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其他类型 > 妖魔乱世,我能模拟修仙 > 第七十二章 计算和身份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火球符和御风符虽然初级,但是市场需求量很大,非常适合作为商品。


    而破邪符则是比较稀少的符箓,针对某种情况有奇效,适合调高价格。


    这三种符箓都是非常适合作为商品的符箓。


    朱尘就这样驻扎了下来。


    朱尘很庆幸自己前世坚持学会并熟练掌握了三种制符手法,否则他这一世前期在没有宗门的帮助下很难快速崛起。


    【你的日常生活当中只剩下了制符换取资源,修行。】


    作为生产型修真者,朱尘不需要像前世那样外出战斗换取资源。


    这甚至让朱尘觉得真香,不过可惜了,朱尘并没有制符的天赋。


    甚至这三张符箓的手法还是当初在抚阳子的帮助下用资源堆起来的。


    【大齐历一千七百九十年,制符,修炼,一年无事。】


    【大齐历一千七百九十一年,制符,修炼,一年无事。】


    【大齐历一千七百九十二年,制符,修炼,成功突破到练气第二层,真元更多,你的制符效率也更高了。】


    【同年,你长途跋涉,按照记忆当中的情报搜遍了某一崎岖峡谷,获得一位坐化修真者传承。】


    【大齐历一千七百九十三年,制符,修炼。】


    【同年九月十八,外出被一位练气三层的劫修尾随,你用三十七张火球符,十八张闪雷符,七张金芒符硬生生将此人砸成碎片。】


    江明看着金色的字符,摸了摸下巴。


    他不知道制符之法能否在现实当中使用。


    现实当中也有着灵气,符箓的材料或许能够找到平替。


    模拟器能够模拟无数九州人生。


    自己说不定有一天能够一个人学会修真百艺,将修真文明搬到现实?


    江明想了想现实当中的黑色因子,还是感觉不现实。


    不过可以多攒攒灵点,下次模拟可以选择那些修真百艺的天赋。


    修真百艺这些生产型技能对于资源积累的好处太大了。


    江明继续看向了卷轴,在他第一次模拟中的引导下,此时朱尘已经有了成型的计划。


    【同年十二月,获得小奇遇,吞服灵果,修为小幅度上涨。】


    【大齐历一千七百九十四年,你拜别百宝阁,返回大齐。】


    【你按照记忆当中的情报,来到一处峡谷悬壁,取龙门令而弃武学传承,离开此地,前往龙门峡谷。】


    龙门大会名义上是招收凡俗武者作为杂役弟子。


    但是一定程度上也是青云派招揽散修的手段。


    据朱尘所知,每年大概也有着四五位散修前去龙门峡谷。


    不过青云派更喜欢自己派人去天下搜寻拥有灵根的有缘弟子,从零培养,喜欢塑形更高,家底清白的新弟子,而不是已经成型的散修。


    除此之外,自行培养的弟子对宗门认可更高,散修和家族弟子反而有着另外的心思。


    最开始的龙门大会碰壁后散修们也不执着于跟凡人抢令牌了。


    龙门大会逐渐成为了一些微型家族和散修将自家未踏入仙道或者踏入仙道不久的晚辈送入青云派的渠道。


    朱尘前世乃是因为先天武者以武入道的身份才被宗门重视,年龄相对年轻,这才被当做打手来培养,不过朱尘的表现后来也超过了宗门长辈的预料。


    这一世没有了近四十年的习武成就,迈入宗门似乎并不会受到太多的重视,不过江明早就有了准备。


    江明在第一次模拟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这些问题。


    第一次模拟中的修行符箓,查询上一届龙门令下落,还有第二次模拟所需要的其他情报也都在江明的影响下被搜集。


    龙门峡谷。


    龙门大会还没有开始,现在是散修们前来拜师的日子。


    三位青云派弟子老神在在的盘坐在高台之上。


    “资质尚可,只不过……怎么修行了功法?”


    为首的中年男子,也是就是带朱尘入门的许涛皱了皱眉头。


    “不合格,离开吧。”


    “道友,修行了功法,散功便可了……”


    “还需要我说第二遍吗?”许涛声音逐渐变冷。


    那带着家族弟子,已经老朽,修为也不过炼气三层的老者连忙道歉,随后离开。


    散功重修对修为会有着不小影响,就算刚踏入炼气第一层,转修青云吐纳也会耽搁两三年的时间。


    青云派能够招收清白的弟子何必花费资源给这些人重修功法,要知晓青云派的外门俸禄对于练气一二层的修士来说是相当的充足。


    当然了,这规矩针对的对象还是可有可无的普通五灵根,倘若是四灵根三灵根或者其他有着特殊体质的五灵根,青云派自然还是会收入手下。


    许涛看向远处,又是有着一道身影掠来。


    一个模样清秀的少年站在了高台之上。


    “你家长辈呢?”


    “嗯?修行了功法?”


    许涛的目光如冰冷的刀子往着少年的身上扎去。


    少年却是面色不变,做了一个标准的礼节,“朱尘,见过师兄。”


    “师兄?师兄岂是你能……”


    “等等,许师兄,此子的身上的气息……你难道不觉得熟悉吗?”


    许涛面色大变,身子一闪,便是握住了少年的手腕,神识沿着手腕伸展,随后便是被一股不弱的神识挡住。


    少年主动散发了身上青云吐纳的气息,笑着说道:“师兄这般是否有些不合礼节。”


    “是我莽撞了,敢问这位…师弟,令师是?”


    青云吐纳可是青云派的标准基础功法,从未外传过,就算是宗门出身去组建修真家族的弟子也不会将宗门内的功法外传。


    “家师覃浩。”


    “覃浩?好像是……”


    “我记起来了!是抚阳子长老的族弟。”


    覃浩,乃是青云派的一位内门弟子,传功堂执事。


    乃是抚阳子长老的得力助手,于五年前失踪,前世在朱尘已经炼气六重的时候宗门才找到了覃浩的尸体踪迹。


    朱尘之所以前往青风坊市就有着寻找覃浩尸身和遗物的想法,最终在两年前突破炼气第二重,真元足够在悬崖峭壁上飞纵,成功获得了覃浩的遗物。


    这般来朱尘就有了合理的身份和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