却不如眼前的人,反倒是自己因此收获颇多。


    这让落霞真人很是惭愧。


    想了想后,便以自身所修行的功法借予阅览。


    陈长生也未推脱其好意,借阅一翻后,连连感谢。


    由此,落霞真人才安了心。


    可在后来,陈长生抬手之间散发出的阴阳之气却引起了落霞真人注意。


    这般精纯的阴阳之气,堪称世间少有。


    这时,落霞真人才发觉自己多么可笑,同时也发觉了这位上山的人非同小可。


    “道友道行深厚,却不知在何处修行?”


    陈长生回答道:“早年在人间修行,只是最近才在修仙界中走动。”


    “这样啊……”


    落霞真人听后说道:“若道友有什么用得上在贫道的地方,尽管开口。”


    陈长生本想推脱,可想了想,却又的确想起了一事。


    “倒是有一桩事情,想请道友相助。”


    “哦?”


    陈长生拿出了自己画了些许的舆图。


    “这是……”


    落霞真人喃喃道:“舆图?”


    陈长生点头道:“不错,这是陈某所画的舆图,我游历世间,无所事事,便想着能否画出一副完整的舆图,真人久居此地,想来比陈某更为了解此地,不知真人可否相助?”


    落霞真人吃了一惊,说道:“道友可知修仙界地域之辽阔?”


    “自然知晓。”


    陈长生笑道:“不过人生之路尚且也有尽头,何谈这地域辽阔呢,总有一日能走完的。”


    落霞真人钦佩拱手,说道:“道友之志,贫道不及也,贫道也愿尽一份微薄之力。”


    在落霞真人的帮助之下,舆图完善了许多细节,这让陈长生很是欣喜,这也让他发现,自己一个人终究是不够用的。


    陈长生想了想,问道:“不知落霞山可否标注于此舆图之中?”


    落霞真人笑道:“我落霞山在亦无仇家,自然可以。”


    二人相谈甚欢,但陈长生却注定不能久留,待了大概五日之后,便与观中三人此行。


    落霞真人道:“道友此行,千山万水,愿道友一帆风顺,得偿所愿,走遍天下。”


    “借真人吉言。”陈长生回以一礼。


    陈凌云道:“陈前辈,有机会的话我再请你喝酒。”


    “一定。”


    陈长生笑了笑,走下了山去。


    陈凌云有些难以回神,她看着那道背影,仍旧发神。


    直至陈长生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


    她才喃喃了一句:“多好的人儿啊。”


    落霞真人敲了一下她的头,说道:“徒儿,莫要多想,这位陈道友,与我等之别,好似云泥,其心在天地自然千山万水,而非你我能及也。”


    陈凌云摸了摸脑袋,说道:“师父,不行归不行,但总能让徒儿想一想吧。”


    落霞真人无奈一笑,点了她的头,说道:“想吧你就,再怎么想,也不是你的。”


    “唉啊,师父……”


    陈凌云摸了摸额头,慎怪般的看了一眼师父。


    这一道身影在她的人生之中留下了淡淡的一笔,可最终却又让她记忆犹新,以至于眼光也由此高了不少。


    一遇长生误终生,差不多也是这么个道理。


    ……


    离开了落霞山后,陈长生接着去到了很多地方。


    他见了高耸入云的山。


    本想攀登而上,一睹风光,谁料上了山后,才发现自己竟是闯入了人家的山门。


    “这位道友,何故闯我仙山啊?”


    被人抓住后陈长生很是尴尬,连忙说道:“陈某不知此山有主,误入此山,绝非有意,还请见谅。”


    那道人笑了笑,却道:“道友说笑了,我等不过借山修行,却说不上是山的主人,道人既是来了,那便是缘分,请来一叙。”


    陈长生见此迎了上去,被这道人请至了观中。


    此山名曰明月,观亦为明月。


    山名因观而起,观又因道人而起。


    道观之中,拢共七人,皆是一等一的修士,最弱的,也在化神之境,其余皆为洞虚。


    “贫道七人早年云游相识,后来皆是厌倦了这世俗,于是便藏于山中,逍遥于此。”


    陈长生听后不禁感叹,说道:“七位莫不是从五湖四海汇聚于此?”


    七人对视了一眼,说道:“差不多便是如此,不过,道长说的五湖四海,又是哪五湖,哪四海,我们却是不明白?”


    “哦……”


    陈长生反应了过来,随即解释道:“诸位不知,陈某乃是从凡间而来,一些话语自然有所不同,还请见谅。”


    “凡间而来?”


    七人顿时就来了兴趣。


    “道友当真有大毅力也,竟能从那红尘绝地走出来!!”


    “是啊是啊,当初之时,我却也想去人间已观,可光是听那传闻,就恐道心破碎,不敢往前。”


    “道友是如何前来的?”


    “道友……”


    这七人问题各有不同,陈长生被这七人围着,一时都有些回答不上来。


    陈长生哭笑不得,说道:“几位道友,可否一个一个来,陈某都听不清了。”


    众人对视一眼,不由的笑出声来。


    “我等唐突。”


    “先不着急的问,道友,我这里有藏了三百年的好酒,滋味非凡,快请一尝。”


    “诶,慢着,有酒自然要有菜,且看我来。”


    其中一位道人抬起手来,指向了那天边的白云。


    “来……”


    双指一勾,却见一朵白云飘来,不断缩小,落入那道人的掌心之中。


    放在几人眼前展示一翻。


    陈长生不禁啧啧称奇,说道:“却不知云是何滋味?”


    “道友一尝便知。”


    陈长生接过入口,细细咀嚼,却觉诧异,“竟有奇香?这是如何?”


    “哈哈哈……”


    一人这才解释道:“道友莫要被他骗了,寻常之云,哪来会有味道,那是他圈养之云,以药草熏之,香味独特,可作下酒之菜肴。”


    陈长生听后恍惚回神,不禁喃喃道:“当真是,大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