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历史军事 > 宁颂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拒不听令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当金陵城一众人正在积极整合准备出城时虞皇祖陵之中突然有一骑快马驶入。


    而这人虽然身穿大虞皇朝的服饰但是草原大军却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


    “萨满大人我们的人从金陵城回来了!”


    “将人带过来吧!”


    木华黎隼坐在大虞太祖皇帝地宫入口的一块大石头上悠然自得地说道。


    很快刚才那个从金陵城偷偷溜出来的人便被带到了木华黎隼的面前。


    这人一见到木华黎隼立刻单膝跪地然后右手锤胸行了一个标准的草原部族军礼。


    “萨满大人小的不辱使命现回来复命。”


    那信使行完军礼后立刻说道。


    “阿如噶你埋伏在金陵城中已经好些年了这一次我们本不想启用你的,但接下来的事情关系到我们草原各族的兴衰所以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们。”


    木华黎隼立刻上前一把扶起了这个信使。


    “小人能够为我草原一族崛起贡献微薄之力实在我阿如噶的荣幸,萨满大人能够给我这个机会阿如噶必然感念萨满大人的大恩大德。”


    那信使诚心地跪倒在木华黎隼的面前然后用自己的嘴亲吻他的靴子。


    木华黎隼随即将阿如噶扶起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地点了点头。


    “阿如噶你放心我们马上就能够攻入金陵城,到时候我们会带着你那汉人老婆和儿子一起离开的。”


    “谢萨满大人!”


    阿如噶闻言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作为一个埋伏在金陵城中九年之久的暗子,为了更好的融入金陵城他在八年前娶了金陵城的一位商贾家的女儿为妻第二年这个女子就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这些年里由于草原那边并没有给他指派什么重大的任务,因此他已经开始慢慢融入大虞皇朝的生活。


    甚至他都开始慢慢遗忘自己还是一个草原人,他有时候也在想如果自己能够一直这样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也不错。


    不过前两日他突然接到了上头的命令让他去打探金陵城的消息。


    作为好不容易打入城卫营的一名暗中,他平日里就很注意收集重要的情报。


    前几日金陵城内突然出现了大量身份不明的贼人将城内弄的乌烟瘴气。


    当时的他就在想他们是不是草军派遣来的。


    不过随后事情的发展让他明白了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而这个时候负责联络他的人突然给他发了命令,让他时刻关注宗正寺和耀武军的冲突。


    一旦他们握手言和准备出城攻击草原大军时他就立刻前往虞皇祖陵禀报消息。


    一开始阿如噶以为宗正寺和耀武军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握手言和。


    毕竟双方已经闹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特别是与耀武军站在同一战线的老晋王已经将城卫营士卒给围困住了。


    只要老晋王愿意他随时可以将城卫营士卒统统干掉。


    到时候即便双方想要谈和,但是碍于城卫营血债双方谈和的难度将会非常的大。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原本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可是突然杀出了几个来历不明的家伙,他们不光帮助城卫营打通了包围圈甚至还将晋王亲卫和侯马铁骑杀的节节败退。


    所以当阿如噶打探到城卫营已经开始突围他便知道接下来宗正寺好耀武军握手言和概率将会非常的大。


    因此当穆夏言带着郑煜等人前往老晋王府邸的时候,他就立刻偷偷地脱力了大部队然后溜出了城。


    “如此说来他们现在已经准备出城来对付我们了?”


    木华黎隼在听完阿如噶的汇报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对了我让你查的另外一件事情你可查清楚了吗?”


    随即木华黎隼继续询问道。


    “此事我已经查清楚了,大虞皇太子的亲卫们的确带了大量的轰天雷入的金陵城只不过具体他们打算如何使用我却并没有打探到,毕竟小人人微言轻根本接触不到那么机密的事情。”


    阿如噶低下头一脸歉意道。


    “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只要能够确认他们的确带了大量的轰天雷那边足够了。”


    木华黎隼满脸笑意。


    “萨满大人看来大虞皇帝并不像他约定的那样会让我回到草原啊!”


    一旁的慕容通微在听到阿如噶说大虞太子亲卫带来了大量的轰天雷他便猜到这些轰天雷很可能是用来对付自己的。


    “这他娘的还用问吗?大虞的这个狗皇帝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我就说他怎么可能让我这么轻松地进入金陵城打草谷呢。”


    万俟岳勒一听慕容通微的分析立刻气得跳脚怒骂起来。


    “你们无需这么激动,想要让敌人乖乖配合你唯有用实力征服他们,想要让敌人跟你讲道义这根本就是可笑可悲的。”


    木华黎隼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愤怒表情。


    相反他的脸色还露出一丝丝的笑意。


    “萨满大人难不成这些事情都在您的预料之中?”


    慕容通微见木华黎隼如此表情他的心中不由一怔。


    如果木华黎隼之前就知道了这件事情那就说明狼居庭在大虞皇帝或者大虞太子的身边也有暗子。


    否则木华黎隼不可能事先安排阿如噶去打听大虞太子的禁卫军是否带了轰天雷。


    “你不用打听这件事情,你们只要知道我们狼居庭为了这次计划已经策划了很长时间就行。”


    木华黎隼随即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慕容通微说道。


    虽然木华黎隼没有给出具体的答复,但慕容通微通过木华黎隼刚才的话判断出自己刚才的猜测百分百是正确的。


    “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经过金陵城?”


    万俟岳勒此时却并不关心狼居庭是否在大虞皇宫中安插了人手,他现在只关心接下来的仗该如何去打。


    “不着急,我们现在就是那钓鱼的渔夫,是否收杆还得看鱼儿是否会主动上钩。”


    木华黎隼转头再次看了看还在努力挖掘的草原儿郎们。


    “调虎离山?”


    慕容通微一瞬间就明白了木华黎隼的意图。


    “这些如绵羊一样的大虞人岂能配得上老虎这个称呼?”


    木华黎隼却是一脸不屑地笑道。


    “没错他们这些懦弱的大虞人就是一群胆小的绵羊,他们天生就该被我们草原儿郎们所统治。”


    万俟岳勒也是一脸傲气地说道。


    “说的没错这一次只要我们把握好机会接下来整个天下都将会在我们草原部族的通知之下了。”


    说到这里木华黎隼兴奋地仰天长啸。


    “萨满大人既然我们马上就要准备进攻金陵城了这该死的大虞皇陵我们就没必要挖掘了吧!”


    费斗今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问道。


    “不要急在那些大虞绵羊到达这里之前你们还要继续挖掘。”


    木华黎隼闻言立刻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然后一脸严肃地说道。


    费斗今见木华黎隼的脸色突然由晴转阴他立刻低下了头。


    “我知道你们在怀疑我的命令,但是现在我无法给你们解释但是你们现在必须不折不扣的完成我交代给你们的任务因为这关系到我们草原部族的未来,所以如果有人敢阳奉阴违我会直接下令斩首。”


    木华黎隼见费斗今都开始质疑自己的命令,于是他立刻站到了一块大石头上然后高声对着周围的草原士卒说道。


    再场所有的草原士卒在听到木华黎隼警告后他们更加卖力地挖起土来。


    很快大虞太祖皇帝陵的甬道就被挖出了好大一段。


    而那块阻挡甬道的断龙石更是完全被挖了出来。


    就在这些草原士卒忙得热火朝天之际金陵城中的众人已经集结完毕。


    甚至就连损失惨重的城卫营士卒以及被老晋王强行拉过来的漕帮帮众也都被征召。


    虽然说他们现在已经是师劳兵疲,但是事急从权穆夏言直接要求他们即便是累死也必须参与到这次对付草原大军的行动中来。


    对此吕河和一众城卫营高层颇有微词。


    但是他们也只是敢私底下发发牢骚并不敢真的不遵守穆夏言的号令。


    不过也并非所有的人都听从了穆夏言的号令。


    就比如李毅他们六人就对穆夏言的命令不屑一顾。


    “李小子我作为大虞皇朝宗正寺的寺正难道征召你们前去对付草原大军你们也不遵守吗?”


    当穆夏言听到李毅拒绝执行自己的命令时他心中甚是愤怒。


    想他堂堂的宗正寺的寺正平日也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即便是那些皇子龙孙见了自己也都是毕恭毕敬的更别说有人敢明目张胆的违背自己的命令。


    看现在李毅他们六人却用实际行动告诉了穆夏言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说不的。


    “寺正大人我等并非军中士卒也非朝廷官员并没有义务听从你的号令。”


    李毅并没有因为这穆夏言乃是穆君合恩人的原因就选择听从他的命令。


    “可你是大虞皇朝的子民你就该听从我的号令。”


    穆夏言一脸怒容地呵斥道。


    “寺正大人你怕不是忘了大虞皇朝的律令了吧?”


    李毅却是冷笑一声然后问道。


    “哪一条律令?”


    穆夏言不解地问道。


    “大虞律有规定凡平民服役者参军戍边者可免三年徭役!我们之前在渔阳城协助彭州军血战草原大军所以我们现在可以不用服任何的徭役。”


    李毅直接搬出了大虞律。


    “这······”


    穆夏言没想到李毅竟然会将参与对战草原大军这件事当作是徭役。


    不过按照李毅所说的他们的确是有资格在三年内免除任何徭役的。


    可是穆夏言在见识过李毅他们几人的实力后本就想要找机会将他们收为己用因此他又怎么会轻松地放过他呢。


    “李小子现在我的命令可不是服徭役,所以即便你们之前在北部边塞服役过也没用。”


    “既然这件事不属于徭役那我们更没有理由参与其中了。”


    李毅知道穆夏言没那么轻易放过他们,不过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他也不太可能用强于是继续辩驳道。


    “小子不要给脸不要脸,寺正大人的命令其实你可以拒绝的?”


    一旁的穆秋叶见李毅既然三番五次地拒绝穆夏言的命令他的怒气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穆秋叶此言一出穆夏言便知道要坏事了。


    “哼,你他娘的算是哪根葱啊?说话口气如此之大我还以为你是当今皇帝陛下呢!”


    安肃见穆秋叶如此狂妄他不由开口揶揄道。


    “放肆,你这贱民有何资格敢如此跟我说话!”


    穆秋叶本来是想要用权势压迫一下李毅迫使他屈服的。


    可没想到这李毅还没开口他身边的一个同伴率先开口揶揄自己。


    “贱民又如何我们这些人在你们这些人的眼里的确都是贱民,可是就是我们这些贱民辛苦劳作不畏生死戍守边疆才让你们这些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家伙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没有我们有算得了什么?”


    这穆秋叶一开口李毅的眉头便皱得紧紧的。


    而当他开口称呼安肃为贱民的时候李毅便对这所谓的宗正寺彻底失去了兴趣。


    因此他也就不再顾忌直接开口训斥道。


    “你这小贱种竟然还敢犟嘴,信不信老子一句话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穆秋叶被李毅的这番训斥给弄得恼羞成怒起来。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够一手遮天。”


    还没等穆夏言训斥穆君合的声音便幽幽响起。


    穆夏言见穆君合站了出来他不由长叹了一口气。


    原本在他的心目中一直认为这穆秋叶乃是他们阴族下一任族长的不二人选,甚至就连穆春生都已经点头表示同意了。


    可是现在看来这穆秋叶的性格上还有这重大的缺陷。


    “哼!穆君合当初要不是我宗正寺救你你早就没命令,你现如今放任你师弟违抗我宗正寺的命令甚至不惜为他与我们宗正寺为敌你简直就是一只喂不熟的白眼狼。”


    穆秋叶见穆君合如此袒护他的师弟,他怒声训斥道。


    只不过在训斥穆君合的时候他的嘴角却是隐隐带着笑意的。


    “哼!你莫要给我扣什么大帽子我穆君合平日做事对得起天地良心用不着你来评头论足的。”


    穆君合的面色开始变得越来越冷。


    “秋叶你给我闭嘴,此事我自会处理毋需你多言。”


    穆夏言眼看着穆君合的态度开始变冷他知道如果继续让穆秋叶这样胡闹下去很可能会寒了穆君合的心最终让他彻底与宗正寺断绝关系。


    “可是寺正大人他们这些人无视我宗正寺的命令实在是可恶至极。”


    穆秋叶见穆夏言出声呵斥他,他立刻解释道。


    “好了,我知道你的用意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对你有多了解你恐怕自己都不清楚,所以你还是不要在我的面前耍小聪明的好!”


    穆夏言冷笑了一声淡淡地说道。


    而穆秋叶闻言不由浑身一颤接着便低下了头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