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其他类型 > 再次重逢的半岛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回老家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世一和允儿的动静,吵醒了允珍,她淡淡地看了一眼,然后从床上下来就去洗漱了,把昨天的泪痕洗掉。


    允儿哭了一阵子,把世一衣襟都哭得有些湿了,他想不到允儿还能哭得出来,昨天可没喝多少水。


    允珍洗好后,又瞥了他们一眼,就先下楼了,于是世一想把允儿扶到卫生间洗漱。


    其实现在也不用扶了,允儿的麻痹感已经消退了,不过允儿走起来还是晃晃荡荡的,可能太饿了,昨天一天都没有吃了。


    世一也是,不过还能支撑,也没有胃口,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吃了,还有允儿允珍也是,不然怎么挺过后面几天的守夜。


    他和允儿洗漱完之后就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上了,还有很多不认识的亲戚在和父亲寒暄。


    可能是奶奶那边的亲戚,过来吊唁的,平时很少有往来,甚至还有几十年没有联系的,但是去世了一定会过来,死的意义重大。


    韩国和中国的农村传统思想观念潜意识里“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很多时候把死看得比生还重要。


    世一从父亲那里知道了火化出殡路祭安葬的时间,就在大年初二,2月10日。


    在中午的时候,吃的是汤饭和很多小菜,厨师在屋外搭好的灶台烧起来的,大棚里也早就排放好了很多桌子椅子,用来坐着吃饭。


    现场还有一些道士样子的人在写符文,世一看得不少很懂,但是上面是中文,应该是古代流传下来的习俗,在农村又是丧事习俗所以才没有被去汉化吧。


    很多传统习俗和大陆农村极为相似,只有一些细节不太一样。


    下午还有和尚过来念经,本地不是基督教的似乎都有类似的习俗。


    叔叔下午才来,带着孩子回来了,回来第一件事到奶奶的棺材前哭,棺材没有合上,但是被子盖着,从玻璃罩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奶奶。


    他看起来很是遗憾,昨天没能过来,现在才姗姗来迟,跪倒在棺材前说自己是不孝子,一直没有好好赡养母亲,很少过来见母亲……


    他的那个顽皮的孩子,也跪在棺材前,眼泪一滴滴地掉了下来,对于至亲,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还是有感情的。


    父亲和姑姑过来在后面看着,等他发泄完悲伤的情绪。


    过了一会,他才从地上爬起,转头看到了父亲和姑姑,先是指示着孩子在旁边的椅子上坐着陪奶奶,然后就和父亲和姑姑离开了。


    因为是聊后续的流程,还有收吊唁金的问题。


    允儿和允珍双目无神,有些颓废着坐着,情绪比起昨天来好了一些,也算是慢慢接受现实了。


    时间是治愈百病的庸医,这些只能由时间慢慢抚平。


    世一下午收到了短信,有小贤的,有yuri的,看起来就像是说好一起发的样子,发的时间和内容大差不差。


    节哀和保重身体之类的,世一看了允儿一眼,然后问她是不是把这件事和他们说了。


    允儿点了点头,又凑近小声试探着问世一:“没有关系吧?”


    “能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知道他们从哪里知道的。他们刚才给我发慰问短信了。”


    世一说完了之后一条一条回了,也是感谢之类的,不过看了一圈注意到没有泰妍发过来的短信。


    临近过年,金泰妍打算马上回去过年了,下午的时候,金父就会过来接她和帕尼了。


    她把原本要独自留守在宿舍的帕尼一起带回家了,这是她很早就算的时间,最近和帕尼提了出来。


    帕尼那时候眼睛含泪,不停说着康桑哈密达,泰妍看着她蠢萌的样子,于是按住她的身体,然后用直接给她擦着泪。


    此刻,他们拽着行李箱就在路上等着金父开过来。


    帕尼看着泰妍早上从sm公司回来之后就愁眉不展的样子,还是忍不住问了。


    “回家不是值得开心的吗?你怎么看起来这么难过啊。”


    听到帕尼说的话,泰妍意识到自己把情绪外溢太严重了,一直想着世一允儿那边的情况,一些愁容满面了。


    “没有啊,刚才一直在想一首歌的高音怎么唱上去。”


    泰妍收起情绪挤出笑容看着帕尼,帕尼隐隐觉得不对劲,但是不知道哪里不对。


    “欧尼,美英欧尼!”


    一辆车停在她们前面,一颗小脑袋从窗户里钻了出来,在喊她们,是小夏妍,一脸兴奋地叫喊着。


    金父打开车门,下车到他们面前,帕尼才反应过来行礼打招呼,也和夏妍问好。


    “你就是泰妍一直说的室友亲故吧。”


    金父笑眯眯的,边说着边把她们的行李搬到了后备箱。


    金泰妍还在和帕尼说,对夏妍问好不需要用敬语,以后比你小的都不需要,你用了就是给别人占便宜,别人觉得你好欺负。


    帕尼傻愣愣地点头,然后又马上和金父道谢,帮她把行李放上了车。


    金父搬完上车,帕尼和金泰妍坐到后坐,他转头就对帕尼说着不用谢,以后不用这么客气。


    然后金泰妍就又和帕尼说:“如果有人让你不用客气,你一定要客气。别人说的本来就是客气话,你不要当真了。”


    帕尼看了金父一眼,然后有对着泰妍点了点头。


    “呀,DaeDae,你不要把她教坏了啊。”


    金父笑骂着泰妍,一边启动着车辆出发,夏妍在旁边呵呵笑着,感觉今年的春节要比之前有趣多了。


    “DaeDae?”


    帕尼疑惑地看着金泰妍,不是很多这个意思,也不知道这个是昵称。


    于是金泰妍就向帕尼解释到这个是一个昵称,家里人都用这个昵称叫自己的。


    “DaeDae,我也可以这么叫你吗?”帕尼觉得这个昵称很有趣。


    金泰妍宠溺地看了她一样,就点了点头,现在看帕尼就是看女儿一样。


    帕尼是没有见过农村乡野的,金父到郊区开上快速路之后,两侧基本都是农田和山地,她好奇地看着窗外,经常问着泰妍窗外的那些是什么。


    泰妍一边回答着帕尼的问题,一边编辑着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