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我能看见经验条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抽签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心中藏着事的人过的会比别人累一点,常宁就是这样的人。


    平时嘻嘻哈哈和战友们嬉闹就像一个没有烦心事的大男孩一样,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常常一个人发呆,脑子里什么也不想就是单纯的放空自己。


    穿越者的身份带给常宁的不止是熟知剧情的便利,还有和大家之间澹澹的隔阂。


    对此他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消除隔阂。


    这个问题困扰了很长时间,偏偏常宁还不能去求助别人只能自己一个人想办法解决。


    “杀破狼,汇报你的情况。”


    耳麦里高中队那熟悉的声音将常宁从自己杂乱的思绪中拉回。


    “这里是杀破狼,目前自己状态良好,没有不良反应。


    正在缓缓向你方靠近。”


    在常宁思考的时候,他的高度下降的很快。


    地面上白色的指引灯清晰可见,他甚至能看到地面上向蚂蚁一样大的战友们,那个靠在车边说话的常宁怎么看都像是鸵鸟。


    “野狼收到,注意安全。”


    听高中队话里的语气怎么像是自己没出问题他松了一口气一样,上次那是意外好吧,自己又不是故意的!


    常宁从高中队的语气中马上就猜到对面在想什么了,对此他只能表示将一切交给时间,时间会证明谁才是026里面最靠谱的人。


    上次那是风向突变的缘故,加上自己不熟悉降落伞的操作才飘远的,要是能重来他一定要让高中队看看什么才是教科书级别的完美降落。


    提到上次的伞降常宁又不免想到还是初中生的林妙妙,小姑娘这会儿应该还在努力和作业奋战吧。


    于此同时趴在书桌上正在思考一道阅读理解的林妙妙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我嗓子也不疼啊。”


    突然间打了一个喷嚏,林妙妙第一反应就是检查自己是不是感冒了。


    可她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反而是肚子开始咕咕叫。


    “好饿啊~”


    林妙妙挎着脸揉肚子,想着做完这道题就出去在冰箱里看看有什么零食能吃。


    夜晚的小插曲不能将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联系起来,快要落地的时候常宁熟练的做好卸力准备。


    只见他在双脚触地的时候顺着惯性往前跑了一小段路,直到自己感觉惯性可以控制的时候才止住身子。


    一旁早就准备好的战友们见常宁成功着陆,立马上前帮忙叠伞。


    原则上来讲这种事一般都是亲力亲为的,不过常宁也没有拒绝战友们的好意。


    他也不相信小庄他们会故意叠不好降落伞害他在下次跳伞中出现意外,大家都是可以相互托付生死的人,彼此之间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犯不着这么整他。


    “全体集合!”


    等所有人都成功着陆后,高中队便让大家集合。


    借着灯光常宁没有从高中队冷峻的面孔上看出什么不对劲的表情,这说明高中队今晚不会变着法儿的收拾他们,于是常宁也放心了。


    “你们的进步说实话让我很惊讶,可以说你们是我带过的最有天赋,最好的队员!”


    高中队今天一反常态的没有在言语上打击众人,反而对大家赞不绝口。


    只不过常宁对比并不领情,他可没忘记第一次跳伞的时候是马达把他踹下飞机的,更没忘记在高中队的训练下自己克服恐高症的过程。


    说出来都是泪!


    事出反常必有妖,常宁可不会认为高中队今天这么一反常态的是转了性子。


    他更倾向于高中队是先扬后抑,后面绝对有坑在等着他们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高中队坑他们,常宁又能如何呢。难不成还要违抗命令?除非他不想在部队待了。


    只要在狼牙待一天,不说高中队今天遮遮掩掩的挖坑了,就算高中队光明正大的跟他们说今天我要坑你们,他们知道前面有坑也得往下跳。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种以训练为目的的挖坑常宁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果然不出常宁所料,高中队在夸赞完大家后就露出了狐狸尾巴。


    “我这边有一副扑克牌,你们派一个代表上来抽签,最后的结果将决定你们是红方还是蓝方。”


    “报告!”


    见喊报告的人是常宁,高中队有股不好的预感萦绕在心头。


    “讲。”


    “关于抽签我有两个问题,抽签的起因是什么?以及红蓝双方的区别是什么?”


    因为不是像军区之间的演习,红蓝双方在战术和规则上存在很大的不同,因此常宁必须搞清楚这次两者之间的差别。


    “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抽签的原因是近期想要对你们进行一次考核。


    红蓝双方在武器装备和角色扮演上具有明显的差距。”


    话说道这个份上常宁和B组差不多已经知道高中队具体想让他们干什么了。


    部队的演习像老炮这样的老兵不知道参加了多少次了,就连常宁也有这样的经历还获得过军功,所以说高中队的解释他们都能理解。


    “报告!”


    这次是耿继辉。


    “说。”


    “我想知道考核的具体时间在什么时候。”


    听到耿继辉的问题,高中队笑了。


    “随机,可能是下一秒也可能是一天以后,这要看我的心情了。”


    明显是奔着为难大家去的,可众人的表现却相当克制,就连小庄也没有什么上头的行为。


    被坑了这么多次,大家不可能还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凡是不长进的都被淘汰了。


    其实这次完全是高中队在替何大队背黑锅,具体开始考核的时间的看何大队什么时候有时间。


    自从那天和大队长提了这件事后,他报告都交上去了迟迟不见大队长给他通知,高中队表示自己也没办法只能等着。


    “还有什么问题吗?趁现在我心情不错。”


    见没人说话,高中队问道。


    回应他的是常宁和B组的沉默。


    “看来是没有问题了,那么你们派代表上来抽签吧,数字大的是蓝方。”


    这种时候一般都是队长上去代表大家抽签,于是耿继辉出列来到高中队面前,在一沓新拆开的扑克里面随意的抽取了一张。


    接着是高中队,之后两人将自己抽到的牌进行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