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我能看见经验条 > 第八十二章 特大藏羚羊盗猎案件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破旧的皮卡疾驰在保护区辽阔的平原上,副驾驶上坐着一个面容饱经风霜的男人。


    他的左脸颊上有一道像蜈蚣一样的狰狞刀疤,三角眼中满是阴冷的神色。


    “老大,今天的收获不错,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坐在驾驶位的是一个留着油腻的披肩长发,脸上胡子拉碴看不清样子的男人,他兴奋的说道。


    车里就他们两个人,土枪被俩人放在后座上。


    刀疤脸深深的吸了一口劣质香烟,橘红色的烟头瞬间变得明亮起来。


    “回去?这点东西就让你满足了?”


    刀疤脸的嗓音粗粝,他说的不是华语,像是某种方言。


    “老大你还知道别的地方?”


    长发男见老大还有存货,语气都变得轻快起来了。


    一群藏羚羊通常都有固定的活动范围,刚才常宁发现的那几只藏羚羊的尸体,就是这两个盗猎者盯梢了好多天发现的一个小族群,一共才五六只。


    这点数量自然不能满足这群贪欲像无底洞一样深不可测的犯罪分子了。


    刀疤脸深深的看了小弟一眼没有说话,这时长发男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很明显他在害怕。


    他跟着刀疤脸的时间不长,但刀疤脸的手段他见识过。


    有一次他们处理货物的时候被另一帮人给盯上了,刀疤脸二话不说左手提着枪,右手拿着刀,单枪匹马手起刀落把那些人砍的跪在地上求饶。


    这还不算完,刀疤脸最后亲自把那些敢于冒犯他的人的左手通通给剁了下来。


    从那以后,做藏羚羊皮毛生意的人再也没有打过刀疤脸的生意,当时长发男还是个被刀疤脸刚带入行的新人。


    他因为家里实在太穷混不下去了,才铤而走险做起盗猎藏羚羊的生意。


    主要还是这玩意儿太赚钱了,外国佬挥舞着大把大把的钞票收购,现在都供不应求了。


    绿油油的刀乐,散发着那迷人的香气,长发男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老大对不起,我不敢了。”


    长发男见老大神色不悦,哆哆嗦嗦的说道。


    他停下车,同时抽出腰间的匕首,对着自己的手背用力猛地一拉,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见长发男自己在手背上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刀疤脸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将烟蒂扔出车外。


    “别把车弄脏了,洗车费挺贵的。”


    刀疤脸从储物箱中拿出医疗包扔给自己的小弟,他一向自认为恩怨分明。


    既然小弟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自然也会给予原谅。


    “谢谢老大!”


    长发男眼中闪过一抹恨意,接过医疗包的时候看向刀疤脸的目光中又充满崇拜和恐惧,那股恨意被他深埋在心底。


    “处理好伤口就好好开车,不该问的不要问!”


    “是。”


    长发男满脸恭敬的说道。


    常宁一路跟着车辙印追踪到一条公路旁后失去了那辆车的踪迹。


    “看来那辆车已经离开了。”


    常宁心中的失望无以言表,现在有个新的问题,那就是他是否应该通过卫星电话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李上尉。


    打电话给警察的话又有些麻烦,人家肯定会根据流程向他询问一些信息。


    他追踪盗猎团伙浪费了五六个小时,还得按时赶往武警边防站,因此通知李上尉让他给警方说明情况会好一点。


    但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李上尉的话,会不会判定自己被淘汰?


    常宁现在面临进退两难的境地。


    “叫你逞强!叫你多管闲事!现在怎么办?”


    常宁开始纠结,可让他碰到犯罪事件不管,他感觉对不起身上的戎装。


    要是能重来常宁依旧会冲上去,并快速拨打电话。


    有些事就不能考虑,考虑的多了不免会变得患得患失起来,变得犹豫。


    “如果我当时就选择打电话的话,这伙人应该不会成功逃走吧。”


    常宁掏出卫星电话有些自责的说道。


    他现在准备打电话,并做好被淘汰的准备。


    狼牙大不了明年再来,但犯罪分子一定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那怕在外面多待一天都不行,谁知道他们会带来多大的危害。


    “嘟……嘟……嘟……”


    三秒后,电话被接通了。


    “常宁,碰到什么困难了,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接你。”


    李上尉的语气很严肃,常宁给他打电话说明是遇到麻烦了。


    鉴于这人是来自狼牙的选拔集训营,身手不凡。在李上尉的想法里能让常宁打电话说明他遇到的麻烦会非常大,而且极有可能是生命危险。


    “首长,我这边没有什么事。给你打电话为了……”


    常宁将他遇到盗猎者的前因后果事无巨细的跟李上尉做了汇报。


    “消息我收到了,你为什么不向警方说。打通这个电话意味着什么不需要我跟你说了吧。”


    李上尉说道。谷慐


    “首先不跟警方说是因为他们那边走流程的话会浪费我的时间,我现在只有四天的时间了。


    其次,作为军人看到犯罪行为怎么可能会不做出点反应?”


    听完电话那头常宁的回答,李上尉接着又问:“可你直接跟警方说,起码不会判定你被淘汰啊。”


    “首长,账不是这么算的。


    如果我打电话给警方,他们一定会将我带回去录口供。


    然后为了完成任务我必定会让他们把我再带回来,这一来一回又要花费许多时间。


    这样一来我肯定不能按规定时间回到边防站。


    而直接跟你通话,我又没有向你求救,判定是否任务失败还不是在首长的一念之间。


    概率大概是50%,怎么算都是选择首长这边机会大一些。”


    常宁的分析,让李上尉嘴里直夸常宁小算盘打的响。


    然后他说会将这件事汇报给警方,说完这些后就将电话给挂了,也没说常宁是否被淘汰。


    没说就是最好的答案,常宁知道自己赌对了。


    其实这也算不上是赌,常宁确实是按照规矩办事的。


    虽说他打了卫星电话,但他并不是为了寻找帮助,因此这件事看似常宁在赌,但答案实际上已经很明显了。


    常宁做的这件事和耿继辉在丛林里碰到受伤不能走路的战友,并决定背着战友返回的性质是一样的。


    耿继辉都没有让淘汰,常宁自然是平安无事。


    事情告一段落,常宁重新找准方向上路了,而省公安厅这边却是发生了大地震。


    “简直岂有此理!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有上千只藏羚羊被盗猎者屠杀,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今天他们敢在我们这里明目张胆的杀戮藏羚羊,明天是不是就敢杀人了?”


    省公安局局长在会议室里大发雷霆,而且今天又有一起盗猎案件发生还是人家武警边防的人跟他们说的。


    盗猎的案子拖了一个多月,一点头绪都没有,简直丢人。


    见局长大发雷霆,地下坐着的一众干警都不敢说话,他们在等局长火气消了再汇报工作。


    “报告!”


    可是今天好像所有的重要事情都赶着趟的往他们这里挤,机要科的科员抱着文件夹在外面打报告。


    透过磨砂玻璃,干部门隐约间能看到科员那张表情凝重的面孔。


    大家心里咯噔一声:又有大事发生了!


    “进来。”


    局长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情绪,让科员进来。


    “局长,重要情报。”


    科员将文件夹递给局长。


    “啪,你们都看看!”


    局长仔细看过文件后,将文件夹拍在桌子上。


    “看看,果然像我说的那样,这帮人简直无法无天,他们果然敢杀人!


    这是对华夏法律的挑衅!诸位,拿出个章程吧!”


    大家听到真的有人被杀了,在场的所有干部脸色瞬间就黑了,出人命和没有出人命是两个概念!


    “报告!”


    会议室被此起彼伏报告声给淹没了。


    “小刘你说说,毕竟这算是在你的辖区。”


    “是。


    别的不说,给我一个月。


    不,是二十天。就二十天,我保证抓到这帮犯罪分子!”


    “行,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如果有必要,其他人配合小刘。


    散会!”


    散会后小刘他独自一人步履匆匆的离开了。


    大家也都理解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案件太大了,而且保护区范围也大。


    那伙犯罪分子要跑的话,他们这点人还真不容易抓捕,就算再多叫一些人也无济于事。


    回到县里,小刘又将省里的会议内容传达给相关干部。


    大家集思广益,想出了保护和抓捕两个方案。


    所谓保护就是成立专门的保护野生动物的队伍,给他们配发武器。抓捕就是公安部门制定严密的计划并暗访调查野生动物皮毛交易链。


    保护队的负责人由县委副书记索南达担任。


    常宁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发现竟然掀起了持续十几年的保护区野生动物打击盗猎运动。


    藏羚羊皮毛的海外市场实在是太大了,这就注定了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运动。


    因为有需求肯定就会有人为了钱铤而走险,毕竟没人会嫌钱烫手。


    作为当事人,常宁这时对于自己之前所做的事影响到底会有多大浑然不知,这会儿他正在为自己下一顿吃什么而发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