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武侠修真 > 长生仙游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回味无穷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以云为菜,美酒入喉。


    陈长生在这明月山上大醉了一场。


    这样的感觉很奇怪,在这七个性格迥异的人身上,陈长生如今方才感觉到了什么叫做仙。


    何为潇洒,何为自在。


    何为仙人。


    以云下酒,何等妙事。


    当浮一大白。


    陈长生连同着道观里的七人喝了个七荤八素,无一例外都醉了过去。


    有的趴在桌上,有的倒在地上。


    有的甚至爬到了那道观的房顶上,口口声声说要观天象,最终醉倒在了那房顶上,躺的毫无章法。


    如今再看,哪里有还有什么仙人姿态,但他们却是真真正正的仙者。


    仙者逍遥,自在随心。


    第二日一早,天光大亮,陈长生缓缓醒来。


    另外七人也醒了大半,两位道友正在树下下棋对弈。


    陈长生上前一观。


    下棋之人开口道:“陈道友醒了啊,快瞧瞧我这棋下的如何,徐道友一直说我下的臭,我却不见得,陈道友快给我评评理,我下的哪里臭了?”


    陈长生哭笑不得,说道:“下了就是好棋,不敢下才是臭。”


    “诶,在理。”


    “我观陈道友也是懂棋之人,来来来,陈道友,给我杀杀徐道友的锐气!”


    “这不好吧……”


    “快来快来。”


    陈长生无奈坐了下来。


    徐道友看向陈长生,笑了笑,说道:“陈道友,你代南宫道友落子,我可就不留情面了。”


    “这是自然。”陈长生笑道。


    南宫道友笑道:“你得瑟吧你就,说不定陈道友棋艺比你高呢。”


    说着,一局棋开始。


    下了三两子,徐道友却是万分不解,问道:“这黑被挂星位,道友置之不理反而点角破空,道友你这是什么章法?”


    尽管徐道友万分不解,还是跟着下了起来。


    下到四十七子时,徐道友再观大局,忽的见到了那零落的一枚白子,顿时心凉了半截。


    这般伏笔,竟埋的这样长?


    落至七十三子,棋盘局面已定。


    陈长生见此道:“徐道友,和棋吧。”


    “啊?”徐道友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南宫道友,说道:“和棋,和棋!!”


    说着脸色一红,连忙将这棋子收了起来。


    南宫道友连忙道:“诶诶诶,你收了作何,此局甚妙,干嘛扰乱了啊!”


    徐道友无奈一笑,心道你是真没看出来还是装不知道。


    人家棋力远远在自己之上。


    和棋不是最终只能和棋,而是人家想和棋。


    徐道友连忙道:“陈道友,开局一手,着实妙哉,如今回想,依旧觉得精妙无比,不知可否向道友请教一些。”


    “这是自然。”


    “真可以?”


    “当然。”


    “来来来,咱们复盘此局。”


    南宫道友在一旁看着,如今复盘起来,才恍然回神:“竟如此之妙!”


    陈长生笑颜以对,一边摆棋,一边诉说。


    说着,陈长生想起了一事,问道:“对了,有一小事,想请诸位道友帮忙。”


    “陈道友且说,只要我等帮得上。”


    “陈某想绘制一幅修仙界的舆图。”


    “啊?”


    南宫道友跟徐道友都是一愣。


    当陈长生将已经绘制的舆图拿出来后。


    南宫道友不禁一愣,惊呼道:“道友竟走过了如此之多地域!”


    徐道友见那上面所绘制的地图,也不禁恍惚了一下。


    “这是清渊!啊!云浮山,赵魔头的地方陈道友都去过?”


    陈长生无奈一笑,说道:“远远的看过一眼。”


    徐道友深吸了一口气,拱手道:“佩服!”


    南宫道友摸着下巴,说道:“妙哉妙哉,如此舆图,功在万古,利在千秋啊!道友你所行之事,却非小事,才乃大造化也!”


    陈长生无奈一笑,说道:“无外乎是将去过的地方写在纸上,也不算什么大造化吧。”


    徐道友连连称赞,说道:“当年我等怎么就没想过制一幅舆图呢。”


    “都奔着乐呵去了,谁想这些。”


    “照地图所示,从落霞山出来,大概三百里左右,便是这儿了。”


    “如此说来,咱们明月山就在这里。”


    “不错不错!”


    徐道友连忙道:“往东五百里左右,有一个黑熊窟,我看看啊,在这,对,应该是这……”


    几人按照记忆之中开始朝着周边完善。


    慢慢的余下几位道友也醒了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呢?”


    “快来快来。”


    七位道友听后亦是错愕,纷纷觉得有趣。


    “有趣有趣,我也来。”


    “往北走三千里,那里是一片黄沙之地,荒芜人烟,据传言道,那里乃是也曾草木密集,之因两位上仙相争,才变得寸草不生。”


    “如今也无名字……”


    “据说当年相争的落败之人赤练上人就是葬生之地,不如就叫此地为落仙漠,如何?”


    “妙哉,可行!”


    有了七人相助,这舆图的完善可谓是事半功倍,这七人从这天下各地聚集而来,所走过之地数不胜数,逐渐将这一幅变得完整了起来。


    从白日一直忙到了晚上,众人这才慢慢回神。


    再看那舆图,几乎已经完成了大半了。


    徐道友说道:“陈道友,这些地方大概的位置我们是知道的,但如何划分,我们却不清楚,边界在何处,我们尚且也不明白,估计只有道友一步步去走了。”


    陈长生笑道:“诸位道友可是帮了陈某大忙了,起码,如今陈某已经有了方向,不再像是无头苍蝇一般了。”


    “哪里哪里,道友之志,我等不及也。”


    陈长生在这明月山上又待了一日,这才下了山去。


    离去时,七位道友相送。


    “陈道友,这修仙界辽阔无比,我等七人也未曾真正走过一遍,道友志向远大,更为妙人,若路途之中遇到困境,大可报我七人之名,天下之间,多称我七人为明月七仙,多少都会给几分面子的。”


    陈长生见此拱手谢道:“多谢诸位道友。”


    徐道友上前,说道:“若再有机会,再与道友对弈一翻。”


    “自然,自然!”


    一行人送陈长生下了山。


    陈长生带着舆图,再一次走向了未知的旅途。


    此番相遇,着实玄妙无比,让人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