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女生小说 > 民国乡村往事 > 第165章 杨家挨批斗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批判杨家的大会还在接着往下开,开到一半的时候,杨翠仙上来指着她亲爷爷说:“杨劲松,在解放前,我们还小的时候,你狠心的把我们一家赶出家门。今天,我们也要和你们划清界限,从此以后,我们走我的阳光道,你们过你们的独木桥。”


    杨翠仙的话引起了台下群众的一片哗然。杨劲松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杨翠仙道:“你这个不孝女,竟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杨明瑞怒吼道:“杨翠仙,你怎么能这么对你爷爷说话!”此时,一位政府工作人员站出来说道:“大家安静一下!今天的大会,就是要让大家认清敌我,划清界限。杨劲松一家在过去曾经犯下错误,但是我们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他转头看向杨劲松,“杨老先生,希望你们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积极改造,重新融入社会。”大会结束后,杨劲松家被抄的财物全部被没收。他们一家人也被释放回家。


    批判大会的事刚过去没几天,解放前因为把他家姑娘一女许两家,怕人家来找麻烦,把房子卖给杨劲松家的那个,李二狗家回到兰溪河来了,李二狗家此番回来,是因为听说了杨劲松家被批斗的事,便想趁机夺回房子。他们找到杨劲松,毫不客气地提出要收回房子。


    杨劲松自然不肯,双方起了争执。双方就闹到了区政府,李二狗就泪声俱下的向区政府的工作人员诉说道:“尊敬的领导,您说;现在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时代,可是我们一家人这些年在外面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我们才是真正的穷人。我家以前一直是住在兰溪河的,原来我家在兰溪河也是有房子的,解放前,因为受到恶人的欺负,不敢在兰溪河这边继续住下去。才把我家的房子卖给杨劲松家的,现在我们想让人民政府为我们做主,让杨劲松家把房子还给我家。”


    杨劲松说:“李二狗,你家的房子当初是卖给我的,对吧。”


    李二狗说:“是的,当初是卖给你家的。”


    杨劲松说:“那你现在想来要回房子,是不是应该拿钱来买?”


    李二狗说:“应该是应该,但是我家没有钱,我家现在连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你叫我拿什么来买。”


    杨劲松说:“这个房子我当初是用真金白银,从你手里买来的,你现在什么意思?想一分钱不出就把房子拿回去?”


    工作人员听闻,略加思索后说道:“既然如此,房子的归属问题暂时无法解决。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我们会进行深入调查,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正的答复。”杨劲松和李二狗只好各自回家等待。数日后,工作人员来到杨劲松家中,告诉他经过调查,当年的房屋买卖合同是有效的。但考虑到李二狗家的实际困难,政府决定让杨劲松家先把这个房子让给李二狗家住着。


    杨劲松一家刚挨批斗过,现在政府发话,哪里敢不同意。就这样,李二狗家又住进了原来的房子里。


    杨翠仙自从杨家挨整,就开始闹着要和他们划清界限,杨家父子刚从一堆乱麻似的事件中,稍微理出一点头绪来,就和她们娘母三个分家了,家里的房子分给了她们一半,被抄剩下的那点口粮按人口分。


    哑巴大哥自从被人强行拉着他的手,在那张纸上接下手印,看到杨家的人因此而受到批斗后,就总是觉得是因为自己一直在杨家生活,才导致他们家遭此磨难。要不是因为自己一直在杨家,那些人也想不出杨家在解放后,还在长期雇佣长工的这个罪名来陷害他们。哑巴大哥心中充满自责,愧疚难当。他从批判大会回来后,就终日泪流满面,饭也不吃。


    杨明瑞和荷叶都对他说:“大哥,这事不怪你,就算你不住在我家,他们有心要想整我们,也会编出别的理由来的,你还和原来该吃就吃,该睡就睡,别想太多了。”


    杨劲松也来劝他说:“他大哥,你在我家生活了这么多年了,你早就是我们家的人了,这回出的这个事真的不怪你,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但是不管别人怎么劝,哑巴大哥始终走不出心里的那个阴影。他终日闷闷不乐,饭也不吃,没过多久,哑巴大哥就死了。


    哑巴大哥的死让杨家人悲痛欲绝,尤其是杨明瑞,他深知哑巴大哥是因为内心的愧疚和自责才走上了绝路。日子一天天过去,杨劲松一家慢慢走出了阴霾,尽管生活艰苦,但他们依然努力着。


    不久之后,荷叶生了他和杨明瑞的第四个孩子,这个孩子还是一个男孩,在孩子出生后的第七天,杨明瑞到乡下去巡诊去了,建国和秋韵都去上学去了,卫国被杨劲松的一个婶婶帮忙带着,家里只有荷叶一个人在家里,领着刚出世的孩子睡觉。


    晌午的时候,有一个男的在她家门外叫道:“建国妈,建国妈……”


    荷叶听到门外有人在叫她,就问道:“是哪个叫我?”


    外面的人说道:“建国妈,我是李怀安,你出来一下,我找你问一点事。”


    小主,这个章节后面还有哦,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荷叶听到人家找她有事,就出来问道:“你有什么事要问我?就在这里问吧。我的小娃还在床上睡着呢。”


    李怀安看到荷叶出来了,他边住后退,边对荷叶招着手说:“建国妈,你出来嘛,我们有点事要问你。”


    荷叶说:“你们有什么事,在这里问就是了,我现在还在坐月子呢,不能出去外面吹风。”


    李怀安说:“我知道你在坐月子,我不叫你去外面,你过来我站的这里,我和你说。”


    李怀安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把荷叶哄到大门外面,荷叶出去一看,刘自龙和另外一个男的拿着绳子站在外面,她一出大门,就被他们几个男的给捆起来了。


    荷叶哭着说道:“你们几个想干什么?我现在还在坐月子,我的小娃还在床上睡着,你们这样做,就不怕遭报应吗?。”


    他们几个男的也不理会荷叶的话,把她五花大绑起来之后,就把她拖到大街上去了。他们今天来抓荷叶去批斗,没有一个官方人士在场,完全是他们几个的私人行为。


    荷叶就这样被他们带到了大街上,他们让荷叶跪在地上,然后开始对她进行批判。刘自龙说荷叶是地主家的少奶奶,勾结国民党反动派,欺压百姓。其他人也跟着附和,不断地辱骂荷叶。荷叶本身就刚生完孩子,身体还很虚弱。她无力反驳,只能默默地流泪。


    现在是夏天,加上荷叶又是被他们从床上叫出来的,此时的荷叶,身上只穿着一薄薄的一层单衣,她的手臂被绳子勒的生疼,火辣辣大太阳又正好晒在她的身上,她终于坚持不住了,咚的一声昏倒在石板地上了。看热闹的人看到荷叶昏倒了,吓得大声叫道:“快跑,出人命了。”


    人群瞬间四散开来,刘自龙等人也惊慌失措,连忙给荷叶松开绑在她身上的绳子。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有人急忙去告知杨明瑞,他得知消息后立刻赶了回来。等他赶到的时候荷叶已经苏醒过来,自己慢慢走回家了。


    杨明瑞给荷叶检查了身体,发现荷叶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需要好好休养。杨明瑞守在妻子身边,心疼不已,同时对刘自龙等人的恶行感到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