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玄幻魔法 > 圣域鸿儒 > 卷一:夜照九州明 八十三:春风凛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母上,


    临近清明时节,潮门近日来多雨,春日来暖意转寒。


    儿多出门在外,幸有大氅驱寒,身体无恙,无需挂念。近日琐事颇多,待此间事情处理完结,才有余暇暂歇……”


    桌子旁,邱少鹄斟酌着字句,一笔一画写着给他母亲的信。


    他的字迹规整清秀,是标准的官家台阁体,即便当朝新科进士,也未必有几人写得出这么工整的字体。


    写好后,邱少鹄把信放在信封里,这时看到狄英正好从门外走过,于是也走到院子中,问:“你这是去哪?”


    “哦,是恩公。”听到了有人叫他,狄英转过来说:“我工坊里缺了些东西,我去找人进货。”


    “我也和你一起吧,捎带着散散心。”邱少鹄这般说,和狄英一起向外走。


    这段时间,邱少鹄一直住在狄英这里,倒是也再没出什么事。而他也一直在找廉央的下落和那封信的线索,只是十多天来,一直一无所获。


    痞子和廉央的通信似乎都是通过特殊渠道往来,邱少鹄查遍了潮门大小信局,也没发现任何线索。


    邱少鹄一度有些焦躁,甚至用了各种奇门神机来测算相关的事情,却也只能得到一些似是而非的推论,对结果毫无帮助。


    既然着急也没用,索性不如让自己放松一下,适度让自己从紧张中解脱出来。


    外面雨雾蒙蒙,连绵的雨线如轻纱般从上笼罩在人的头顶,带着丝丝凉意。路两旁已有许多小贩开始售卖清明时节的寒食,青团、枣糕、馓子等,在一个个案板上散发着香腾腾的热气。


    “清明寒食到,又快过一个节气了。”狄英一边将随身带着的鸡蛋剥好了扔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你这次准备去哪进货?”去信局送完信,邱少鹄一边走一边说。


    “坊里的大风箱坏了两个,我之前找人又重新定做。我们的风箱需要更大的风力,一般人都做不来。”狄英随意回答。


    “所以,我们这是去神工门?”在邱少鹄的印象里,城里这条路不像是去神工门的路。


    “不,这次我是在如沐轩订的。恩公你看,前面就是。”狄英用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大门匾额。


    “如沐轩,宗家?”对这个和神工门齐名的商会,邱少鹄倒是早有耳闻,其内的主家都是姓宗,氏族内多出能工巧匠,在北方多有名气,不过那已经是在定国的境内、远离昭国边境。也是为了方便做生意,宗家才成立这如沐轩,能和神工门分庭抗礼。


    如沐轩的这幢建筑,修建的也别有风格,整体简洁干练,门庭之上的房檐和大门如工匠一刀刻出,也在彰显着能工巧匠的神韵。


    不过此时更吸引眼球的,是大门口那许多马车,彼此紧靠在一起,几乎将整条路都堵住。马车的主人都是潮门城内有名的客商,此时纷纷鱼贯而入,三三两两,和里面的人不断攀谈着什么。


    “这如沐轩的生意,倒是超乎寻常的好。”邱少鹄印象里在神工门也没看见这么热闹的情况。


    “也是如沐轩自有财运庇护。”狄英解释道:“潮门港扩建,那些工械材料本身是如沐轩、神工门轮流供给的。不巧之前罗氏商会遭劫、进宝商行少主孙丛恬也死在了那里,连带着和孙丛恬关系密切的神工门也遭到了打击,最大的合作人一没,自己的门路也少了大半。于是从那之后,潮门港扩建的所需的器材和机关器械就由如沐轩一家提供了,自然是财源滚滚。”


    狄英说者无意、邱少鹄却听者有心。


    联系到之前一系列事实,邱少鹄脑子“嗡”得一下,有了个模糊的猜想。


    罗氏商会遇袭、港口附近的那口怪井、还有如沐轩独占了港口的生意,这一系列的事情背后,隐约都出现了震康神宫的影子。


    如果说仅仅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一点。


    从港口回来后,邱少鹄也一直在思索,震康神宫到底要干什么。但从那之后那群宗徒们就彻底消失了踪迹,连个影子也找不到。


    震康神宫之前所做的一系列事,无论是罗氏商会的绑架、袭击张奉荣、还是偷东西,又根本毫无章法,与其说是有组织的行为,倒更像是一群不入流的小偷小摸。


    可眼下,随着如沐轩的出现,事情隐约有了一个脉络,可以将之前种种不自然串联起来。


    如果从一开始,震康神宫就是谋划要在潮门港的扩建时做些什么,所以帮如沐轩清理了竞争对手、再接着如沐轩又在港口偷偷修了那口邪灵井……


    邱少鹄眉头紧蹙,忽然把狄英叫过来,和他耳语了两句。


    狄英听完,虽有些不解,但还是答应了。


    说话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如沐轩的大门前。看门人开始拦住他们,等狄英出示了之前备好的订单,二人自然也就被放了进去。


    迈入大厅之中,但见宽敞四周摆放着各类机关器物,无论是自动汲水的喷泉唤作“高山流水”,还是能在不同时辰写出不同落款字迹的机关人钟表,围观者无不啧啧称奇。


    如沐轩此处管事的凌潭见到狄英来了,立刻招呼了过来,寒暄道:“狄掌柜,别来无恙,这位是?”


    “我只是工坊里一个新来的学徒,此番和掌柜出来见见世面,不足挂齿。如沐轩果真气派不凡,这些机关神器,皆为吾等工匠所追求之极致,让我这初出茅庐的好生惭愧。”


    邱少鹄的话滴水不漏。


    “原来如此,狄掌柜既然特意带你过来,看来是格外看中你了。”凌潭没有怀疑,邱少鹄的容貌看上去的确年轻,而且此时身穿的也不过是普通人家便服,说是工匠学徒,也有几分可信。


    “凌主事,我那订的东西又在哪?还有,我看你们近来生意也不错,可又来了什么新玩意?给我慢慢引荐引荐。”客套话说完,狄英开始和凌潭聊正事,却暗中给了邱少鹄一个眼色。


    邱少鹄会意,马上离开了他们二人,径直朝着另一个地方走去。


    “哎,他这是?”凌潭见邱少鹄单独离开十分不解。


    “哦,我让他随便看看,看看你们摆在外面的那些精品,长长见识。”狄英这般说着,拉着凌潭朝着另一个地方走。


    如沐轩摆在外面的那些东西,的确都是万里挑一的精美神工器械,以此来显示如沐轩的能力,每天也都有无数工匠慕名前来瞻仰,以此作为理由,倒是丝毫不引人怀疑。


    在外面二人就商议妥当,狄英在这里尽量拖住做高负责人的凌潭,给邱少鹄争取足够的时间让他去找想找的线索。


    大厅里人熙熙攘攘,邱少鹄穿行在其中,直接走上楼梯,朝着更高层走去。


    如沐轩看门处管得紧,里面倒是颇为随意,随时都有客人来回上下,谁也不知道哪位是不是什么贵客被请来谈生意,所以即便许多仆人看到了邱少鹄,也都没有在意。


    如沐轩的阁楼最高有五层,自下而上逐渐缩小,顶层一共只有三个房间,按常理推测,最里侧的房间应该就是管事人的理事房。


    邱少鹄知道,只要自己能找到如沐轩的账簿,看看他们给潮门港都运进去了什么,应该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其中疏漏的地方,进而知道震康神宫在里面的作用。


    一边想着,他迈出了步伐。


    顶层的回廊两端,布局和楼下就大有不同,两旁摆满的书架,本身只是普通的杨木材质,但造型、雕花都极为精细,边角拼接处的连线严丝合缝,几乎让人怀疑是不是一整块木材生生扣出来的,才能这般精密。


    这些书架,相比较楼下展示的工艺品,就更像是一些工匠随手给自己制造的玩物,细节处力求尽善尽美、却不追求高昂的价值。


    所有架子上,摆放的却无一书籍,而是各类工匠器材,琳琅满目,喜爱工械的人必定对此都爱不释手。估计这些书架,本身也是用这些器材打造的。


    不过踏出了几步,邱少鹄就感觉到不对,马上停了下来。


    视野之内,自己和最后那道门的间距,不但没有缩短,反而在无端延长。


    连身后上来的楼梯,不知在何时也不见了踪影,仿佛自己就这样被困在了另一个独立的空间。


    这如沐轩的顶楼,果然没有这么容易上来。


    “或许,我已经陷入到一个阵法里。”邱少鹄暗道,“一个不同于无忘岛上的那些,特殊阵法。”


    和需要元气来维持运转的神道法阵不同,是一个由工匠打造的、纯粹的机关法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