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其他类型 > 白衣披甲 > 139 长期主线任务完成,大奖!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冯子轩眯起眼睛。


    他想了想,闻到董菲菲给自己带的小米粥的香味儿。


    “菲菲,你坐,我给你讲一件事。”


    董菲菲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很认真的看着冯子轩,一脸求教的表情,无可挑剔。


    “是这样。”冯子轩轻声道,“我有一个朋友。”


    “哈,冯处长,该不会您自己吧。”董菲菲开了一个玩笑。


    孩子还是小,罗浩教的东西没学全,看着有模有样,但很快就露了马脚。


    冯子轩并没介意,而是笑着说道,“我有一个朋友的梗是你们年轻人玩的,你听我说。”


    “我有一个朋友,年轻的时候遇到一個机会。”


    “他单位的老大给了他一个私活机会,半年时间挣了5万块钱。嗯,的确不多,但那是20多年前的事儿了。”


    “冯处长,20多年前的5万块钱相当于现在多少钱?”董菲菲问道。


    “当时能买帝都3平米的房子,三环内的。”


    “!!!”


    董菲菲一下子认真起来,而不是无实物表演。


    “他呢,钱到手后买了4瓶飞天茅台,把钱都取出来,晚上去了领导家里。”


    “他把钱和茅台都交给领导。”


    “啊?!”董菲菲一愣,“那不是赔了么?白干活,还搭进去4瓶茅台。”


    “是啊,大概是赔了。”冯子轩微笑,“他和领导说,领导,感谢您给我的机会,我在这次工作中得到了锻炼,成长很快。”


    “接下来呢,都是诸如此类的话,你们年轻人可能觉得油腻。”


    董菲菲摇头,若有所思。


    “不讲太细节的事儿,反正我也是听说的。后来领导给他拿了2万,把茅台收下了。”


    “再往后,他飞黄腾达,每一步走的都很顺。”


    把“故事”讲完,冯子轩没看董菲菲的表情,而是端起小米粥喝了一口。


    “东北的小米儿是真香,菲菲你煮粥也费了不少心血,好喝。”


    董菲菲下意识的笑了笑,随后正身,微微鞠躬。


    “谢谢冯处长,我懂了。”


    “不客气。”冯子轩道,“我还没问,你和小罗是什么关系?”


    “害。”董菲菲有些不好意思,低头笑道,“当年我进试验室的时候不懂事,一下子惹了大祸,老师差点没把我撵走,正好师兄在,他说他带我。”


    冯子轩静静的看着董菲菲。


    “后来整个试验过程都是师兄带的,他虽然不在帝都……”


    “等等。”冯子轩似乎听到了什么破绽,“他不在帝都,怎么会在试验室遇到你?”


    “那时候他刚回东莲市,每年来1-2次帝都,恰好遇到了。”


    “菲菲,我考伱一道题。”冯子轩道。


    “嗯!”


    “小罗……教授为什么每年要至少去一次帝都?”


    “啊?来看看老板们啊。”


    “只是拉关系么?”冯子轩问道。


    这下子把董菲菲给问住了,她有些为难。


    其实要是仔细说起来,师兄罗浩的所作所为颇有些老气横秋的劲儿,用现在的网络词语讲叫——油腻。


    “我大约猜到了一点,和临床经验综合一下,你参考着看,不一定对不对。”


    “冯处长您请讲。”


    “各位老板喜欢小罗教授,我听说当年为了把他留下来还闹出一些不愉快。”


    董菲菲似笑非笑点了点头。


    “小罗回老家上班,然后每年都要去看老板们,主要的不是刷脸,而是汇报。”


    “汇报?他在东莲市,老板们都可生气了,说他自毁前程。”董菲菲不懂。


    “老板们都是业内顶级大佬,他们手里有的是前程,会在意这点小事?”


    董菲菲听冯子轩这么说,怔了一下。


    “小罗教授每年和老板们汇报自己都干了什么,让老板们有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成就感。当然,前几年他的确没什么成果,但发表的论文、做的试验,这都是能说的。”


    “马斯洛需求的五个层次,大概可以把这个套进去。”


    见董菲菲还是不太懂,冯子轩知道是自己说的太过晦涩难懂。


    “给你举个例子。”冯子轩道,“我有一个同学……”


    说到这里,冯子轩哈哈大笑,“我是真有一个同学。”


    董菲菲的cpu差点没被烧掉,她没有再开冯子轩的玩笑,而是点了点头。


    “他在地市级医院当副院长,有一次喝酒,他跟我抱怨说他们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主任屁都不懂,就特么知道天天血滤、血滤。”


    “因为屁都不会,出事儿就往下面推,把下面老实巴交的医生们都给惹毛了,写联名信给大院长要求罢免重症监护室的主任。”


    “啊?闹的这么凶,然后呢?”董菲菲知道这件事儿的严重性。


    最起码在她短暂的职业生涯中,还没遇到过类似尖锐的矛盾。


    “人家啥事没有。”冯子轩笑道。


    “不会吧,不是有医疗事故么。”


    “我问你,你们协和的医二代们水平都很精湛?”冯子轩问道。


    董菲菲摇摇头,“好多医二代的师兄们……屁都不会。”


    她想了几秒,最后还是爆了一句粗口。


    “比如说有个麻醉医生,水平又低、还不上心,有一次做手术还是术者发现出了问题,一顿抢救把患者给救回来的。”


    “好多父母是协和专家的医生就是二混子,在医院里混吃混喝,带人看病,我们都看不惯。”


    “是啊,你们协和是全国最好的医院,依旧不能避免这些事儿,你说是吧。”


    董菲菲点了点头。


    “话说回来,类似的人和事儿多了去了,别太多牢骚,我要给你讲的是一个核心。”


    “那名主任总去找院长汇报工作,说着说着就哭了。”


    “哭?那院长不得烦死?”董菲菲惊讶。


    “是啊,院长肯定会烦,但烦归烦,却需要她这么做。”


    “???”董菲菲一头问号。


    “当然,其中还有其他细节,也很重要。咱只说汇报工作这事儿。”


    冯子轩想起罗浩跟自己汇报工作的端正样子,心中大乐。


    “不说得太仔细,比如说院长、icu主任的种种细腻情绪变化,你结合小罗教授每年都要从东莲来帝都汇报工作,仔细品咂一下。”


    “嗯。”董菲菲被冯子轩灌输了太多“少儿不宜”的事儿,一头露水。


    冯子轩也不愿意多讲。


    今天给董菲菲讲的两件事,她要是能想明白的话,足以抵了这几天照顾自己的人情。


    至于罗浩,看样子自己还真是小看了他。


    真是再怎么重视都不够,冯子轩有些感慨。


    等董菲菲走了,冯子轩拿起手机给陈勇发了一条信息。


    很快,视频电话拨了过来。


    “小陈,你们那面怎么样?”冯子轩问到。


    视频里,陈勇正在吃着火锅,罗浩坐在对面,陈勇拿手机转了个圈,让冯子轩都看了一遍。


    “冯处长,你这是怕打扰罗浩,所以跟助手联系?”陈勇心直口快的问道。


    冯子轩人老成精,脸皮厚的一逼,面对陈勇如此不合时宜的问题并没有失措,而是微微一笑,清风拂面。


    “看看你们干什么呢,话说小陈你一直在大染缸里,我担心你生病。”


    “!!!”陈勇有些恼羞成怒的抬头看了一眼视频里的冯子轩。


    冯子轩一怔,难道让自己给猜对了?!


    还真有这种事儿!


    可陈勇恢复的真快,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来一点毛病。再看看自己,现在还喝小米粥呢。


    “你真的病了?”


    “已经好了。”陈勇叹了口气,“吃水果感染了尼帕病毒。”


    “???”冯子轩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冯子轩到底是什么。


    不过印度在他的脑海里恶劣度再次升级。


    “很正常,不同的温度、地理条件都会导致水土不服。”罗浩微笑,淡淡说道,“从前有军远征,不是也总有大疫之类的记载么。”


    “嘿,小罗,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快好了。”冯子轩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罗浩。


    “大概还有5-7天时间。”罗浩道。


    “这么久?!”


    “这面的患者太多了,来一次,总要做个差不多。”


    冯子轩微笑,心里想到一台手术差不多一万块钱的手术费,相当于在医大一院干小半个月,罗浩当然想在印度多做几天手术。


    挣钱的事儿,还是凭本事挣钱,不寒碜。


    这也是人之常情。


    理解,理解。


    “那我……”


    “冯处长您在国际部住着,等等我。”罗浩笑眯眯说道,“咱们一起回去怎么样。”


    “好,我明天开始康复锻炼。你说我就洗澡的时候溅进去几滴水,弄的直到现在还没劲儿,真是太凶了。”


    “董菲菲一直照顾您呢?”罗浩问道。


    “嗯,你这小师妹很懂事,不错。”冯子轩赞道。


    冯子轩刷了下脸,聊了一会挂断视频。


    “冯处长身体可真虚。”陈勇一边吃着羊肉一边说道。


    “还好吧。”罗浩瞥了陈勇一眼。


    “你那是什么眼神?”


    陈勇知道罗浩肯定在想尼帕病毒的事儿。


    要不是罗浩提醒自己,等潜伏期过了,现在自己应该躺在床上,出现嗜睡症状。


    至于能不能活着醒过来,那要看命。


    而且即便是能醒过来,还有后遗症,身体会受到不可逆转的损伤。


    罗浩只是看了陈勇一眼,目光就落在长期主线任务上。


    要完成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再有5天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拿到奖励。


    一大堆的牛马,最后还是得靠自己完成,罗浩也有些无奈。


    但好在罗浩从来都不是占小便宜的那种人,长期主线任务还得靠自己,这一点罗浩有自己的觉悟。


    罗浩很快第一个放下筷子。


    他吃饭最快。


    范东凯和沈卿尘两人像是饿死鬼似的,一直在吃着。


    “老范,看你想家想的厉害,阿美那面真的有那么好?你这怎么想家都不回来。”罗浩问道。


    “哪有。”范东凯一边吃东西,一边含含糊糊的回答道。


    夹了一大筷子的羊肉,在芝麻酱里蘸了一下,塞进嘴里。


    罗浩心里叹了口气,老范这是在国外吃了多少苦。


    “去之前,我琢磨的是——阿美莉卡这个国家虽然不地道,但是作为世界老大,发达国家,必然有值得咱们学习的地方。


    到了阿美莉卡要多看、多听、多学、多思考,要想想中国想要进步的话应如何学习人家的长处。”


    “等我去了之后,不到一个月,想法变成——这是什么破地儿!学习?学个屁!”


    范东凯已经和罗浩熟了,说话也越来越随意。


    “??”罗浩有点惊讶,“老范,话不能这么说,阿美莉卡的很多东西还是……”


    “本来这念头不重,但自从我在纽约的地铁里踩到了一泡屎,我就变了。”


    “热乎的,估计得烫脚。”


    淦!


    罗浩挠头,可能是芬太尼用多了吧。


    “我那天正看资料,地铁里信号不好,一直盯着屏幕。抬脚进地铁,就觉得踩到了东西……”


    “等等!”罗浩连忙喊停,“老范,踩屎的细节就别提了。”


    “emmm。”范东凯嗯了一下,哈哈大笑,“不说不说,反正从那之后就有点闹心。”


    “那你不回来。”


    “害,太晚了。现在不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只要留学回来就会有好工作、被重视。现在回来干什么?天天跟你们卷么?我都多大岁数了。”


    “你看你多能卷,一天的手术够我拼命做一个月的,卷不过,卷不过。”


    “回来还不如留在那面,话说阿美那面医疗还算是稍微好一点,有些行业不留人,尤其是咱中国人。”


    范东凯说的口水四溅,有些遗憾应该有点酒。


    但罗浩没带各种酒,范东凯还不敢喝印度的,只能作罢。


    五天后。


    做完最后一台手术,罗浩耳边终于传来任务完成的声音。


    终于完成了!


    罗浩松了口气。


    “陈勇,送患者,手术结束了。”罗浩轻松,愉悦,脱掉铅衣扔在地上,转身出了“手术室”。


    来到树荫下,豹猫比家养的猫还要乖巧,从树上爬下来,竖瞳一直盯着罗浩看。


    罗浩掏出烟,对豹猫晃了晃。


    竖瞳瞬间散大,豹猫见罗浩坐下,脑袋搭在罗浩腿上,抽动着鼻子。


    罗浩点燃烟,先对着豹猫喷了一口,马上开始看系统面板。


    【主线任务:更小的损伤,更多的可能(第三阶段)已完成!


    任务内容:完成1000台DSA手术。


    任务时间:三个月


    任务奖励:自由属性点+30,幸运抽奖+1,【心流】技能获得加强(加强幅度由完成时间判定)。】


    30点自由属性,罗浩犹豫了一下,加了20点在幸运值上。


    剩下10点,罗浩准备作为机动。


    幸运值77+2!


    这幸运值,比小半年前刚开启系统的时候翻倍都不止。


    幸运抽奖,罗浩把它放在一边,加完点后优先看【心流】。


    任务时间3个月,自己用了2个多月完成的,系统判定降低【心流】的副作用35%。


    罗浩有些小小的失望。


    再怎么降低,也只降低了35%,该有的疲倦、虚弱会稍微好一点,但绝对不会消失。


    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隐患,除非罗浩能均匀加属性点。


    但罗浩有些执拗,认为幸运值才是最重要的属性点,没有之一。


    继续往下看,新的任务也颁发。


    【主线任务:更小的损伤,更多的可能第四阶段。


    任务内容:完成5000台dsa手术。


    任务时间:1年。


    任务奖励:自由属性点+100,ss级主动技能-融合。】


    ??


    罗浩看了一眼【庇佑】,又看了一眼【融合】。


    一个是ss级的被动技能,一个是ss级的主动技能。


    按照百分比来看,第四阶段的任务给的奖励偏少,那主要奖励就是【融合】。


    罗浩试着点开看一眼,但系统没允许,看不见【融合】技能的说明。


    没有说明,罗浩也没凭空想象。


    他的注意力放在大抽奖上。


    也不知道这次抽奖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


    看着77+2的幸运值,罗浩有一种要把剩余的10个自由属性点都加在幸运值上的冲动。


    罗浩自己知道,自己加点偏畸形。


    体力之类的比正常人多点,但多不了多少。但只是有点冲动,罗浩却没有实际行动。


    “罗浩!”


    就在罗浩刚要开始抽奖的时候,陈勇走过来。


    “怎么了?”


    “那只大猫不咬人吧。”陈勇站的远远的看着罗浩。


    罗浩拿起一根烟,扔给陈勇,并微笑示意他没问题。


    “我好像有点感觉。”陈勇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


    抽着烟,烟雾之中罗浩见陈勇的表情有些怪。


    “升级了?!”罗浩惊讶。


    他没想到陈勇竟然会和自己如此同步。


    本来到印度是为了完成长期主线任务的,可陈勇这货竟然跟着一起升了级。


    自己是拼了命做手术才升的级,陈勇可倒好。


    罗浩苦笑,看来挥着鞭子抽打牛马的人是陈勇而不是自己。


    “我也不知道,要是能数字化就好了,但可惜不能。”陈勇有些苦恼,“而且我一直都是旁听生,一人之下里那些老天师我没遇到过,也没人脚踩七色祥云来教我。”


    “害,想什么呢。”罗浩笑笑。


    “所以……你先等等,看看明天有没有好运气。”陈勇含含糊糊的说道。


    罗浩看了一眼77+2的幸运值,慎重的点点头。


    既然有变数,那就等等看,反正也不差这一天。


    晚上,临睡前,罗浩看见幸运值后面的+2消失。


    不过罗浩并没担心,而是沉稳入睡。


    陈勇虽然在很多事儿上不靠谱,但大事从来不含糊,这一点罗浩对陈勇有信心。


    6点,罗浩被电话吵醒。


    这个点儿应该是帝都时间8点半,谁给自己打电话?罗浩有一点点起床气。


    但看了一眼电话后,罗浩一下子精神起来。


    “秦主任,您好。”罗浩脸上浮现出标志性微笑。


    “小罗,优青的评审要开始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带你拜访一下各位评审。”秦晨问道。


    虽然是好事儿,但秦晨的声音依旧跋扈而嚣张,甚至还带着一丝不屑。


    优青!


    罗浩吁了口气。


    “今天4期临床收尾,明天回。”


    “回来后找我,先别着急回医大一。你说你也是,非要在鸟不拉屎的地儿待着,干点什么都不方便。”秦晨训斥道。


    “是是是,秦主任。”罗浩敷衍,与此同时另外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秦主任,柴老板的电话。”


    “哦,那你挂了吧。”秦晨欲言又止。


    罗浩来不及细想秦晨要说什么,接通了柴老板的电话。


    “老板!”


    “你什么时候回来?”柴老问道。


    柴老和秦晨问的事儿差不多。


    “后天。”罗浩回答的简明扼要。


    “回来找我,别跑没影。”


    “不会,老板,您找我有事儿?”罗浩试探问道。


    “青年拔尖人才支持计划你这个年纪也够了,资历也勉强够,我带你去组中部提交申请。”柴老淡淡说道。


    “!!!”罗浩一怔,随后马上回答道,“好咧,老板。”


    柴老倒也干脆,直接挂断电话。


    没等罗浩反应过来,电话再次响起。


    罗浩隐隐感觉不对劲,但没时间细看系统面板,凝神在第一时间接通电话。


    “校长好。”罗浩恭敬问候。


    “小罗,你在印度?”王校长问道。


    “嗯,后天回。”


    又是问自己在哪,罗浩心里隐隐猜到王校长找自己做什么。


    “回来找我。”王校长平淡说道,“申请青年长江学者,你自己怎么不上心,我以为你评上教授后会第一时间递交申请。”


    “校长,青长每年年底开始审核资格,1月1日递交资料,我记得呢。”


    “我这几天要去教育部,你把资料弄起。”王校长直接说道,“准备好,别一次过不了。能办现在就办,不用等明年。”


    挂断电话,罗浩已经被轰炸的有点懵。


    在罗浩的计划中,5月份评审的优青是第一位;8月份评选的青拔是第二位,然后才是青长。


    可一连接到三个电话,这是准备一口气把四青其中三个都囊括?


    四青还剩一个——青千,青年千人计划,主要针对海外的优秀青年。


    罗浩没有海外留学的背景,所以青千根本不用想。


    能来的都来了,罗浩看向系统面板。


    幸运值77+4!!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