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其他类型 > 再次重逢的半岛 > 第七十九章 舞蹈与声乐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表达完舞蹈的重要性之后,姜俊永才正式步入主题。


    给世一讲起了popping,hiphop,jazz,log,breaking的舞蹈类型以及区别。


    相当于给世一扫盲。


    有放了一段音乐,用相同的节奏,跳出不同风格的舞步,逐一演示各个舞蹈类型。


    演示完了停下来。


    “刚才我演示各种类型有没有体会到什么?”


    “这些舞蹈类型可以用身体力量的运用重点来区分。”


    “说的很好,那有没有察觉我什么类型的舞蹈跳得最好?”


    “breaking?我不是很确定,但是跳breaking类型的时候异常流畅,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姜俊永连连点头。


    “不错,我最擅长的就是b-boy。”


    “b-boy?”


    世一目前还不太懂相关的名字。


    “b-boy是breakingboy的简称。是技巧性较高的体育舞蹈,要求舞者具有很好的力量、柔韧性和协调性,跳这种类型舞蹈的男孩叫做b-boy,女孩叫b-girl。”


    “b-girl不多,现在的女团或者说练习生都是主攻新jazz。”


    “那我呢?该学习什么?”


    “都要学习,不过主攻breaking。”


    “是因为男团舞蹈的流行趋势是breaking?”


    “哈哈哈,男团主要跳得是popping,hiphop。”


    姜永俊拿毛巾擦了擦新冒出的汗水,继续说道。


    “让你主攻breaking一方面是学习这个让你对其他舞蹈更容易理解并且掌握,另一方面是我比较擅长。”


    然后又放了一段音乐,要世一跟着他跳breaking。


    然后反复练习,要求他自己跳一遍。


    对于突然吸收大量的舞蹈知识,并且还要理解实践出来,对于有天赋的世一也是巨大的挑战。


    “看你的练习,以你的身体条件以及天赋,学习这些舞蹈都不是问题,练习个一年半载年,在普通男团里当的主舞问题也不大。”


    姜永俊不禁拍手,肯定了世一的舞蹈天赋。


    “崔部长,这位A级练习生简历上还可以再加个舞蹈天赋。”


    姜俊永转身和崔仁植笑谈。


    “不过想要成为巨星,还是要拼命努力的,光有天赋不够。”


    世一点了点头,自己自然是要全方位发展的。


    “安排好世一的舞蹈培训课,之后把可以安排的时间表发给我,我看看要不要调整。”


    姜俊永表示没有问题,然后就送走了崔部长和世一。


    然后把在角落练习的练习生叫了过来,晾他们也已经晾了很久了,今天要推迟下课了。


    不同等级的练习生差距蛮大的。


    “崔部长,接下来是领我去声乐室吗?”


    “没错,舞蹈之后就去看看声乐吧!”


    不过崔仁植和世一吃了一个闭门羹。


    声乐教室里面没有人。


    然后崔仁植掏出手机打电话,让世一先进去等一会。


    过10分钟左右,有个人急匆匆地赶过来。


    也是上次的评委老师之一,就是点评他唱恋歌的那一个。


    “裴民赫,世一有关声乐相关的都交给你负责培训了,今天需要交代什么就交代一下,之后安排课程表发给我。”


    “好的,崔部长。”


    “民赫哥好。”世一给眼前的声乐老师行了礼,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几年都是他来指导声乐的。


    但是好像没有什么名气,在脑海里索引,也么就找出著名的歌曲。金泰妍未来的老师theone郑元淳可就不一样了。


    可能就是正常又普通的声乐老师。


    “世一,你进入变声期有多久了?”


    世一摸摸自己的喉咙,具体时间自己也说不清楚。


    “最近几个月吧。”


    “上次唱金建模前辈的恋歌高音部分还是太冒险了,整个变声期尽量不要用真声唱高音吧,以后用假音唱。”


    “要用真声唱高音必须我在场,避免发生意外。所以声乐练习还是照常的。”


    “上次听你的恋歌,也认识到了你的声带功能还有乐感。”


    “歌唱得很出色,天赋也优越,不过基础没有打结实。你之前有参加过声乐班吗?”


    世一摇了摇头。


    “接下来几个月我就给你打基础先,基石必须要牢固。”


    “rap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然后在教室白板上涂涂画画,给世一讲基础理论


    ……


    又被声乐老师拉住唱了一遍恋歌,从专业的角度鞭尸。


    磨蹭了半个小时才从声乐教室里从来。


    兜兜转转,然后就到了中午的时间。


    “走,去吃饭吧,剩下的下午再说。”


    世一跟着崔仁植走出了公司。


    “啊,我们公司没有员工食堂吗?”


    崔仁植看了看世一,然后笑着说:“我们公司就几十号人,而且不一定都一直在公司,怎么可能会有食堂啊。”


    “走,我们去吃紫菜包饭吧。”


    “你一个部长中午就吃紫菜包饭吗?”


    崔仁植亲昵地揽过世一笑着。


    “部长难道平时就不吃紫包饭了吗,整天鲍鱼龙虾吗?”


    “内。”


    世一随意地回答,把注意放在了小路两边的店铺,这附近可能以后就是他的食堂了。


    有中餐店,不过人里面似乎很多,还有寿司店,汉堡店,不过最多的还是咖啡店。


    然后他们在一家名字是Lee’s紫菜包饭店面前停了下来。


    然后世一跟着崔仁植进去,走到紫菜包饭的货架前,看到了各自口味的紫菜包饭,世一不禁感叹,一个紫菜包饭被他们玩出了花来。


    “世一,随便挑,我请客。”


    崔仁植说的很豪爽,世一心里表示可以自己付钱,也可以请你吃。


    “康桑哈密达。”


    世一挑了一个咖喱鸡肉的紫菜包饭,然后又拿了一瓶纯牛奶。


    结账之后,他们两个就坐在桌上上吃了。


    虽然店小,但是五脏俱全,店里充分利用空间,摆了好几桌提供堂食。


    “孝淑儿,快来,桌子要没啦!”女孩打开了门叫着身后的女孩。


    “呀,别叫我孝淑儿了,我听得头大。”


    名叫孝淑的女孩也进了门店。


    他们两个人的大声交谈吸引了店里所有的人关注。


    “前辈这么叫你,怎么不见得你反驳啊。”


    “他们是前辈嘛,没有办法的,就当爱称就算了。你是我同期,叫我名字啊。”


    世一估摸着应该是附近的公司的练习生,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同公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