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阁 > 历史军事 > 书生凶猛 > 第217章 处刑
最新站名:千夜阁 最新网址:www.qianyege.com
    “殿下的公正就是你的恻隐之心吗?”陈锦年反问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挑衅。


    这个决定将决定部落的未来走向,他不能让个人的情感左右了大局。


    完颜海鹰紧盯着陈锦年,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公正并非只有一条道路。既然士兵们的愤怒需要平息,部落的规矩需要维护,那么我们可以让完颜海龙在公开的审判中接受惩罚。这样,每个人都能看到部落对待叛徒的公正,也能看到我作为领袖的决断。我会指派你和几位将领共同主持这个审判,确保公正无误。”


    陈锦年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赞赏,“殿下可想过留着他便是留下了隐患,来日他手中的刀可能会指向我们自己?”


    完颜海鹰张嘴欲言又止,私心之下的偏袒与领袖的理智在心中交锋。


    陈锦年露出一抹淡笑,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殿下,有时候一念之间终究会害死你。”话音刚落,伴随一声枪响,震耳欲聋的喧嚣瞬间充斥整个校场。


    完颜海龙在陈锦年的决定下倒地,鲜血从他的胸口绽放,如同夏日里一朵瞬间凋零的花。整个校场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将领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慑住,目光纷纷聚焦在陈锦年身上,既有愤怒,也有恐惧。


    完颜海鹰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他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陈锦年,他的手在颤抖,仿佛想要抓住什么,却又什么也抓不住。


    他深吸一口气,声音低沉而愤怒:“陈锦年,你这是背叛!”


    “不,我没有背叛你,我背叛的是部落的未来。”陈锦年的声音平静而坚定,他没有看到在一旁的完颜海龙,而是直视着完颜海鹰,继续说道,“我不能让部落的未来被一个可能的威胁所困扰。你给了他生的机会,我却不能让士兵们生活在恐惧之中。这是对公正的妥协,也是对部落的保护。”


    完颜海鹰的目光在陈锦年和倒地的完颜海龙之间游移,他的内心在剧烈挣扎。


    陈锦年的做法虽然残忍,但确实可能避免了未来的动荡,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接受这种未经许可的行动。


    这是在公然打他的脸。


    “你擅自做出这样的决定,将自己置于了部落的对立面。”


    陈锦年挑眉,“所以呢?”


    手枪抬起对准突斡图,“所以,你打算如何?杀了我以示公正?”陈锦年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


    现在的局面已经无法挽回,他与完颜海鹰之间的裂痕已经无法填补。


    完颜海鹰握紧拳头,他的确有冲动想要惩罚陈锦年,但理智告诉他,现在部落需要的是稳定,而不是更多的冲突。


    陈锦年指了指完颜海鹰身后,“殿下且看身后的战士,他们可想留着这两人的命?”


    完颜海鹰转过身,看到身后那些士兵们,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愤怒、恐惧和混乱。他们的眼神在陈锦年和完颜海龙之间游移,显然在等待一个答案,一个可以让他们信服的决定。


    完颜海鹰明白他不能忽视士兵们的感受,他们是部落的基石,是他的力量。


    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陈锦年,然后看向那些等待答案的士兵们。


    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动手吧。”转头不再看向突斡图。


    突斡图吓地屁滚尿流,脚边还流着完颜海龙新鲜的血液。


    “不不不!殿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他跪在地上,双手高举,恐惧让他失去了往日的威严,“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只要能饶我一命!”


    陈锦年没有理会惊恐的突兀图,而是看向那些士兵,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决绝,“你们说,他该死吗?”他的话语在风中回荡,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锐利的刀,刺入在场每个人的心中。


    士兵们面面相觑,有人点头,有人摇头,但更多的人选择了沉默。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曾与突斡图并肩作战,对于他的背叛感到愤怒,他们把突斡图当将军,背叛的时候他何曾把他们当成手下?


    “那么,你们呢?”陈锦年的眼神扫过在场的将领,他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你们是否愿意接受一个背叛者在你们中间,让恐惧和不公滋生?”这个问题,他抛给了部落的精英,他们的决定将直接影响部落的未来。


    将领们面露犹豫,他们敬畏陈锦年的勇气,但又对他的独断感到不安。


    然而,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反对,毕竟,他们都是士兵,更需要的是稳定和公正。


    无人反对,陈锦年点头,“很好,以背叛者的鲜血祭于为我们战死的战士!”


    他的话语如同命令,立即有士兵上前,将颤抖的突斡图拖向早已准备好的行刑台。完颜海龙的尸体被静静地放在一旁,他的眼神仿佛在控诉着这世界的不公。


    士兵们没有流露出任何同情,他们的脸上写满了对背叛的憎恨。


    完颜海鹰看着这一幕,心中五味杂陈。陈锦年的做法虽然残酷,但确实维护了部落的秩序,也平息了士兵们的愤怒。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作为领袖,他不能让个人的情感凌驾于部落的稳定之上。


    “殿下!殿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突斡图的哀求声在空旷的校场上回荡,他的声音中充满了绝望,“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只要能饶我一命,我愿意为部落做牛做马,我愿意...”他的声音逐渐被行刑台上的嘈杂声淹没。


    陈锦年瞥了一眼完颜海鹰,后者的眼神中透露出复杂的情绪,既有对陈锦年决定的认同,也有对突斡图命运的怜悯。


    但最终,完颜海鹰选择了沉默,这是对陈锦年行动的默认,也是对部落未来的承诺。


    “执行已定,无需再议。”陈锦年的话语斩钉截铁,他没有再看突斡图,而是转身面向完颜海鹰,“今日之事,我愿独自承担所有责任,若殿下有责,尽管向我发落。”他的背影显得坚定而孤独,仿佛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完颜海鹰的目光在陈锦年身上停留了片刻,最终还是缓缓摇了摇头,“你做得对,我欠你一个道歉。语气中带着沉重的疲惫。


    陈锦年闻言,微微一愣,随后轻轻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这已经是完颜海鹰能给出的最高赞誉,也是他们之间裂痕的暂时修复。


    他转过身,面对着那些还在犹豫不决的将领,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今日之事,已为部落定下规矩,任何背叛者,无论身份,皆难逃制裁。从今往后,安宁与公正,将由我们共同守护。”他的话语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道命令,烙印在在场每个人的心中。