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玄幻魔法 > 圣域鸿儒 > 卷二:故去远人行 一百六十五:无鬼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那是赤色的融天,带着焚烬的气息,空气也全都烧灼,要将空间也全都融化。如地狱的使者,踏着毁灭的脚步,将一切染成了虚无的色彩,转瞬之间,一切有形的,尽数灰飞烟灭。


    此刻除了血液,再也没有比这,更为耀眼的红色!


    邱少鹄眼看着那一团团血肉,在烈焰之中蒸腾为青烟,其中不知夹杂了多少怨魂的哀嚎与惨叫,一瞬之间,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仿佛真正的无间地狱,也都不过如此。


    即便这场大火是由自己亲手引燃、引火的火药是自己亲手配制,眼前的一切,还是太过超出他的想象。


    这还仅仅是一点火药,要知道现在无论昭、定二国,军队之中皆有为数不少的火器,甚至定国神威府专门以火药闻名于天下。在伏尸上万的战争中,那就会是成千上万的火药,倾泻到敌人身上,将一切尽数化为焦土。如此场景,恐怕才是真的修罗战场。


    「这火,却是有几分神圣的意味。」


    卫朔的声音,忽然传来,邱少鹄看到,申心芙搀着他,朝着这边已经尽量快的走了过来——如果再想更快,就要黑皮少女背着他跑过来了。


    「你们?」在邱少鹄的认知中,他们应该还在药行看药才对。


    「一些变故,结果发现,我们就在附近。」卫朔将刚刚的经历简短说了一番,最后道:「都在附近,看来此间的事情,也都密切相关啊。」


    「你刚刚说,这火「神圣」。」邱少鹄倒是更在意他刚才说过的话,「我原以为医生悬壶济世,当有好生之德,理应对这等焚灭一切的祸事并无好感。」


    「若能驱邪,自然扶正。医生救人,也不外乎如此。我看此处本来污秽甚重,看来想必就是你刚刚所对付的那个怪物所至。眼下将其烧得干干净净,污秽驱除,剩下的岂不就是神圣?」


    卫朔微笑道。


    「这里怎么了?」二人交谈时,眼见一个少女,身着简装,怀抱一只小黑狗,朝着这边飞驰而来。看着眼前的烈焰,少女又沉默不语。


    「雨瞳?」邱少鹄的注意力一开始放在了她怀中的小狗身上,不过片刻后又感觉不对,将注意看向那个少女,有些疑惑说:「你……才是雨瞳?」


    「都是!」雨瞳听邱少鹄这么说,有些气鼓鼓,「你也是个修行者,元神没见过?」


    「我可不算正统修士,不仅没加入过宗门、没行过拜师礼,连仙门正法也没学过。」邱少鹄这般说着,心里也忍不住揶揄了一下怜墨,心说倘若她知道自己的想法,可也别埋怨自己。毕竟当初不入弟子、不为师徒都是她说的。


    「切。」对邱少鹄的话,雨瞳自然不信的,但也没有深究。


    「不过没想到,你还真的是「雨瞳」。」邱少鹄看着她元神之上,眉间的那个雨滴痕迹,感觉也有些新奇。


    他也知道,那个痕迹也未必有什么实际意义,元神如同人之第二身,一般人身上,都会有一些痣、或者胎记等痕迹,也都没有特定的意义,元神自然也不会免俗。


    「哦,想不到雨瞳这个样子,居然就是元神。」卫朔倒是更感兴趣,对着雨瞳现在的模样上下扫视,啧啧称奇道:「我行医多年,倒还真没机会看一看元神到底是什么样、和一般人体相比,是否也有奇经八脉、五脏六腑,气息运转又和人体有什么异同?雨瞳小姐要是有时间,能否和我回一次医馆,为我答疑解惑?」


    「我可没那个时间,你还是算了吧。」听到卫朔这种请求,雨瞳只能翻个白眼。


    申心芙见状有些恼怒,但卫朔也只是笑笑,并不放在心上。


    「你刚刚去哪了?」此时火焰渐渐熄灭,邱少鹄忽然想起了这件事,问向雨瞳。


    「见


    到了操纵我同族的那个真池教的混蛋,把他收拾了。」雨瞳无所谓般的话,让邱少鹄的心却骤然一紧,他直接转向了对方,飞快询问,「你直接看到了真池教的人?他现在在哪?」


    毕竟卫朔刚刚所说,也只是见到了一些古怪的影子,就算猜测还是真池教在搞鬼,也没有见到幕后黑手。


    但眼下雨瞳既然说了她确实见过真池教的人,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自然见到了。」看到邱少鹄的这个反应,意外的反而是雨瞳,她将自己刚刚的经历大概说了一下,最后道:「我已经杀了他了,算是给我的同族报仇了,你也不用担心了。」


    「你居然直接把他给杀了。」不仅邱少鹄扶额,连卫朔也露出了些许无奈的表情。


    「是啊,怎么了?」雨瞳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


    邱少鹄此时只能苦笑应对,还能再说什么,或者顶多感慨一句,妖的脑回路和人就是不一样。


    「邱兄,应该是想留个活口,借对方问明白,真池教到底还有什么打算,却没想到,雨瞳姑娘直接斩草除根了。」卫朔替邱少鹄,把他想说的说了出来。


    「这……」雨瞳才明白,自己似乎做了一件蠢事。


    「没事,没事。」邱少鹄还能说什么,只能指望稍后再用星图看一看,还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了。


    火势熄灭,那些血肉球都化为烟尘,随着风的摇摆,彻底散尽。


    四下里断壁残垣,被烈焰吞噬之后,都已经残缺不全,无力支撑着自身的重量,自身开始不断垮塌。


    建筑倒塌,连带地面出现无数裂痕,随后也跟着整个地面彻底塌陷,露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穴。


    洞穴所在的位置,就在原本的那个房间的上面。


    随后,顺着这个破洞,几个人看到了里面惊人的场景。


    数量惊人的尸体,有男有女,全都赤身***,在那个地洞中,排的整整齐齐,并列站在其中。


    如同一整支蓄势待发的军队,只是带着死亡的气息,并且他们的脸上,都是那种死气沉沉的苍白。


    给了别人一种,置身于死亡国度般的,遍体寒冷。


    「也对。」从开始的惊异中,邱少鹄最先明白过来,「真池教喂养妖兽,用的都是人肉,虽然可通过屠宰场避人耳目,但这里附近,也都没有像是仓库的地方,可以藏那些尸体。想不到,原来都藏在地底下了。」


    「阳斋寒客在自己的那么多房子里,到底都放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眼前这是李异玄调查的最后一间房子,毫无疑问,还是属于当年阳斋寒客的、只是眼下早已无人居住。


    不过此时,她想到了搜查前几间房屋所见到的东西,难免也就在心中吐槽。


    第一间房屋之中,她首先看到的,是堆满半个屋子的稻草,旁边还有个水池、早已干涸,以及破碎机、纸榨、纸臼等东西,相比较住人的地方,倒是更像一个造纸坊;然后第二间房屋里,除了这些造纸的东西,还有一个个大缸,里面留下了各种五颜六色,倒像是染坊了。


    这还没完,第三间房屋里,放着的是各种的树皮;第四间就是堆满的芦苇,还有第五间、第六间……


    一路找下来,李异玄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整个来看,阳斋寒客到这边,不像是来京城安心写作的,倒是更像来研究造纸术的了。甚至到了后来,屋子里还放着兽皮、鱼皮等材料,不知道他到底又是怎么想的,似乎要把一切材料都实验完毕,才算结束。


    「所以,就是用这种方法,他才弄明白软荷绢纸的配方吗?」李异玄一边推开了眼前这最后一道门户、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等着自己,一边在心中想,「


    不知道他到底要写出什么惊世大作来,需要研究多么惊世骇俗的纸,才能承载他的文字。」


    开门的一瞬,她先是一怔,继而寒意涌上心头。


    虽然很快就恢复过来,知道不过虚惊一场,但看着眼前的景象,是个人,都会紧张三分。


    一张张人皮,风干在房梁上,随着她的进入,风从外面拂过,人皮无声随风摇摆。


    「这些尸体,死去的时间并不一致。」在下面的洞里,卫朔开始充当仵作,检查这些站立的尸体,「有三年前死去的,也有刚刚去世不久的,看样子这个洞,在这里存放很久了。」


    卫朔扒开了尸体的眼睛,看了看里面的浑浊程度,道。


    「也就是说,真池教在这里的谋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邱少鹄沉吟。


    「但为什么那么久,这些尸体还没有腐烂?」雨瞳则颇为不解。.


    卫朔笑了一下,道:「让尸身不腐,很多方法能够做到。传闻繁声寺前代高僧方丈坐化,尸身至今仍然栩栩如生,放在寺庙内供人敬仰,是为包身舍利。当然,本身若非大功德、大修为之人,想要维持死后不朽,也会在生前主动服毒,以此麻痹全身,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当然,这种效果,也仅限于外表,像是瞳孔,永远是死去的时间越长越浑浊,所以才能判断死亡的时间,却是无法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