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武侠修真 >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 > 57.狭路相逢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叮!你跳订得太多被防盗防住了哦, v章比例为50%


    到处是一片牡丹冷香。


    “花魁起舞——”


    随一声清幽琵琶附音, 抖如银瓶乍破。


    女人缓缓仰起如鹅长颈, 眉眼哀艳怜悯, 自宽阔的广袖和淅淅花雨中扬起了一只手, 指拈兰花。


    底下的呼吸声都静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条线条优美的手臂上, 雪白幼嫩,引人遐思万千。


    步月龄听到底下有人神颠意倒。


    “我活了百来岁,参加了八届花神祭,都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


    “谁说凡人女人不够美, 这样的绝色,纵是修仙道上也少见得很,我若是得了她,一定要用仙草将她的千娇百媚贮藏起来, 日日观赏琢磨!”


    “这你便少见多怪了,这女人是美, 到底是个千人枕的, 要真娶进来只会脏了你我的身份罢。”


    步月龄蹙眉, 他虽自己也的确看不上这些皮肉生意的女子,但也知多半是生活所迫, 绝不会也这么污言秽语大言不惭。


    他回首看相易,小声道, “她到底是不是什么劳什子的云间绝色姬?”


    相易却没说话, 他伸出手摸着下巴, 夜风微微吹散他的衣摆,他一沉默,那张青面獠牙上便看不出一点声响来。


    颇有些不动声色的高人迹象。


    ……高得步月龄想打人。


    还没等他说话,底下的女人却动了。


    如一尾叶间鱼,似一只雾中鹤,随着琵琶声快拨如珠,她的手掌在空中连连而下,雪白长腿如花瓣扫开,与绷直的脚尖拉出一段夜色波澜。


    旁人声音又兀然一窒,这女人不仅美得过分,还无一处不撩人。


    白色广袖急掀起一阵云海,女人摇曳过云海,清风浮定,露一角眼尾艳红便已是绝色。


    步月龄望着她的身影,只觉得目不暇接,心跳一路加快,他转过脸不看才好些,别的不说,这女人的的确确持有媚术,他自恃一个女人再美,也不会让他如此失态。


    他听到旁边那卡着话不说的王八蛋轻笑了一声,“还挺有定力啊,你看看下面那些人,早就痴得走火入魔了。”


    步月龄的酒被这女人的舞点燃了,有些口干舌燥,神智却还清朗,“那是他们少见多怪。”


    相易看他,“那你说,你讲过最美的女人是谁?”


    步月龄一愣,有些迟疑道,“自然是我母亲。”


    相易,“……哦。”


    他原本还想逗逗他,兀然想起主角的母亲……还真他妈是个大美人来着。


    相易又道,“除了你母亲呢,天榜美人卷上,你最想看谁的样子?”


    步月龄道,“那自然是相折棠。”


    “全天下怕是没人不想见他,绝色三千,怎么偏偏让一个男人登上了榜首?”


    他说到一半,抬起眼皮盯着他,“你不会又要跟我说,你就是相折棠了吧?”


    相易道,“哦,你管我,我就说。”


    步月龄道,“我——”


    底下忽然一阵沸腾,步月龄望去,见那个女人朝这边的楼顶清妩一笑。


    这一笑不知为何,笑得他背脊都抖了起来,渗人得要命。


    “春楼——花魁娘子今夜点了春楼!”


    相易拍了拍袖子,“来了!”


    步月龄道,“怎么办?”


    相易道,“跑!”


    步月龄,“?”


    但见青衣一动,踏足点檐——


    这王八蛋竟然真的撒腿就跑!


    喂要跑为什么不早点跑啊刚才为什么非要装那种高人定力和气魄啊!


    相易刚点着屋檐走了几丈,又折了回来,把他也捎上了,“你要是被她捉去了我也得完,跟着我!”


    向来以“无论如何都要优雅为先”的精致少年步某忍不住炸了毛,“……你别扛着我!”


    相易有些为难地顿了顿,“好吧。”


    他的力气到底是比他大,步月龄只觉得自己被翻了一圈,再看得清的时候发现他竟然被打横抱上了。


    ……更糟糕了好不好!


    相易刚踏出春楼的屋檐,一道白光袭来,竟然是一道白练挡住了他的去路。


    步月龄艰难地往下望去,见楼下的女人用兰花似的手指攥紧了白练的另一头,眉飞入鬓,斜眼似冰。


    底下哗然一片,谁也没看见那绝世的花魁是从哪里变出的这条白练。


    众人的情绪被点燃得更高了。


    “这白练不是凡器!”


    “春江花月夜到底是大手笔,这条白练应当是什么宝器吧?”


    “拿宝器来助兴,了不得!”


    助兴?


    她嘴角弯起,眼眸却垂了下来,她的声音似初沾露水的牡丹,透着冷丝丝的媚,“这位公子,是妾身的舞姿,不够动人吗?”


    这一声将所有人的目光又都凝到了这边……


    那戴着面具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怀里怎么还抱了一个?


    俩、俩男的?


    相易叹了口气,从容道,“娘子舞得很美丽,可惜在下实在有要事在身,告辞。”


    “那可不行哦。”


    云间绝色姬冷笑一声,身影一翻,赤足点上白练飞来,似月下飞天仙!


    下面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依然在大放厥词。


    “咦,春江花月夜果然厉害,这花魁娘子好似还会些法术,应当是定了灵心的。”


    “……这,好像勉强可以娶娶了。”


    相易怀里抱了步月龄,见她飞来,一路又后退了回去。


    步月龄捂住自己的脸,“放我下来……”


    相易道,“别吵吵,这女人是真能要人命的。”


    云间绝色姬手中红光一闪,见是一柄赤色长剑。


    “喂,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相易一边跑一边回头怼她,“我见过的女人,就数你最虚荣,纵然是暗个杀,也非要众星拱月,这样呢,真的很不好。”


    云间绝色姬赤足踏上尖檐,似一朵轻云,“哦?”


    她一剑追来,白裙广袖如白色牡丹散开——


    步月龄只觉得眼前红光数点,余光处的景色目不暇接,这两人动作太快,他根本看不清楚。


    底下吹笛弹琵琶的小姑娘们都愣住了,傻愣愣地抬头眯着眼睛瞅。


    这和原先说好的不对啊,花、花魁怎么跳着跳着飞起来了?


    云间绝色姬见他只跑不还手,滑溜得跟条泥鳅一样,有些不耐烦,“你跑什么?”


    相易震惊地瞥了她一眼,“大姐,讲点道理吧,你来杀我还不准让我跑了?”


    云间绝色姬脸色一冷,“谁是你大姐!”


    相易道,“好好好,小妹妹,云妹妹,有话好好说,干嘛要动手?”


    步月龄,“……”这仙道巅峰打架原来也都是这么扯嘴皮子的?


    他俩一路从春楼飞到了月楼,底下不知情地还在欢呼雀跃。


    “方才那一剑的剑气,厉害啊!”


    “一个妓/女能厉害到哪儿去,顶多是个地灵境的——”


    “可我看都看不清……”


    旁边终于有个识货的看不下去了,“不会说就别丢人现眼了,我苏赭喜今年方方踏入天灵境三层,见这二位方才的身法,已令我望尘莫及!”


    春江花月夜的老鸨捂着自己的嘴,傻愣愣地看着自己千金请来的宝贝儿飞上了天。


    被吵醒了的青衣少年探出一个头,摇了摇头。


    云间绝色姬心中不耐烦,见这人滑来滑去,偏是碰不到一角衣袂,手中剑气一扬,长风浩荡斩去了月楼一角!


    这一出戏也是来得突然,春江花月夜楼里皆是个仰仗祖辈的纨绔,呆愣愣地看着头顶上一片凉飕飕的夜空,已经惊得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这、这是祖宗辈的神仙在打架吧?


    众纨绔面面相觑,包在一团。


    我、我们就是想来嫖个娼啊……?


    但闻到一阵幽香牡丹,步月龄耳根一红,“你——”


    相易低头看他,莫名其妙,“啊?”


    持剑的绝色仙姬莞尔一笑,“如果连我都不喜欢,那怕是不喜欢女人了吧,那我送你们一程——”


    这一说完,牡丹香雾袭来,相易也觉得浑身燥热起来,低头倒抽一口气,“女人怎么都这么毒?”


    云中绝色姬从鹿翡城中的春江花月夜追到了鹿翡城外的花林,愣是跟丢了。


    她左右转了一圈,夜色浩瀚,树影婆娑,有些气急败坏,“你跑得掉我又如何,谢阆风和虚繇子那俩人怕你怕得很,求着我来开个先道,等过几日枭也来了,你还能跑得到哪里去?”


    相易捂着步月龄的嘴,苦笑一声,“哎,你不就是想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戴个面具吗?”


    步月龄张大眼睛。


    一片黑暗中,他听到这人叹了口气,温温热热吐在他的颈边,潮润润的。


    “因为为师树敌如林,世人皆欲杀。”


    绝色剑姬挽起一剑赤光,恨得咬牙切齿。


    “出来,相折棠——”


    鹿游原怀里还揽着鹿幼薇,方才那一句他也实实在在地听到了,心中惊疑丛生,一双眼珠子上下剔着这青衣男人的面具,心思捉摸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