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其他类型 > 妖魔乱世,我能模拟修仙 > 第七十八章 他的假丹……是活的!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你被誉为五宗十八英中的第一人。】


    【大齐历一千七百七十年,在高压情况下,冰焰宗长风阁的同样有着十八英称号的弟子突破成功,成就筑基。】


    【同年,你尝试突破,服用一枚筑基丹以及其他灵物若干,突破失败,修为倒退。】


    ………………


    【大齐历一千七百七十五年,四方联盟接连夺回冰焰宗长风阁山门。】


    你再次服用一枚筑基丹,突破失败,修为倒退】


    ………………


    【大齐历一千七百七十八年,你再次服用一枚筑基丹,突破再次失败。】


    【联盟当中对给你分配三枚筑基丹的行为有了异议,抚阳子以筑基丹皆为青云派所留镇压了异声。】


    ………………


    【大齐历一千七百八十一年,四方联盟对发起总攻。】


    【金墨山鞭长莫及,作为客宗,金墨山抢夺资源和地盘的目的本身就不是为了发展本身,在四方联盟付出血本后金墨山满意的离开了五宗疆域。】


    【战争前夕,你忽有所感,服下九年前抚阳子所赠丹药,一朝突破,凝气成液,筑成基台,成就筑基。】


    【刚成筑基不过三日,总决战便是开启,抚阳子劝你再稳固一下修为……】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说罢,朱尘便是跟着诸多筑基一同上前。


    朱尘突破筑基不过三天,甚至还没有修行筑基功法。


    炽火决并非是能够一路修到筑基的青云派核心功法,朱尘亦是没有修行筑基法术,不过靠着一身积累的战力,勉强跟那些筑基了三年稳固了修为的新晋筑基追平。


    突破之后,虽然底蕴根基还在,但是前一个阶段的其他积累会被无限削弱,因为炼气到筑基的境界增幅太大了。


    修行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直强才是真的强。


    【你同其他筑基修士一同率先攻入血海宗总部,四方联盟还有长风阁山门未夺回,此次反而直击血海宗山门,血海宗所料不及,四方联盟势如破竹。】


    【血海宗北退,直接选择断臂求生,放弃了山门,打算往北驻扎长风阁山门继续跟四方联盟对峙。】


    【你和几位筑基攻入血海宗核心地带,遇抢夺凝丹灵物……】


    微风吹来,落叶随风飘落,飘到了一片砖瓦上。


    这是一座古色古香充满的屋子,似乎有着淡淡的檀香从屋内飘散出来,周围无比的安静,有着一种莫名的禅意,此处仿佛根本不像是魔宗的建筑。


    忽然


    爆裂的真元摧枯拉朽爆发,远处一道流光闪来,墙壁爆炸一般的破开大洞,露出了屋子内的景象。


    光芒散去,才发现那是一道人影,人影砸碎了无数墙壁,半座屋子都是倒塌。


    血海宗的一位筑基长老无力的躺在一片废墟当中,他的手颤颤巍巍的想要伸向一边,眼神当中没有仇恨,只是懊悔和不解。


    在另一边,一道身影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身影上有着一股特殊的气息飘散。


    空中近十道身影缓缓飘落。


    这些都是四方联盟的筑基强者。


    血海宗的筑基长老必然不弱,然而这次四方联盟可是放弃了所有防御力量几乎孤注一掷的偷袭,在正义的围殴下,不到假丹这筑基长老再强也没有用。


    不过……假丹?


    筑基修士们发现了盘坐在一边的身影,面色皆是大变。


    此人黑衣黑发,脸上带着半张狰狞面具。


    这般模样,正是那血海宗的假丹修士。


    几位筑基心一跳,当时血海宗已经是绝对的优势,血海宗的假丹修士怎么可能再假死一回设下同样的套路来阴四宗强者?他慢慢磨不过二十年四宗的抵抗力量就是死的全死了,逃的全逃了。


    几位筑基再看去,发现这假丹修士双目闭上,身上已经没有了半点的生命气息。


    “不对,这老魔明明死了!身死道消,身死道消!他身上怎么可能还有着这般威压?!”


    筑基当中有人咽了咽口水,默默的退至众人身后。


    强者死了自然还会残留余威,但是这假丹修士身上的威压跟活着的时候几乎没有两样!


    朱尘在众人当中,此时他的面色一变。


    心中飞快的念着静心决,五道其他人看不见的黑影在朱尘的周身缭绕。


    在此时,他早就消散的五大天魔不知道为什么都跑了出来。


    怎么可能?!


    区区的凡俗武道功法,现在自己已经修行百年,成就筑基大修,这天魔?!


    朱尘猛地看向了血海宗假丹。


    他忽然能够感受到那威压产生的源头。


    正是那假丹修士的丹田处!


    是他的假丹!他的假丹……是活的!


    五大天魔开始缭乱,色,惧,贪,悲,傲五种情绪在朱尘的心中疯狂回荡。


    静心决不断镇压。


    但是隐隐有着一丝外在的力量在牵动这些天魔。


    天魔的力量开始不断的压过静心决。


    朱尘面上的表情开始疯狂波动,时而猥琐好色,时而恐惧惊颤,时而贪婪无垠,时而悲伤哭泣,时而傲燃狂笑。


    朱尘的异常很快就引起了其他几位筑基修士的注意。


    “朱道友,你怎么了?”


    “朱师弟?”


    “朱尘!”


    筑基修士都是面色大变,几位跟朱尘关系陌生的修士上前,抽出法器将朱尘包围了起来。


    跟朱尘有着关系的筑基修士则是被其他人拉开。


    “哈哈哈……有缘人,有缘人原来是你啊。”


    “缘……孽缘啊,哈哈哈……”躺在地上的血魔宗筑基长老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头一歪,睁着眼睛失去了生命气息。


    “怎么……这么回事……”朱尘发现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境了。


    “噗呲!”


    边上那假丹修士遗体的丹田处忽然破开了一个血洞,一道黑影直直的想着朱尘飞去,轻易的破开朱尘了真元护盾,朱尘腹部血液飞溅,黑影直接镶嵌进了朱尘的腹部。


    假丹的气息也转移到了朱尘的身上。


    不过这种气息很明显跟朱尘格格不入。


    “该死的!难不成是夺舍!”


    “朱道友,你可还有意识!”


    “不管如何,先速速布下大阵!”


    筑基修士们面色大变。


    朱尘却是能够感受到耳边开始响起了无数的声响,声响很多很杂乱,同时也很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