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玄幻魔法 > 圣域鸿儒 > 卷二:故去远人行 一百五十三:巧妙找寻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圉牧场的大门前,两个直接看门的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这个时候,本身就比较清闲。羊是秋天最为肥美,春季刚刚过冬最为瘦小,肉质也最为干柴。所以一般此时,也不会有贼来关顾,对他们守门的来说,就犯不上特意警戒着什么,后院中的那些羊都可以高枕无忧。


    两个人正说的起劲,冷不防眼前一花,一个东西从眼前一闪而过。等到看清楚了,发现是一只小黑狗时,守卫有些发怒。


    “去去,别在这里闲逛,赶紧滚!”一个看门的要驱赶小狗离开。毕竟这个时候虽然偷羊的贼基本没有,但惦记着羊的可不止有人。野狗、黄鼠狼、毒蛇之类的在外面游荡,对里面的羊群始终也都是威胁。所以他们都被叮嘱,禁止任何其他的野兽靠近,哪怕是一只猫也不允许。


    谁知这只黑狗非但没有被赶走,反而和他们愈发热络起来,小黑狗直接扑在了一个守卫的身上,不断地摇尾巴表达着亲热。


    “喂,王伍,你居然敢违反规定,把狗带来!”另一个守卫怒不可遏。


    “谁说这是我的狗?”被叫做王伍的看门的惊愕不已。


    “不是你的狗为什么和你这么亲热!哎呦……”


    另一个看门的说话间,这只小狗已经扑倒了他的身上,狠狠地咬了他一下。气得他暴跳如雷,立刻就要抓住这只该死的狗。但追了很久,小狗在地上跑来跑去,走位灵活,急的他不论怎么追,也追不上。


    “都是因为你!因为你养的这该死的狗!”最后,他暴怒之下,直接迁怒到自己的同伴身上,上去一拳就打在了对方脸上。同伴吃痛,愤怒之下也不甘示弱,一拳回击,二人就这么扭打在一起。


    “怎么了,为什么要打架?”门里面、还有旁边的一些守卫,纷纷被这里的纷争吸引了过来,试图调解二人的矛盾。


    就这么一耽搁,其他地方的守卫就相当于松懈了。邱少鹄鬼鬼祟祟,趁着他们不注意,直接就从一个偏门溜到了围墙里面,完满潜入。


    有时候做这些事,就是这么简单。只需要点小手段,就能声东击西。


    “你是轻松,但我却要负责把他们引开。”雨瞳这时候也摆脱了那些人,偷偷从墙下一个地方挖洞钻了进来。“如果没有你,我直接进来,不费吹灰之力。”


    雨瞳一边说着,就直接往前走。


    “还没过河就打算拆桥吗?”邱少鹄吐槽了一下,忽然间感觉到了什么,七杀星宿的权能,对于颤动的敏感,直接给他提了一个醒。


    “小心!”邱少鹄眼看雨瞳还没有知觉地直接往前闯,一下子冲了过去。


    “咣当!”从上面掉下来一个笼子,正巧落在了雨瞳原本所在的位置,差点就把她关在了下面。


    如果不是邱少鹄正好伸手,捏着她的后脖子,把她像一个玩偶般拎了起来。


    “放手!”雨瞳感觉被冒犯到。


    “安静,别吵,我们可能已经被发现了!”邱少鹄提醒,看着眼前的笼子,道:“看这个大小,不像是专门的陷阱,而就是抓老鼠、野狗之类的,倒是给你设计的。”


    的确,正常思路,谁也不会指望眼前这个小巧的笼子,能起到什么机关陷阱的作用。看来是有外面的守卫,这里的主人对于内部的警戒就松懈了一些,自以为高枕无忧。而眼前附近堆着许多杂货,乱七八糟的箱子,倒是极容易遭老鼠,难怪会布置下这种捕鼠笼子般的东西。


    正在此时,他们听到了一阵脚步,有人在往这边过来。


    “自己找个地方藏起来,快!”


    邱少鹄顺手一扔,将雨瞳小巧的身体扔到了杂物后,跌落在杂物里,被一顶草帽翻过来将她直接倒扣在下面。邱少鹄自己则藏在了一个箱子后,警惕地盯着声音发出的方向。


    一个人正在不紧不慢地往这边过来,看着神情极为放松。他的衣服短小贴身,正是适合干活的打扮,而且衣服上还沾着许多草料,显然是一个负责喂羊的人刚刚干完活。


    对方也知道这附近机关偶尔会抓到一些野兽,刚刚听到了声音,也只以为是机关又抓到了一个老鼠,所以也没什么防备。


    在他不经意间,却没看到脚下多出了一根绳子,直接将他绊倒在地。对方正要挣扎,白色的细丝却越缠越紧,将他整个人都裹住,如同一个粽子一般,让他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就这么直接晕了过去。


    “好了,解决了,走吧。”邱少鹄说着,握住丝线的另一端,将其从晕倒的对方身上又收了回来。这是他这几天特意炼制的“云罗丝”,也是按照无忘岛典籍所炼制的法器,不仅能随心所欲地缠住自己想让它捆住的人,还能有许多其他的作用。


    既然猜到找人的几天难免要潜入什么地方,邱少鹄也是早有准备,毕竟和赤雷珠、巽风镖这些相比,云罗丝动静更小,也是更适合这种用处。


    “前面有很多人,还有一大群羊在平地上,再往前左边人多、右边人少,我们去哪里?”雨瞳这时候从藏身处出来,嗅了嗅空气,知道了整个牧场中大概的情况。


    “自然去右边,他们既然在这里面也藏了什么东西,肯定也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毕竟这里多数人只是养羊的,其他的基本一无所知。”


    邱少鹄认准了方向,首先看雨瞳在前面带路,自己则在后面跟上。


    毕竟现在小雨蒙蒙,但还是白天,他整个人太过显眼,远不如雨瞳擅长隐藏。如果没什么掩护,倒是极容易暴露。


    从小路走出,靠近一片平原,听得耳旁“咩咩”声接连不停,草场上,触目可及的都是羊群的身影。连绵不断的纯白如云朵般汇聚、慢慢移动,从这边走到那边,在地上优哉游哉地吃草。偶尔抬起头,看着周遭的事物,即便见到了邱少鹄的靠近,羊群也没有太多的奇怪,依旧淡定地继续吃草。


    眼看雨瞳的身影,直接窜入到羊群中,彻底被白色掩盖。


    邱少鹄也蹲下身子,小心翼翼挪动到羊群之中,用它们的身体作为掩护,向前继续移动。


    这也是为什么他要从羊群中穿过去,整片草场,毫无遮蔽,四下里的牧羊倌却不少,倘若不用这些羊作为掩护,光天化日下,他就会被直接发现。


    “咩?”邱少鹄几乎是在羊群中匍匐前行,众多山羊也对多出了这么个不速之客而感觉古怪。不小心他还压在了地上的一两颗草上,耽误了羊的用餐,这些羊还不满地用头撞他、用犄角拱他,想要把这个影响它们的人赶走。


    邱少鹄真是哭笑不得,心想在荒野中即便是狼群他都照杀不误,眼下真是虎落平阳,被这一群羊用犄角撞、用蹄子踩,哪里经历过这么惨的事。


    由此也不由得暗自感慨,可惜自己那狼皮大氅虽然刀枪不入,但却不能隐身,要不然何必这么麻烦。


    正在这时,邱少鹄把为了躲避羊的践踏,不断用手护着头。把头一歪,他看到了旁边的马厩。


    草场养羊的旁边就是养马的地方,方便一起饲喂草料,倒是习以为常。


    那些马一眼就能看出来,有些是农家的驽马,只能干农活、没法骑乘,但走私而来的一些良马也混在其中,显然是用来避人耳目。像是邱少鹄之前看到从外面牵来的那匹大青马也在其中。


    偏偏那些马的站位十分奇怪,马厩中并没有并排挨在一起,好几匹马中间空了一大片的空当,像是那里根本无法立足。


    邱少鹄留了心,悄悄在地上趴着,侧面一滚,即在所有人注意到之前到了马厩旁边,趁着没人在意,很快潜入到马厩之中,到了那片空荡前面。


    “怎么了?”雨瞳在另一边注意到了他的动作,也跟着过来。


    虽然因为马厩里的骏马一般脾气很暴躁,雨瞳差点被一匹高头大马尥蹶子踹飞,还是避开了对方,到了邱少鹄面前。


    地上铺着一大块布,邱少鹄将布整个掀开,一个地窖的入口,就出现在这里。


    看来马厩才是用来避人耳目的,在这下面,还藏着别的一些什么。


    “这里面应该藏着些重要的东西,我居然一点气味也闻不到。”雨瞳道:“很奇怪,里面的密封做的极好,就像是怕有人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一样。”


    “藏得越深,越说明里面有猫腻。”邱少鹄道:“下去看看。”


    此时牧场里其他人都在各自忙着眼前的事情,还真没注意他这里的一点小动作。


    轻轻从地窖的入口跳入,映入眼帘的,是各类奇怪的麻袋、木桶。在下面堆得满满的,像是正常的储备一样。


    然而邱少鹄将一个个袋子打开,才发现里面装着的是其他的麻袋,完全是用来撑起口袋掩人耳目的。木桶也完全是空的,里面没有任何东西。


    对方怕这里被发现,还真是大费心思,即便被人找到,也很容易当成一般的地窖一带而过。


    但越是这样,越说明了这里肯定藏着其他的东西,不想被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