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其他类型 > 再次重逢的半岛 > 第六十章 星探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笑眼?小朋友你还有漂亮的笑眼啊。”


    比起世一怀疑他是拐卖犯,他更关注的是世一的笑眼。


    “阿加西,就算你说我好看,我也不会跟你走的,如果你要强行带走我的话,我可要喊了。”


    世一就只是平静的说着,也没有什么动作,但是坚定的语气让男子倒是对世一的话不会置疑。


    “误会了,小朋友,我是ctz娱乐公司的星探。”


    星探尴尬的笑着给世一递上了名片。


    “哈尼哈撒哟,林世一易米达。”


    崔在植,ctz娱乐公司,人事部长。


    对于世一来说,所谓的ctz娱乐公司闻所未闻,估计是一家小公司,没多少年就会覆灭的那种。


    “阿加西,你不是星探吗?名片上可是人事科长,你名片都不好好做就出来骗小孩了吗?”


    世一还是抱有怀疑的态度,毕竟货不对板。


    “我同时兼职星探,前面就有咖啡店,我们可以详谈的。”


    崔在植面对小孩没有什么架子,只是讪笑。


    不过世一对这家娱乐公司产生了兴趣,这种没几年覆灭的小公司,可以给自己提供训练场地,而且对自己也没多少约束力。


    于是就跟着他进了咖啡店,不过世一对喝咖啡不感兴趣,就让服务员上了一杯冰水。


    崔在植倒是给世一详细介绍了他所在的ctz娱乐公司,虽然一家新创立的娱乐公司,但是无论资金和资源都非常充沛。


    多少亿韩元的投资,外请了多少专业老师培训,和诸多时尚杂志社以及影视娱乐公司有合作。


    ……


    然后给世一画大饼,如果参加面试并且成功成为练习生将会获得专业的声乐,演技,礼仪,言语,舞蹈各方面的培训指导。


    “还要面试?”


    世一还以为被他选中了就直接进了,毕竟好歹是部长啊,或许这个部长水分不好。


    “内,练习生最后的选拔要通过会长的同意,而且要通过综合评估确定练习生合同等级的。”


    世一倒是很好奇这家娱乐公司了,毕竟会长如此亲力亲为,也可能或许公司规模太小了,会长太闲了。


    “你不用太担心,颜值过关了,唱歌或者跳舞在天赋上没有问题的话,成为练习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可以问一下练习生合同的事吗,有几类合同,每类有什么限制。”


    崔在植有些吃惊,毕竟练习生制度开始也没有几年时间,没有接触过的话很少有人知道这些,更不用说小孩了。


    或许可能有认识的人在当练习生。


    “面试的时候,会根据你的综合水平得出等级,等级越高,条件越好。”


    “比如A级,就签A级合同,所有的课程全免,而且提供住宿以及练习生补贴,补贴一个月10-20万韩元。”


    “如果是D级的话,就是D类合同了,所有的课程都需要正常收费,也没有什么补贴,其实相当于就是练习生的后备,给予参加训练的机会,后续再评比成为正常的练习生。”


    ……


    “练习生合同多久签一次,还有平时的校考是怎么样的?”


    “我们公司都是1-5年,级别越高一般也会签得越久,不过都是可以谈的。”


    “校考的话,每个月都有考试,对于学习的各方面考试打分,然后每半年或者一年提高,降低或者保持合约等级。”


    “如果水平提升明显的话,也可以经过老师的推荐,然后再进行一次综合的打分,直接调整合约等级。”


    崔在植很耐心的和世一说着里面的细节,也知道可能有练习生朋友的他不那么容易糊弄。


    而且就凭小孩的长相和气质,自己务必要招揽过来。


    毕竟公司在狎鸥亭已经搭建好几个月了,也没有什么高质量的练习生招收进来。


    小公司基本上只能挑大公司剩下的,质量高有意愿的孩子也会主动去大公司。


    难得碰上一个形象气质俱佳的孩子,干脆自己兼职一下业余星探把孩子诱骗过来。


    世一问了很多了,但也只是所谓练习生合同中的冰山一角。


    不过他稍微知道并且感兴趣的倒是了解过来了一点,不过新公司的星探看起来并不是很专业。


    不过对他自己来说,却是极好的,毕竟说的都是真实情况。


    “可以问一下最近的面试在什么时候吗?”


    成功了!


    崔在植心里暗喜,当星探也不难啊,倒时候要向会长邀功一下。


    这可能是最近几个月以来质量最高之一的练习生了,如果再加上一点唱歌或者跳舞的天赋的话,可以把之一去掉了。


    “6月2日,周六,那时候你有时间吗?”崔在植一脸喜色。


    “内,我会好好考虑的。”


    但是听到世一说的考虑,他的心一下子就沉进水里了,不过脸色不变,还是微笑以待。


    “我会回家和父亲好好聊的,当练习生这回事,还是需要经过父母的同意的。”


    世一的一番话又让崔在植的心又升了上来。


    要是让他知道世一会谈钢琴,还得过专业组第一名,唱歌也有天赋,身体协调性好的话,可能直接带着会长上门找家长谈了。


    这可是未经雕琢的璞玉,或许就是和氏璧。


    这几年开始一直到未来,有很多一眼被看重的孩子,他们可能会被社长或者部长一路追到老家也要签下来。


    “世一xi,6月2日来的时候,一定要和家长一起来,我们只能和家长签合同,不然就是无效的。”


    崔在植郑重其事地说道。


    “内,明白了,感谢崔部长的答疑解惑。”


    练习生合同到时候拿着合同看就好了,至于阿爸,他会同意我去当练习生的。


    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阿爸会同意我们想要去走的每一条正规的道路,而且给予他能做到的所有支持。


    崔在植又向世一问了电话号码,他刚才看着世一走出的手机店,而且提着袋子,就估摸着他是有手机的。


    不过世一没有给,只是说和父亲聊好之后,通过名片上的电话联系他的。


    崔在植也没有说什么了,决定权全都在世一手里了,后续世一不打电话,自己就和他完全断开了。


    也没有机会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