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玄幻魔法 > 圣域鸿儒 > 卷二:故去远人行 一百三十四:你来我往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殷薄的喉咙中突然传出一阵刺耳的尖啸,从他被洞穿的腹部鲜红的血迹旋即化为了黑色的青烟,之后整个身躯也变成烟气,遽然爆开。


    这一下当真出人意料,邱少鹄匆忙之中,也追不到那些黑烟的尾巴,眼睁睁看着对方消失在了原地。


    前日殷薄与风万骤的对战之中,应该已经受创,今日才会在突如其来中又被邱少鹄重创,否则邱少鹄自己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得手,单单看对方在暗河中的招法,怎么也是鬼道六重境的修为,要比自己更为高强。


    只是邱少鹄也没有想到,即便如此殷薄也能脱身。然而他能意识到,这也不过只是障眼法,眼下对方恐怕还藏在这个小小的房间中。


    邱少鹄眼中琥珀色涌动,一切感官被他运用到了极致,如同一个老练的猎人,观察着环境中任何细微的变化与蛛丝马迹。


    他还在不断思考着殷薄可能使用的手段,之前看他在暗河内与风万骤交手,使用的驱使溺伥鬼的手段,在这里是岸上,应该都大打折扣。


    只是依旧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刚刚他脱身的手法,自己完全没有想到,天知道他还藏着什么隐藏的手段没用出来。


    脚步踏在地上,七杀星的权能在感知着每一寸的颤动。


    忽然之间,地上不断震动。


    邱少鹄飞快转身,只听到“嗡嗡”声不绝于耳,紧跟着从杂货堆处,两个木陀螺飞快在地上旋转着出来。


    这些陀螺只是孩童的玩具,内部另有机关,能让它们加速转的更久。


    然而就在陀螺后面,却跟着牵连出了两个大小不一的圆球,圆球通体用玄金打造,两个连接在一起,凑成了子母连环的形态。


    “不好!”邱少鹄暗叫不妙,飞快扯出了那件狼皮大氅,甚至来不及穿在身上,直接挡在了自己面前。


    “嗖嗖嗖!”下一刻,两个子母球直接炸开,漫天的钢针从里面射出,房屋之内破碎声不停,那些成品、半成品的机关器材彻底遭殃,原本精美的两个石狮子这下也成了马蜂窝一般,场地一片狼藉。


    这两个子母球明显是走江湖的人找神工门订制的暗器,与传说中的“暴雨梨花针”不谋而合。此番邱少鹄突遭这等江湖凶器的暗算,也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无怪哪怕在无忘岛的典籍中,也要告诫弟子“凡尘江湖险恶,修炼者不得不防”。


    一道人影,趁此机会向着唯一的大门飞快跃去,正是殷薄。正如邱少鹄所想,化为黑烟只是障眼法,目的是让他藏于不起眼的地方,而不能直接变成烟尘远离这里。此番趁着邱少鹄被直接困住,他又焉有不跑之理。


    “别走!”邱少鹄哪里肯放走对方,殷薄的境界比他要强,此番如果不趁着对方受伤直接拿下他,日后等他养好了伤必然是大患。


    当下一边“凤泊鸾漂”的权能用出直接追过去,一边一脚踹到了旁边那个半成品马车上,只装了一个轮子的马车歪歪扭扭,拖着搭在地上的车辕子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动,直接抢先一步撞在了大门上,把整个门给封死。


    殷薄的身体就此被一挡,一瞬也是迟疑了一下。


    邱少鹄借着这个机会,上来先是乌丸刀挥出,同时另一只手直接从罗盘空间里拿出了那个机关箱,把里面的虎头快枪折叠展开后取出,毫不犹豫对着殷薄就是一枪。


    “砰!”响声大作,外面街市的人都被惊了一下,不由议论纷纷中,围了过来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见到小小的房间中两个人在打斗,当下一半人吓得掉头就跑,另一半还算清醒,立刻跑着去报官。


    这也是为什么邱少鹄一上来就着急用了快枪,就此耽搁下去外面的人迟早会发现里面的动静,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拿下对方。


    这一下开枪突如其来,邱少鹄本以为怎么也是十拿九稳。但殷薄的周身,一圈圈黑烟再次鼓荡而出,这次不是要再用障眼法,黑烟弥漫之下,原本不可见的空气中轻微的颤动,此时纷纷历历在目。


    快枪之所以厉害,一来在于枪头内还藏着弹丸的突然性,而来就是弹丸本身速度来无影去无踪的隐蔽。但邱少鹄现在可还弄不到军械弹丸,一直以来都是用铁粒代替,威力自然小了一些,速度也更慢。黑雾笼罩之中,弹丸的轨迹也清晰可见,原本的隐蔽就大打折扣。


    殷薄因此一面从容不迫地躲过了这一枪,如果这一下能直接打中对方,基本就宣告终结。但这次邱少鹄先用快枪却失手,下一发弹丸短时间内又无法填充,等于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先机。


    要是直接用烈雷珠,或许邱少鹄能直接摆平对方,但这里到底还是神工门的所在,他还是有些投鼠忌器。


    殷薄出手却肆无忌惮得多,眼看邱少鹄再次追来,他忽然将手伸到了一边,不知拉动了什么东西。


    “哗啦啦——”一整张帷幕一样的东西,横亘在二人之间,挡在了邱少鹄眼前。这是一整块机关窗,可凭借拉线自动升降,是京城内的大户、尤其是富家小姐的闺房最喜欢的物件之一。


    此番这个东西挡在了邱少鹄面前,终究是将他阻碍了一下。邱少鹄当下一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刀将其劈开了两半。


    一个黑影,呼啸着冲到了邱少鹄面前,趁此机会一把咬住了他的胳膊,在不断吸取着他的精气。这是殷薄所驱使的一个溺伥之一,如邱少鹄所想,到了岸上它的威力果然减弱了许多,以至于殷薄还要先用别的东西给自己打掩护,再突然放出来偷袭邱少鹄。


    那溺死鬼明明咬到了邱少鹄,但紧跟着就像是晕头转向般,在原地打转,分不清方向。邱少鹄直接用“捉刀代笔”的轸宿权能,不断调转对方的自身的方向。


    同时又见到殷薄连续放出了另外几个溺伥,直接将他包围在中间,显得极为难缠。


    邱少鹄正在思索对策,眼前忽然见到了摆在旁边桌子上的另一件事物。当下一刀砍出,亢宿“雷霆震怒”的权能如天上刑罚,震慑得四方不敢作祟。然而这些溺伥在殷薄的驱使下,仅仅是稍作迟疑,就再度朝着邱少鹄合围过来。


    但邱少鹄那一招却不仅仅是一招,雷光打出的火花,在经过不远处桌子上的时候,点燃了一个蜡烛,蜡烛幽香的气味,犹如梵音静喃,令人灵台空明。


    这类“明王烛”最初被用作佛寺的诵经早课中以此来给佛门弟子清明思想,慢慢流传到寺庙之外,也被各类平民或者大户买来用以清净身心。


    神工门的这支显然也是特别定做的,不仅尺寸比寻常的大上许多,而且效用更强。这类清心静神、培元固本的东西,对于邪灵往往都是大害,那些溺伥鬼闻到了这类气味,此时纷纷僵在了原地,似乎还在微微颤抖着。


    当此时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邱少鹄直接脱离了溺伥的包围,再次朝着殷薄冲了过去,同时刀光划出,“家徒四壁”的张宿权能用出,殷薄只觉得自己被孤立在层层天地之中,眼前只有越来越近的那道刀光。


    但他的修为终究要比邱少鹄深厚许多,硬是靠着深厚的功力,硬是挣脱了邱少鹄的束缚。殷薄的手掌变为血红色,居然直接抓住了邱少鹄的刀。


    鲜血四溅,对方的血溅到了自己脸上,邱少鹄只感觉自己全身热血沸腾,血流丝毫不受控制,气血逆行,似乎全身的血液就要涌出,让自己爆体而亡。


    邱少鹄不得已放开了刀柄,乌丸刀直接被殷薄夺过。殷薄反持短刀,又朝着邱少鹄飞快扔过来。


    “嗤——”刀刃入体,邱少鹄身上沾满了血迹,直接倒下。殷薄也没想到自己能一击得手,庆幸之余,直接冲上前,想要最后结果邱少鹄。


    突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咆哮,吼叫之中,带着无上的威严,诉说着一种肃杀的不容侵犯。


    这种震慑的感觉,对于殷薄正好是克星,他在惊恐中竟然看到,那两个石狮子,本来是死物的它们,突然吼叫了出来。


    然后本来重伤的邱少鹄,此时手持雁翅大刀,再次杀到了他的眼前。一切形势转变之突兀,让人目不暇接。


    这都是邱少鹄算计好的,方才殷薄对着那面透光镜的背面,他从镜子背面看不到自己被挡住的动作,自己在正面却能看到他一清二楚。于是邱少鹄一边用“百代文宗”角宿的权能迷惑了对方,同时暗中启动了旁边石狮子的另一个机关。


    邱少鹄早就发现,这个石狮子既然眼睛能动,嘴巴同样能动、能发声。大户用来镇邪的狮子,既然是神工门打造的,必然能用啸声震慑宵小。


    刹那间的转折,让殷薄一下子从生地逼入绝境。


    “聆圣,圣音倾听!”在此时绝境中,殷薄忽然大吼出了这句意义不明的话。


    随后异变突生,钟声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