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长乐请自重,我是你姐夫 > 第七百二十章 侯爷没错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幽州东部最大的城池营州城,皇帝李二带着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奔袭而来,虽未开锋大战,却已经让人感觉到杀气扑面了。


    “先锋队伍直接去边境怀远关口,朕在营州等个人。”


    “末将牛秀领命!”


    牛进达带着一万先锋大军绕过营州,继续向东开赴。


    营州城外十里,幽州长史刘仁轨带着一众官员出城迎候。


    “微臣刘仁轨,率营州城军民恭迎陛下。”


    李二挥了挥手,让前面的护卫将军放刘仁轨过来拜见。


    看着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刘仁轨,当年还只是长安县一个小县令,派来幽州多年,经历战事的磨炼,显然已经成材。


    “不错,精干了许多。这些年在幽州辛苦了。让人在前面带路,你近前来,跟朕说说幽州的事宜。”


    刘仁轨激动的行礼:“遵旨,谢圣上栽培!”


    在营州城修整两日,押送契丹王大贺摩会的囚车到了,萧锐却没来,而是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除了皇帝李二,没人知道这位冠军侯在此次大战中的具体位置。


    玄甲军三千精锐,翟长孙带着一千人护卫皇帝;张士贵带着一千人护卫萧锐;余下一千人依旧留在长安城外萧家庄。足见皇帝对萧锐的重视。


    营州城衙门,当着皇帝的面,取下塞嘴布的契丹王大贺摩会破口大骂,“呸!卑鄙无耻的萧锐,枉我以为他是天下第一守信之人,没想到却是天下第一无耻之徒,竟然用鸿门宴骗我过去,下毒擒我。然后还让人换上我亲卫的衣服,骗开契丹城防……”


    “卑鄙、无耻……”


    ……


    这货的文化水平显然十分有限,骂人的词汇来来回回就这么几句话。


    皇帝李二却看向了押送来人的副将,“契丹状况如何?”


    副将行礼答道:“回禀陛下。一切顺利。正如这厮所说,在侯爷的妙计下,苏烈将军已经带着左武卫大军杀入了契丹,而契丹没了首领,一盘散沙,根本没什么有效抵抗……”


    “不可能!我契丹有精锐十万,即便是本王不在,你们也不可能轻易击败……”大贺摩会大声辩解道。


    副将冷笑嘲讽道:“十万?还精锐?呸!你是指那些只有粗制滥造的武器,没有铠甲,甚至连完整的衣衫都凑不齐的散兵?”


    “确实有十万,不过在我大唐军威之下,他们只能算杂鱼,待宰的羔羊罢了。如果他们全都骑马溃逃,我们追击屠杀可能没那么容易。”


    “但巧了,这帮人跟你一样自大,认为人多就能赢,非要跟我们左武卫大军碰一下。呵呵,十万大军,被屠七万,然后才想起溃逃……可惜啊,悔之晚矣。最后只有区区百骑带伤远遁。”


    这怎么可能?你们……


    “没什么不可能的。在侯爷眼中,你契丹不过是帮我们大唐圈养牛马猪羊的马夫罢了,给你们一口吃的,送你们点衣服粮食,让你们活的像个人样子,已经是我大唐善良了。可你们倒好,区区马夫竟然敢以奴背主?取死之道!”


    “想知道屠了你们十万‘精锐’,我左武卫的伤亡是多少吗?”


    这位副将连嘲讽带呵斥的说道:“我们折损不到千人!”


    这不可能……


    大贺摩会完全不信,大唐兵马是强,从武器到衣甲,都是当世顶尖。可契丹虽然穷,但都是冷兵器,我们又不是十万头猪,那是十万手持武器的轻骑兵啊……


    可他却不知道,左武卫编制两万多,是大唐第一流的精锐。皇帝爱护萧锐,又从别处凑来两万精锐,统一归萧锐和苏定方带领,专门平乱契丹三族。


    四万带甲之士,最次的都是皮甲,更别提铠甲、纸甲等更高级的东西,简直是武装到牙齿了。


    跟契丹人面对面对砍,不动手,就让对方砍,对方都未必能破防。更别提大唐兵马手上的强弓、宝刀、短枪、圆盾、战马……说句虎入羊群都不为过。


    这时有人开口问道:“陛下,侯爷打败契丹可喜可贺,但他们只有区区几万人,这俘虏该怎么办?”


    俘虏?


    副将不解道:“我们没有俘虏啊……”


    嗯?没有俘虏?不可能啊。你刚不是说,十万契丹精锐被杀了七万吗?


    “侯爷给北路先锋军的命令是——不要俘虏!就食于敌!”


    什么???


    这……


    大贺摩会气到吐血,“萧锐、萧锐……”


    李二冷哼一声:“来人,拖下去,别让人死了,来日带去高句丽辽东城外,做首战祭旗!”


    拖走了大贺摩会,在场就剩下大唐的将领和随军谋士了。


    “陛下,杀俘不祥,侯爷这样……”


    这时,那报信的副将再次开口了,“杀俘?我们没有杀俘呀!对方压根就没有投降。他们打不过要跑,但被我们合围捕杀,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投降。不得不说,这帮契丹蛮子还是挺硬气的,我们折损的千余弟兄,许多都是最后围杀之时,被以命换命的。”


    噗……这也可以?


    李二挥了挥手,“行了,事情已经清楚,你先去归队吧。”


    “是,末将告退。”


    李二这是不让他继续多嘴了,再多嘴泄露的更多,会召来更多非议。在战前,萧锐就跟他说过,此次他要灭了契丹。皇帝李二不在乎,但朝廷的非议可不简单,所以不能让人知道太多。


    这时兵部尚书侯君集站了出来,第一个支持萧锐,“陛下,末将以为,侯爷没错!”


    “契丹不过我大唐一马夫,背主之奴,不必姑息!而且侯爷一世英名,为了解决此次大战的隐患,不惜牺牲自己的声誉,设下鸿门宴……唉!传出去,侯爷的名声就没了。这仗虽然打赢了,我们却也没占到便宜。”


    “否则,契丹有大贺摩会带领死守,左武卫四万兵马,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攻破契丹三族。”


    李二点了点头,朝着谋臣一方问道:“尔等以为呢?”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说不过一群塞外蛮夷罢了,死就死了。我们不可能因为这个,跟皇帝对着干呀。


    于是大家齐声说道:“微臣腹议,侯爷没错!当为侯爷请功。”


    李二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给他记一功。攻破契丹是左武卫的功劳,那就给萧锐记个生擒契丹王的功劳吧。”


    “陛下圣明!”


    “既然祭品有了,明日开拔,大军开赴边境,朕要亲自会会那个渊盖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