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其他类型 > 再次重逢的半岛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往事(yuri老婆生日快乐!)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2004年7月9日,是sm娱乐公司第八届青少年最佳选拔大赛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天。


    7月10日,则是正式开赛的日子,参赛人选面向全国范围,比赛流程分为三个阶段分别为海选、复赛和决赛。


    主要四个比赛项目,歌唱、演技、外貌和舞蹈。其他的还有模特,gagman之类的小分类,最终会决出各个项目小组的本赏,以及整个大赛的大赏。


    如果和前世一样的话,最终将会是金泰妍取得歌唱本赏,以及大赛大赏,在在几万人的报名选手中脱颖而出。


    “DaeDae,我带你去报名吧,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总不能拖到明年才报吧。”


    金父开着车,一遍和旁边的金泰妍念叨。


    根据郑元淳老师所说其实以泰妍的实力早两年参加比赛,歌唱也可以轻松拿到优秀的。


    但是泰妍还是希望继续参加培训班,并不想马上过上练习生生活,金父拗不过金泰妍,于是就一直拖着,拖到了现在。


    金泰妍点了点头:“内。”


    她是故意拖到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天是有可能和他见面的。


    因为前世的时候,他说起过2004年那届最后一天的时候,他特地来sm公司,想要报名参加这次的大赛。


    但是最后连报名信息都没有填就放弃了,他笑着报名了说不定可能就拿下你的大赏了,以外貌或者你最值得骄傲的唱歌。


    金泰妍想着想着有些失神了,那时候记得自己很气愤,即使是2004的世一在唱歌方面也比不了2004的我。


    “那再加上原创歌曲的加分的?”


    世一看着炸毛的小羊,抚顺着她的毛发。


    “不过只是唱歌的话,那时候高音我还是比不过你的。”


    “现在也比不过我。”


    金泰妍拍开了世一的手,气鼓鼓地说着,世一只是静静地温柔地着看着她。


    那时候的世一和这辈子这个年纪见到的世一完全不一样啊,不知道前世这个时候是不是这个样子。


    “你可真沉得住气,明明想要参加的,报名都不知道开始多久了,偏偏赶在最后一天参加。”


    金父的调侃声把金泰妍从久远的记忆中抽拉回来。


    “主角总是最后登场的。”金泰妍说话很霸气,然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


    “不过如果我最后被选上了,后面经常要住宿舍训练的话,可能就不在你身边的日子就多了。”


    金泰妍眼巴巴地看着正在开车的金父。


    “是啊,有点舍不得你啊,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的小女孩现在感觉也长大了一样。”


    金父还是看向前方,语气有些伤感。


    “阿爸,那你压不住的嘴角是什么意思,是很开心吗?没有我逼你训练很开心吗?”


    金泰妍严声质问金父。


    被金泰妍的霸气侧漏质问之下,金父有些心虚,金泰妍住宿舍的话,自己也确实不需要运动了。


    “阿爸,就算我以后住宿了,以后出道了,你也要坚持运动,以后我会每天打电话问偶妈的。”


    金泰妍眯起双眼,然后一字一字地对着金父说。


    “如果阿爸不好好锻炼的话,我就从宿舍回来,出道了也从活动现场回来。”


    金父被金泰妍的气势震得有些冒冷汗,要是自己的儿子这么和他说话,都已经被他拍墙上去了,但是这是金泰妍。


    虽然不了解三年前,DaeDae突然要求他和她一起运动,但是这几年下来,身体状态也好了不少,体检报告数值也很好。大概就是为了他的健康了。


    金父点了点头:“只要你加入sm公司了,成功出道了,走上你想走的路了,阿爸什么都答应你。”


    得到金父的承诺后,金泰妍板起来的脸,才放松下去。


    前世要不是世一,自己的阿爸可就危险了。


    那天他突然没有保持平时的淡定,晚上突然跑过来找她,口里一直嘟囔着,自己怎么回事,怎么就忘了,然后按在她的肩膀上反复确认那天的日期。


    那天的第二天就是她的生日啊,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然后强行拉着她上车。


    很是慌张,她也不清楚什么情况,她还说明天还有活动,自己不能走。


    然后他很大声的叫着,几乎命令的语气,让她推掉明天所有的互动,语气很严肃。


    看着他慌张的眼神,因为紧紧握住方向盘而使得手臂上爆出青筋,她没有说什么。


    然后一个个电话打过去,通知取消了明天的所有活动安排,没有等电话对面的人质疑,就挂了电话,然后就把手机关机了。


    不过路上,他渐渐恢复了冷静,他心里想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那么失态,时间其实还是来得及的。


    她一直都盯着他看,虽然脖子都酸了,很少见到沉稳的他会有如此慌张情绪波动如此之大的时候。


    他看了看她一眼,才发觉她似乎一直在盯着她,他心里产生了许久都没有过的后悔的情绪,自己对她好凶啊。


    自己怎么舍得的。


    然后他温柔地开口道:“泰妍,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一个匪夷所思的梦,而且实在是太真实了,一度让我觉得穿越了。”


    她知道他要说的话没有完,只是静静地听着。


    “我梦到了在你生日这天,你的父亲心肌梗塞,没有抢救及时去世了。”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没有看前方的路,而且看了她一眼。


    “看路,不要看我。”她说话情绪问题,但是听到父亲去世心漏了一拍。


    要是父亲去世了,对她无疑是沉痛地打击,竟然还是她的生日。


    “所以你才那么慌张的是吗?因为晚上才突然想起做梦的内容,而且是不是很怕我伤心。”


    她的情绪很复杂,因为他说的太玄了,但是又不得不重视,又很开心他那么担心她。


    “所以泰妍你相信我吗?即使只是做梦?”


    “相信,为什么不信,你认真说的每一句话我都相信。”


    她说的很认真,对于他,她只想毫无保留地信任他。


    他很高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会原谅他,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想做到他能为她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