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其他类型 > 让你印卡,没让你弑神 > 第512章 痛恨牌组的人是得不到回应的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少女完全没有想到,沈岁竟然会拒绝自己的提议。


    她的第一反应,是沈岁才是想要成为投降者的那一方。


    毕竟这场决斗游戏根本没有任何的通关奖励,驱动他们继续参加比赛的,就是来自死亡的威胁。只要提前投降退出,那么对面这个男人也可以摆脱这场死亡游戏了。


    但是当她看到沈岁已经兴致勃勃地开始查看初始手牌之后,少女便知道,这个家伙分明就是要将这场决斗进行到底的。


    “你这个家伙!”少女原本柔弱可怜的表情顿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疯狂的面庞。


    在自己已经明确表示投降的情况下,还如此坚持的继续进行决斗。


    对方分明就是想要杀死自己。


    她本就不愿意向人类卑躬屈膝,舰娘时期的自己就是因为太过相信的司令官才沦落到了永沉大海的下场。


    自己好不容易从深海之中爬了出来,为此她甚至不惜侵占了过来劝说自己的好姐妹的身体。


    还没有向那个家伙复仇呢,怎么能够死在这里?


    暴戾的气息在她的周身围绕。


    死亡、疯狂以及腐朽的气息。


    虽然已经退坑很久了,但是沈岁还是依稀记得,舰娘世界的反派全都来自于被深海污染的舰体。


    因为游戏中这些反派的立绘甚至比舰娘的立绘还要精美,以至于不少玩家其实是冲着深海来玩舰姬迷航的。


    然而,游戏中的深海和其他舰娘游戏中的反派还不太一样,舰姬迷航中的深海是纯粹的恶,是以保存自己的生命作为第一优先级的纯粹的来自深海的恶意。


    在游戏中,这些深海在战败的时候也是会有战败CG的,根据深海型号的不同,战败的表现也会有所不同。


    有些深海的衣服会破损地恰到好处,露出香艳的内容。


    有些深海则会借助她们幼小的天然体型,表现出楚楚可人的样子。


    如果在游戏中,这自然是一款媚宅游戏的常规操作了,这也是舰姬迷航这款游戏的玩家们游玩的动力。


    但如果是在现实中,深海的这一切行为都需要有一個合理的解释。


    沈岁看着对面的少女,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不知道,你在败北的时候,会以怎样的方式求得我的手下留情。”


    “不要得意忘形了。”少女咬牙切齿地说道,“输赢还不一定呢。”


    沈岁歪着头,支付魂点在自己的场上盖了三张法术卡:“好了,我的回合结束,该你的回合了。”


    先攻回合没有任何的展开,其实在沈岁的手上是很少发生的,除非是神仙般的卡手,不然他一般都是会在先攻回合里做出一些场子来的。


    但是考虑到里昂尼斯这套牌组并不是很完善,在不暴露爱丽丝的情况下,还找不到一张陀螺来协助牌组展开,这样的卡手倒也是情理之中。


    类似这样的先攻场,在低端局反倒是非常常见的。


    命卡决斗的牌组构筑因为绝大部分命卡的唯一性的缘故,根本就没有任何作业可以抄,因此绝大部分命卡师的牌组都是根据各自的情况进行构筑的。


    因为命卡师水平的层次不齐,卡手是非常常见的。


    甚至,在B类和C类比赛中,先攻回合的优势都因为大量命卡师的牌组构筑问题而显得没有那么明显了。


    而能够打到八阶九阶的命卡师则基本上已经解决了自己牌组的绝大部分问题,卡手现象消失之后,先攻优势就体现了出来。


    深海少女见沈岁这么快就结束了自己的回合,顿时就手忙脚乱起来。


    她表情慌张地看向自己的初始手牌,一会儿拿起这张,一会儿拿起那张。


    “看来,你确实是决斗的新手了。”沈岁笑呵呵地说道,“一般这个时候,你应该先抽卡。”


    深海少女恶狠狠地瞪了沈岁一眼:“住口!不需要你的提醒。”


    沈岁很是绅士地耸了耸肩膀。


    好在,虽然看上去手忙脚乱的,但是这位深海少女最基本的决斗操作还是有的。


    抽完卡之后,她就开始了展开。


    正如沈岁所预料的那样。


    舰娘世界虽然分为了舰娘和深海两个阵营。但是在现实世界中,绝大部分的命卡师初始的牌组其实都是舰娘这一边的。


    这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些命卡师当初抽取魂卡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正常人。那么他们在魂卡世界的投影基本上也是差不多的样子,能够把魂卡抽到全都是疯子的深海阵营去,那就说明这个命卡师在现实世界高低也能进精神病院了。


    但是,在舰姬迷航的世界中,舰娘在沉没战败之后是有一定概率成为深海的。


    游戏中曾经有一个争议极大的活动,就是利用的这一点。


    无论是哪个舰娘游戏,一般的玩家社区都不会提倡沉船这种行为。但是,也有不少玩家是真的把沉船当做一种手段的。


    而那一次活动,玩家们的敌人偏偏就是你那些沉没之后成为深海的舰娘,你在游戏中沉船的数量越多,伱在这次活动中所遇到的深海数量和强度就越高。


    以至于那段时间,沈岁和很多玩家一起在游戏论坛里吃瓜,动不动就有沉船玩家跑过来哭诉,说自己一进入活动,就有几十只满级的深海跑过来,他的舰队还没展开呢,就被全部清退了。


    而深海化这种事情,同样也会发生在命卡师的魂卡身上。


    而沈岁现在面对的对手,便是最经典的深海化之后的舰娘牌组。


    对面的少女显然是一只深海,但是她在决斗中最开始召唤出来的随从却都是清一色的标准舰娘。


    这个家伙在召唤随从的时候,脸上还时不时流露出厌恶与嫉妒的表情。


    与原生的深海不同,舰娘转换的深海对于舰娘抱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情绪。


    可能是因为皈依者狂热的缘故,这些转化深海对于舰娘以及她们的司令官的厌恶是更加深刻的。


    在看到少女脸上的厌恶之后,沈岁心中便已经知道了。


    别说这个深海使用的是一副三阶命卡师的舰娘牌组了,哪怕使用的是一套九阶命卡师构筑完整的牌组,她也已经无法获取决斗的胜利了。


    由于牌组中的命卡,很多都是命卡师自己肝出来的,命卡决斗中牌组和命卡师之间的羁绊是真的存在的。


    就好像沈岁最开始的时候那样,哪怕爱丽丝还没有晋升高位超凡者,他的牌组构筑也缺少大量的部件,但是他决斗中的表现却依旧是那么的无可挑剔。


    这就是因为他与命卡之间的羁绊,使得他往往能够在前几个回合就将爱丽丝、黄金船这些关键的命卡掌握在手中。


    深海少女在展开的同时,也在关注着沈岁,毕竟他的场上可是有三张盖牌的。


    但是当她看到沈岁脸上的表情时,原本稍稍平稳的内心顿时就慌乱了起来。


    这种表情,分明就是在看一个人走向死亡的看戏的表情。


    难道自己的展开有什么问题吗?


    深海少女下意识地又看了一遍自己的场地,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为什么是这样一副表情,难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吗?


    “如此痛恨自己的牌组,是无法得到牌组的回馈的。”正当少女惊慌失措的时候,沈岁缓缓开口说道,“这是我教给你的命卡决斗的第一课。”


    “什么?”少女没听明白。


    沈岁也不再废话了,只见他打开了其中一张盖牌,缓缓说道:“就在这个时候,我打开盖牌,发动法术卡【战争演习】。”


    “场上的所有随从进行随机战斗,直至场上仅剩下一只随从或没有随从为止,以此法造成的战斗破坏,不会造成战斗伤害。”


    少女的瞳孔猛地缩小。


    沈岁发动这张卡的时机非常精准,卡在她刚刚用完魂点并将手中的随从资源全部用完的那一刻。


    在【战争演习】的效果作用下,少女场上的舰娘们开始了大混战。


    伴随着一阵阵的炮击声响,一只一只舰娘被自己友军的炮火破坏。


    少女的运气似乎不是很好,她留下的最后两只随从,灵值恰恰是相同的。


    随着炮声的响起,她们竟然双双被战斗破坏了。


    看着空荡荡的前场,少女的瞳孔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这些被破坏的舰娘,无一例外都是她昔日的战友。


    “看来,她们并不愿意为你而战。”沈岁平静的话语却对少女造成了最沉重的伤害。、


    少女呆愣了大概几秒钟的时间。


    正当沈岁打算提醒她注意一下回合时间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少女那边的呢喃声。


    “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被背叛的是我!”


    少女本来精致的面庞彻底的扭曲了。


    沈岁被突如其来的颜艺吓了一跳。


    虽说,打牌这个东西,有个颜艺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像这只深海少女这样有那么一瞬间甚至不具人形的,沈岁倒是第一次见到。


    他心里还在纳闷呢,明明自己只是随口嘴炮了几句,怎么对方的情绪直接就崩溃了?


    少女在那里张牙舞爪地嘶吼着什么。


    明明声音很大,但是沈岁却听不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不过这种愤怒的情绪一转眼却又变成了绝望的恸哭。


    这就让沈岁略微有些尴尬了。


    对面似乎只顾着自己情绪的宣泄,完全不在乎时间的流逝。


    在这个回合接下来的时间里,深海少女并没有进行任何的操作。


    沈岁终于也是第一次在线下的决斗中体验了一把被烧条的郁闷。


    到了这个时候,哪怕沈岁再怎样迟钝,也大概察觉出了这位深海少女的身上隐藏着一个悲伤的故事。


    “或许我们可以做个交易。”沈岁随手禁止了领域外的人可以被听到内部声音的权限,开口说道,“你体内那个灵魂似乎还有一丝生机,如果你放过被附身的女孩,回到自己的世界,我可以允许你的投降.”


    “我拒绝。”


    这回反倒是轮到沈岁傻眼了。


    不是?这个女人应该知道投降可以保她一命吧?


    “投降的话,你能活。”


    少女终于抬起了头,她疯狂的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脸,笑盈盈地说道:“但这个女人更该死。”


    难道


    沈岁的心思顿时沉了下去。


    像林真这样案例在现实世界从来都不是孤立。


    眼前的少女说不定也是那种功利式刷卡行为的受害者。


    完蛋,怎么感觉如果自己真的继续动手,反倒是失去了正义性了。


    不过很快,沈岁就抛下了心中的包袱。


    如果那么在意道德的话,沈岁早就应该自裁了。


    那么多魂卡世界相关的游戏里,有不少沈岁也是通过纯粹功利的邪道方式通关的。


    想到这里,沈岁基本上也不犹豫了,直接翻开法术卡开始了展开。


    少女大抵是完全放弃了挣扎。


    她也知道,就算她想要挣扎,这套牌组也不会配合她的。


    伴随着骑士们的冲锋,她的生命值彻底被清空。


    死亡开始向她招手了。


    她的身体开始迅速瓦解。


    一张漂亮的命卡缓缓从她刚才所在的地方飘落下来。


    沈岁走上前去,随手捡起了地上的命卡。


    随手就是一个【复苏】拍上去,抱住了魂卡中残存的灵魂。


    在这一瞬间,高空中的小虫子安提普丝也睁开了眼睛。


    这是有她编织出来的世界,作为造物主的她自然能够清晰地感知到这个世界内那些规则被动用了。


    死而复生的规则,在所有世界都是存在的。


    不过有些世界允许复活,有些世界将复活视作禁忌。


    为了避免这些超凡者留有后手在生死之间反复横跳,安提普丝并没有开放复活。


    但当她看到【复苏】的施法者是沈岁之后,又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总有一些人,是可以凌驾于规则之上的。


    沈岁翻动着手上的魂卡。


    【驱逐舰·追月】


    这是魂卡的名字。


    嗯,就决定让你成为爱丽丝在舰娘世界的初始舰娘吧,想必爱丽丝很乐意聆听你的冤屈。


    沈岁这般想着,随手将这张卡插进了自己的决斗仪。


    然而当他的手接触到决斗仪的时候,却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震动。


    沈岁立刻知道,这是获取新形态的震动。


    赶紧打开决斗仪,定睛一看:


    【爱丽丝攻占了太阳监狱。】


    【叮!你的魂卡获得新形态:先天越狱圣体·爱丽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