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武侠修真 > 炼气五千年 > 第五千八百一十四章 最终审判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老方,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可能很难接受。”林霸天看到方羽的神色变化,开口说道,“但是……”


    “你继续说。”方羽抬起眼,打断了林霸天的话,“我师父……还说了什么?”


    “他说……他很早之前就做了背叛人族的事情,已被困了很长的时间。”林霸天说道,“他告诉我,那枚铜币……只是这么交给我,是没有用的。”


    “激活那枚铜币,需要付出代价……”


    说到这里,林霸天再次停下。


    “什么代价?”方羽追问道。


    林霸天侧过头去,说道:“……老方,真没必要再问下去了,你应该能想到是什么代价。”


    方羽内心在颤动。


    “代价是……他要接受最终的审判。”


    这时,一直沉默的冷寻双开口了。


    “需要以道天前辈的死,来激活那枚铜币。”


    听到这句话,方羽怔住了。


    他的心,也跟着沉入谷底。


    铜币的激活,需要以师父的性命为代价!


    而他已经通过那枚铜币回到了沧辰所在的时代!


    这意味着……道天已经付出了代价。


    “为何……”方羽低下头,语气低沉。


    “道天前辈把铜币交给我,让我帮助他,让他解脱,让他能够再也不受折磨……”林霸天看着方羽,说道,“他说,他作为叛徒是必须得死的,这是他的归宿,就算我们不要那枚铜币,他也会死,可若他被那般处死,铜币内的秘密也就再也无法让你知道了……”


    “可是,我无法亲自去见道天前辈,更没有办法对他出手,我只能……”


    方羽低着头,没有说话。


    冷寻双走到了方羽的身前。


    “我拿到铜币后,前往御清仙域,见到了前辈。”冷寻双美眸闪动,说道,“我认不出他,他的苍老,与我记忆中完全不同。”


    这一刻,冷寻双回想起了当时在御清仙域时的情景。


    “原本对我的最终审判,该由小羽到场目睹,从而得到那枚铜币……这是原本的安排。让我这个叛徒死在自己的弟子面前,是对我的最大惩罚。但在我看来,这更是对小羽的惩罚。


    “小羽背负的已经太多太多了,我不想让他背负更多。”


    牢笼中苍老不堪的道天,用浑浊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冷寻双。


    “万幸,小羽身边还有你们这样的好友,能够给他带来真正的帮助……很感谢你们,感谢你们能代替小羽前来。”


    “你手中的铜币内……藏着关于人族古域的秘密,但是使用它,就要背负更多的因果反噬。”


    “一方面,我不希望小羽使用它,可另一方面,希望又只存在于铜币之中。我无法做出决断,所以,我只能把选择权交给你,由你来决断,是否要把铜币交给小羽,我想……你一定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这番话,一直缠绕在冷寻双的心头。


    在道天说完那番话后,牢笼突然就崩碎了。


    “我见到前辈后,前辈……”冷寻双看着方羽,继续往下说。


    “不用再说下去了。”


    方羽低着头,摇头道。


    他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个场面,即便是想象……都会让他感到窒息。


    “是谁把他困在那里的?”方羽突然又问道,“是谁给他定下的背叛之罪?”


    林霸天看了一眼冷寻双。


    “我们不知道。”林霸天答道,“道天前辈的言语之间,只透露出那是不可反抗的力量……但没有提及是谁将他困住。”


    方羽不再说话,缓缓坐在地面上。


    空荡荡的石殿内,变得更加安静。


    冷寻双轻轻蹲下身,看着方羽。


    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伸出一只手,轻抚方羽的脸颊。


    “羽,你对我有怨恨,我也可以接受。”冷寻双轻声道。


    “给我时间,让我好好想一想。”方羽低着头,沉声道。


    “好。”冷寻双站起身来。


    她看了一眼林霸天。


    二者一同消失在石殿内。


    方羽坐在地面上。


    师父死了。


    这个消息,一开始让他产生了极大的悲伤与愤怒。


    而后,在听了林霸天和冷寻双的话后,这种悲愤却迅速加剧,最终化为了疲惫。


    为何会这样?


    道天为何会背叛人族?


    又是谁把他困在牢笼中?


    道天说自己早就背叛了人族,指的是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情?


    方羽的思绪很混乱。


    他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走到今天,到底是为了什么。


    ……


    石殿之外,一处秘境当中。


    “你怎么就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了呢?这怎么也不能说啊。”林霸天来回踱步,语气有些焦急,“说出来了,我们要怎么面对老方,老方又要怎么面对我们?”


    “我了解他,刚才那种情况下,若我们继续隐瞒下去……他一定会更加难受。”冷寻双微微低着头,说道,“在他的心中,我们两个是唯有的值得信任的同伴……若连我们对他都还有诸多隐瞒,还有谁是能够信任的。”


    听到这话,林霸天似乎也怔住了。


    “唉……你这么说也对。”林霸天重重地叹了口气,咬牙切齿地说道,“到底是谁安排了这一切!?完全是在针对老方!真该死啊!”


    “按照正常情况,找到道天前辈的会是方羽……那么,我不敢想象那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冷寻双抬起双眸,说道:“若是羽找到道天前辈,即便不出手,前辈还是会死在他的面前。”


    “同时,那枚铜币仍会被激活。”


    “为何这么说?”林霸天问道。


    “因为当时见到前辈之后,我并未出手。”冷寻双说道,“那座牢笼崩碎之后,前辈的胸膛……已被一把长剑洞穿,生机在迅速消散。”


    “我做的事情……是将那把长剑拔出,让前辈获得解脱。”


    “而铜币被激活的象征……反而是变得黯淡了。”


    “寻双,这话你刚才怎么不说啊!?”林霸天睁大眼睛,问道,“对老方和你来说,这是绝对不该隐瞒的事情啊!”


    “我没有隐瞒,但羽先前已经听不下去了。”冷寻双看着林霸天,说道,“等他冷静下来,我会跟他说清楚一切。”


    “那样就好。”林霸天长舒一口气,说道,“这样我就放松许多了,之前我真的很自责啊,让你去背负这样的责任……要不是那该死的死兆意志在阻挠,我不会把这件事交给你……”


    “我本来也该为羽分担一些。”冷寻双说道。


    “……说实话,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道天前辈为何要把那个秘密泄露出去……”林霸天摇了摇头,说道,“以我对道天前辈的了解……他绝对不是那种为了利益而不顾一切的人,否则,当年的天道门也不可能那么低调。”


    “前辈这么做……一定有苦衷。”


    “还有,老方那个问题,其实也是我的问题……到底是谁把前辈困在牢笼的?前辈是因为背叛了人族所以被困……可是,如今的人族,除了老方以外……还有谁能去审判前辈?还有谁会在意所谓的背叛?是一些人族前辈留下的意志么?”


    “有可能。”冷寻双说道,“人族历史上出现过这么多顶尖强者,留下一道意志或是咒印来防止背叛……并非做不到。”


    林霸天转过身,走了几步。


    “现在还有个问题,按老方的说法,一枚铜币只能用一次……而他还看到了其他两位人族前辈的石像。”林霸天停下脚步,说道,“这么看来,至少还有两枚铜币没被发现……这要上哪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