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其他类型 > 再次重逢的半岛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替身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最近有段时间没有见到社长了,平时没什么事情,自己也只是按部就班的练习与学习。


    不知道这次社长特地让崔仁植叫上他是什么意思。


    结合最近崔仁植任务量加重,不会公司有什么大事发生吧,还会殃及池鱼,波及到自己。


    细想之后,发觉明明自己挺好奇社长身份的,怎么就是没有去找具本元问呢,说不定他们还在一个大的圈子里面,自家社长啥身份就都知道了。


    下午有一节日语课,之后就是舞蹈练习课。


    虽然世一会韩语,英语,汉语,但是对日语的了解只是来自于前世的一些影视剧,还不能作为日常的交流用语。


    RB是娱乐事业的全球第二大市场,学习日语成为了大多数练习生的必修课程,世一自然也会被安排相关的课程。


    不过现在世一还没有精通,能够日常使用还有一些距离,不过时间还很长,他的水平已经超过了很多出道的艺人了。


    在舞蹈练习课后,自然是全身大汗,之后就拿着准备好的衣服去浴室洗澡。


    “世一,你在哪里吗?”


    崔仁植的声音从储物室传过来。


    世一没有听清楚,也不知道外面的声音是谁,现在他还在淋浴,冲掉身上的泡沫。


    然后擦干身体穿好衣服慢悠悠地走出来,才看到崔仁植。


    “这么着急干嘛?”


    “头发吹干,等一下我们去见社长。”


    仁植的行迹可疑,不过是只见社长,他搞的好像很郑重其事。


    整理妥当后,两个人就出发了。


    但是走到楼梯口,世一却发现崔仁植没有和他一起走上去。


    “不是去找社长吗?”


    世一停住脚步,看着因为他同样停止脚步的崔仁植。


    “谁说社长在办公室了,等一下路上和你说。”


    崔仁植噗嗤一笑,看着世一呆呆的样子。


    世一就觉得迷迷糊糊的,然后上了崔仁植的车。


    “今天社长不在公司,现在在汝矣岛。”


    崔仁植打开了车窗,风不间断的吹进来,赶走了闷热。


    “现在社长的状态不太对,有点想要当甩手掌柜的意思了,最近安排我承担了本来他在做的事情。”


    世一没有说话,只是听着,具体经营的情况他不是很了解。


    “问他什么都不说,估计和他的家族可能有关系,说不定他要回去了,但是舍不得这几年为他以前的梦想做的努力,于是可能想要让我接手吧。”


    世一认真琢磨着崔仁植说的话,社长还真是财阀家的孩子,说不定还是所谓的直系子弟?


    然后为了自己以前的偶像梦想努力?虽然自己无法出道,但是想要建立一所娱乐公司培养优秀的练习生出道,用这种另类的形式实现自己的梦想?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离家出走,不管不顾,创立公司,经营了几年之后,就快成功的时候,家里却发生了变故,自己不得不回去继承家产?


    世一脑海里已经浮现出很多狗血剧情了,也很佩服自己的想象力丰富。


    想着想着,自己也笑了出来,自己说不定就是社长实现梦想的替身,就像很多父母一样,在孩子身上寄托于自己实现不了的梦想。


    估计社长也是这样吧,在优秀的世一身上寄托着自己年轻时候没有实现的理想,这样一切都变得合理一起,毕竟世一在公司相当自由,被重视,地位也高,不像一个练习生。


    于是好奇地问崔仁植:“社长是不是把我当替身了?”


    这话一出,崔仁植猛然转头瞪大眼睛看向世一。


    “快看路啊,不要看我啊。”


    现在可是在开车,搞不好就会出车祸了,世一很慌张,不会又要死一次吧。


    崔仁植又转回去了,刚才对于世一说的很震惊。


    世一被崔仁植的操作,搞得冷汗浃背。


    “你这都看出来了?”


    崔仁植很是吃惊,有时候感觉世一呆呆的,有时候又感觉很聪明,能够见微知著。


    “猜了那么多年总该猜出来了。”


    世一估摸着自己的推理猜测是对的,所以自己对于社长来说还很特殊的,不过根据仁植哥的猜想,说不定走之前要对自己有什么交代了。


    前世没有自己的社长,最后是不是就放弃了,任由公司破产或者解散公司,回去继承家业了?


    最开始世一想着用这个公司作为免费练习的培训班的,等破产了再跳槽出道的,不过眼下估计要变了。


    公司可能不会被解散或者被破产,世一可能直接通过这个公司出道了,作为他的长期经纪公司。


    在世一思虑之间,崔仁植开到了目的地,是他没有来过的汝矣岛的一角。


    然后被崔仁植领着进入了看起来很宽敞的建筑里面,进去之后还要拿卡核验,不过世一可没有什么会员卡。


    崔仁植打了电话,才把世一放了进去,这个地方感觉看起来就像是俱乐部,有点高端的样子。


    内部看起来非常宽敞,有很多运动区,娱乐区,饮食区,各种功能的集合,不过主要还是作为运动的存在,大部分都是各种运动的场地。


    世一就老老实实地跟着崔仁植。


    “这个是运动俱乐部,社长最近几年经常来这里运动。”


    崔仁植随意地说着,他也偶尔也会过来。


    “看起来很高端的样子。”


    世一一边走着,一边扫视着周围,他甚至看到了射击场,不知道是不是用真枪,而且在场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那种感觉。


    “这里的会员费一年就要三千万了,自然是高端的,不过这个层次还好,普通人能接触到,门槛只是在钱而已。”


    听到这样的话,世一已经可能猜到接下来他会说什么了,比如需要人脉的门槛。


    不过他这次也向吐槽一句,愿意一年交3000万会员费的不是普通人了,韩国一般家庭是消费不起的。


    “还有一些更高档次的,就需要原来的老会员推荐,然后通过一些审核才能进入了。”


    在世一的意料之中,很小说的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